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王子搏疫局4/福華廖家三代日本通 「偽出國」宜蘭飯店驚見祭典舞蹈

·4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期新開幕的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即為福華飯店集團副董事長廖東漢(右圖右)牽線國泰人壽與JR東日本集團合作,同時也由廖東漢大兒子廖炳燿(右圖左)所持有的福康投資以5%入股。(圖/報系資料庫)
近期新開幕的JR東日本大飯店台北即為福華飯店集團副董事長廖東漢(右圖右)牽線國泰人壽與JR東日本集團合作,同時也由廖東漢大兒子廖炳燿(右圖左)所持有的福康投資以5%入股。(圖/報系資料庫)

[周刊王CTWANT] 疫情稍緩,JR東日本集團在台灣前哨站「JR東日本大飯店」,8月底在南京東路三段上開幕,在苦哈哈的飯店產業中添喜訊,這樁喜事也牽出福華飯店廖家與日本密切的關係。

JR東日本集團靠著福華飯店集團前總裁廖東漢牽線,順利向國泰人壽租下台北六福皇宮原址建物,並由廖東漢長子廖炳燿所持福康投資入股5%。除了和日本最大鐵道集團成為商業夥伴,廖東漢還是日本山形縣觀光大使,廖東漢所創福泰集團位於宜蘭礁溪的「山形閣溫泉飯店」,也依此命名。

事實上,福華集團廖家三代與日本有著深厚關係。飯店創辦人廖欽福,以營建事業起家,日據時代在日本總督府任職、曾參與台灣許多重大工程,包括行政院、台北郵局等北市多處知名建築都由他監造完成。廖欽福有10名兒女,多位留學日本,因此家族對日本文化、事物相當熟悉,也常協助政府招待日本貴賓。

福泰集團董事長廖炳燿同時也是北京清華大學建築博士,以峭壁與岩洞意象打造山形閣建築外觀,飯店內部多處設計也有融合宜蘭與山形縣文化的巧思。(圖/山形閣提供)
福泰集團董事長廖炳燿同時也是北京清華大學建築博士,以峭壁與岩洞意象打造山形閣建築外觀,飯店內部多處設計也有融合宜蘭與山形縣文化的巧思。(圖/山形閣提供)

業界好奇為何福華廖家能多次跟日本合作?「單純就是跟著機會走。」廖炳燿向記者細說。「1983年台北福華飯店成立時,由曾在日本東京銀行服務過的二伯廖有土牽線下,請到日本京王飯店做管理顧問,並簽下姊妹飯店。三伯(廖慧明)在日本就讀建築時,和JR東日本一位退休高層是同學,是促成JR東日本台北合作的源頭。」

「5年前父親(廖東漢)協助觀光局招待過山形縣貴賓,因此山形縣也邀請父親擔任觀光大使,才會在宜蘭的飯店以山形閣命名。」難得接受媒體採訪的廖炳燿,領著記者參觀他所設計的山形閣飯店,「(日本)山形縣和宜蘭縣都位在東北角、也有溫泉、以農為重,宜蘭有噶瑪蘭威士忌,山形縣也以清酒聞名,有很多相近之處可以連結。」

日本東北最具代表性的夏日祭典之一山形花笠祭,於每年8月5~7日之間舉辦祭典,吸引上百萬人在市中心街道上遊行、跳花笠舞。去年,日本花笠祭因疫情停辦,身為山形縣觀光大使的廖東漢,在台灣響應,去年8月在山形閣飯店舉辦了「第一回山形祭」。

今年7月底正值疫情高峰,當各地飯店卯勁拚餐飲外帶衝業績,山形閣飯店卻如期舉行「第二回山形祭」,由實體改為線上直播,打出看表演、抽好禮。線上觀光活動究竟能為收益帶來多大刺激?業界難以理解。

「觀光裡需要有真實感,沒有文化誰要來觀光?」廖炳燿堅持如期舉辦,「我多次與日本人合作,感受到他們對於在地文化的關懷,也學習到他們處事執著的態度,且每一個細節都非常準時精確。」

廖炳燿也沒忘本,山形閣的大廳設有「蘭陽共好區」,推廣在地產業。一位員工透露,「董事長非常重視在地文化和發展,在臉書粉專上關於在地有機米或是關懷禽鳥生態的貼文,董事長都會默默按讚,讓基層員工感到很意外。」

話鋒一轉,廖炳燿突然感慨地說,「11月是山形縣賞楓的觀光旺季,因為疫情恐怕去不了。」他眉頭一皺,話說得更沉重,「全球有不少城市沒這麼多東西,但它的marketing做得很厲害,社群媒體上這麼紅。我們真材實料、有很多優勢你(台灣)排到了嗎?人家根本就不曉得你的存在!」

在這位老飯店新枝幹眼中,疫後新戰場不在台灣飯店同業間,而是一城一國的團隊戰。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海歸王子搏疫局1/從飯店到網紅餐車 福華第三代爬抹茶山連結在地文化
時周大紅人 只是五十分之一 薛仕凌4/我絕對有盡力了 謝謝願意相信我的人
影爆點/《007:生死交戰》 丹尼爾·克雷格15年龐德大長征的最後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