海巡署稱「掌握」大陸無人機 張競:讓人產生無限想像空間

李慈音
·4 分鐘 (閱讀時間)
東沙群島。(資料照/海巡署提供)
東沙群島。(資料照/海巡署提供)

海巡署1日在立法院專案報告時,聲稱掌握「中共無人機在東沙島上空繞島飛行」,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對此撰文分析,獲得許多迴響,並進一步深入思考中共無人機東沙上空繞島飛行事件;而海巡署特別用「掌握」2字說明獲知中共無人機動態,也讓人產生無限想像空間,海巡署將此事掀出時,不知道是否考慮過保護情資來源。

針對海巡署1日在立法院專案報告中,聲稱掌握「中共無人機在東沙島上空繞島飛行」,張競撰寫分析文稿。他認為,依據能夠辨識該機身份歸屬判斷,想必該機在空中飛航動態與東沙島上預警偵搜陣地位置,應當距離甚近,且該機飛航高度甚低,東沙守備巡防單位除可描繪記錄其航跡外,亦應獲得該機確切影像,可供辨識出該無人機機型機種,否則海巡署不太可能作出如此動態研判,所以領空可能已遭致入侵,若真是如此,就實在是茲事體大。

張競指出,該文稿刊出後獲得許多迴響,其中更有許多專業先進點出此事重點,因此繼續與大家分享,並祈請不吝賜教。他表示,首先是某位專業飛行人員提出,當運用無人機進行偵搜任務時,必然是因其他偵搜手段無法滿足情報搜集需求;而該無人機是要補足衛星偵照作業不足之處,抑或是電偵截收作業盲區或是死角?無人機作為情報偵搜儎臺,其作業能量會比衛星偵照以及其他固定電子與通信截收陣地,甚至是其他空中電子通信截收儎臺更強嗎?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指出,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根本「毫無基本反情報素養」。(中時資料照)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指出,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根本「毫無基本反情報素養」。(中時資料照)

張競說,不過亦有先進點破,當前述情報偵搜手段被對手掌握後,被偵搜對象必然會透過採取隱蔽偽裝與發射管制等反偵測作為,來反制敵方所採用偵搜手段,降低其作業效能。此時派出無人機進行偵搜任務,在情報搜集作業上應歸類於「躡察」任務;躡察行動係要在避免被偵搜目標發現,在其意想不到時刻與狀況下,運用其所採隱密偽裝與發射管制作業空檔,神不知鬼不覺地取得所希望獲得情報資料。

「其次就是要提醒」,張競指出,運用無人機至目標上空盤旋飛行進行偵察,在解放軍軍事準則上,係歸屬「抵境偵察」手段,其理念又與前述「躡察」思維不盡相同;但不論如何,所有空中偵察任務,不論其係運用有人機抑或是無人機,都是要權衡偵搜目標對於偵搜儎臺之偵搜掌握能力與防空反制火力,期能避免打草驚蛇讓敵方採取反偵測作為,妨礙偵搜作業,甚至是遭致敵方採取積極反制行動而被防空火力擊落。

張競表示,再者就要談到刻意將此事曝光,究竟利弊得失何在?當然派出無人機偵搜作業單位就會立即理解到其行動曝光,但其亦可從無人機航跡與高度,對比距離東沙島上偵搜陣地距離與方位,反向推算出東沙島預警系統偵搜能力與有效範圍。所以在情報反制作業中,有時就算偵知敵方對我情報搜集活動之動態,亦刻意秘而不宣,以便維護本身情搜預警作業能量之虛實,並且將來利用敵方此種情搜活動,來刻意「餵送」謀略欺敵之軍事活動樣態。

不過,張競說,情報作戰相互鬥智鬥法,本來就是虛虛實實,將所知之事秘而不宣有其用意,刻意高調將其曝光亦有其理由,只能說在情報攻防上,除技術因素外,如何駕馭人性導引對手思維取向,恐怕才是真正核心要點。不過在此還是要說,我們可以因為算計失誤作錯事,但卻不能糊里糊塗作些沒有道理的蠢事。

最後張競強調,海巡署專案報告特別使用「掌握」兩字來說明其獲知中共無人機動態,這就更讓人產生無限想像空間,假若不是靠東沙島上本身之偵搜作業能量,那麼究竟是透過情報交換而得,還是海巡署派出James Bond在對岸打探而得知此事,那就更讓人覺得,海巡署將此事掀出時,不知道是否考慮過保護情資來源?

張競說,當然亦獲得某些專業人士與他討論無人機指揮管制、通信中繼與前進指管儎臺等面向,更討論過「偵打一體」能量與戰場經營問題,但由於沒有斬釘截鐵具體結論,也就不浪費篇幅贅述,並特別感謝許多來自兩岸與海外僑居人士熱心啟發,也從中學習到很多知識,更調整相當多觀念與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