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孩子1》女童售價1萬3、男童1萬8!臥底記者揭肯亞寶寶黑市 不排除遭人體獻祭

王穎芝
·9 分鐘 (閱讀時間)

以販售嬰兒為商機的「市場」能有多大?BBC「非洲之眼」(BBC Africa Eye)揭露肯亞首都奈洛比的地下販嬰網絡,棄嬰、貧窮女子未出世的胎兒與女街友的寶寶都是黑市覬覦對象,被標上價碼出售,公部門也對此視而不見。肯亞政府已下令深入調查,但至今仍沒有人受到司法制裁。

肯亞政府近日宣布,將徹底調查奈洛比的販嬰地下網絡,BBC「非洲之眼」調查記者經過多日臥底訪查,找出一部分販嬰網絡,包括專門在街上徘徊的人口販子,專門負責偷走乞丐或小販的寶寶;還有不少非法「診所」會收留無處可去的單親孕婦,再以極低價格買走她們的孩子,最便宜的可能只有300英鎊(約台幣1.1萬元)。嬰兒的「來源」之一也包括奈洛比公立醫院。

官員說,這些罪犯都將面臨「完整的法律後果」,肯亞勞工與社會保護部長車盧吉(Simon Chelugui)表示,買家和販嬰者將負擔相同的法律責任。車盧吉承諾將會盡力仔細調查。車盧吉也承認,肯亞在兒童保護領域還需多多努力。

奈洛比街頭至少有16000名幼兒,幾乎是人口販賣集團眼中的肥羊。但無論媒體或政府,對肯亞兒童販賣問題的數據都一無所知,非政府組織「肯亞失蹤兒童」(Missing Child Kenya)認為,過去3年來至少有600名兒童失蹤案與販嬰黑市有關,而且只是冰山一角。

消失的孩子

蕾貝卡(Rebecca)的兒子叫做羅倫斯(Lawrence Josiah),如果他活著,應該已經滿10歲了。雖然從1歲以後再也沒有見過他,但蕾貝卡一直相信,羅倫斯還生活在奈洛比某處。

兒子不見時,蕾貝卡只有16歲,因為家中貧窮而輟學、在街上討生活。蕾貝卡遇見了一個承諾會娶她的男人,然後在她懷孕後立刻拋下母子倆。儘管只能以乞討維生,少不經事的蕾貝卡還是努力養育羅倫斯到一歲多。某個疲憊的夜晚,從瞌睡中驚醒的她赫然發現兒子已經不翼而飛。現年25歲的蕾貝卡後來又有了3個孩子,但從未忘記羅倫斯。

「他是我生下的第一個孩子,是他讓我成為母親,」蕾貝卡說,「我找過所有的兒童中心,都沒有找到他。」

蕾貝卡現在仍住在同一條街上。她的4歲小女兒也曾經差點被抱走。蕾貝卡有天發現,一個常在街上晃蕩的男人抓住了女兒小手,當她追過去質問,男人聲稱小女孩央求喝飲料,但她才1歲左右。蕾貝卡勇敢地跟著男人走到他的車旁,發現還有一個女人在等候。隔天她又在街上看到那個男人。

和蕾貝卡一樣的心碎故事,在奈洛比街頭比比皆是,流落街頭的女性特別容易成為下手目標,被偷走的孩子則成為黑市搶手商品。艾斯特斯(Esther)的3歲兒子在2018年失蹤,「失去孩子之後我從未安穩過,」她說。凱若(Carol)的2歲兒子也在5年前的半夜被人擄走。「我真的好愛他,」她說,「只要把兒子還我,我可以原諒他們。」

小偷安妮塔與朋友艾瑪

為了一賭「寶寶黑市」真面目,「非洲之眼」投入長達一年時間,深入調查肯亞的販嬰網絡,不僅親眼見到證據,記者更冒險假扮買家,揪出背後的經手單位與販嬰者。

BBC指出,負責偷抱孩子的「小偷」,通常是犯罪組織或組織所雇用的手下,後者往往也是街頭討生活的貧窮人,甚至不乏女性。安妮塔(Anita)就是其中之一,她是酒精與毒品重度成癮者,生活就是在街頭浮沉,並以偷竊、轉賣嬰兒為生,專門針對帶著3歲以下孩子的母親下手。

安妮塔的朋友艾瑪(Emma)透露,安妮塔下手的方式很多,例如她會先跟母親攀談,或是先跟孩子玩一玩,讓媽媽們放鬆戒心;有時她會直接在這些母親的飲食裡下藥,再悄然抱走小孩。「她有很多方法可以弄到孩子。」

記者偽裝成買家接觸時,安妮塔也毫不避諱這一點,大方談著她如何綁架孩子。

「那個媽媽是新來的,她感覺很困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安妮塔說:「她放心把孩子交給了我,現在孩子在我手上囉。」

安妮塔透露,她的老闆是位女生意人,專門從像她一樣的罪犯手中買下嬰兒再轉手賣掉,而且近來似乎「生意興隆」,不斷要求她們偷來更多小孩。她的客戶多半是患有不孕症、極度渴望擁有孩子的女性。「對她們來說,這是一種收養的方式。」

兒童易成「人體獻祭」受害者

不只如此,安妮塔還承認,她認為有些孩子是被買去當成「祭品」。

在東非、西非地區,不少地方還保有人類獻祭的巫術儀式,多數用在祈求身體健康、致富等目的。根據人權組織「人道非洲」(Humane Africa)2013年報告《烏干達的兒童獻祭與支解》(Child Sacrifice and the Mutilation of children in Uganda),在上述地區,巫師或密醫會拿著「兒童的身體部位」讓患者「吃下或綁在身上」,常見的使用部位包含男女生殖器、喉嚨、鮮血等,而且儀式要求須從活人身上取下這些部位,不少受害兒童都是被人強行割除身體部位或砍殺、流血而死。

東非盛行運用兒童血肉獻祭的巫術,兒童遭活生生放血、割去器官等殘忍傷害。(Jubilee Campaign, Child Sacrifice in Uganda)
東非盛行運用兒童血肉獻祭的巫術,兒童遭活生生放血、割去器官等殘忍傷害。(Jubilee Campaign, Child Sacrifice in Uganda)

END scald=546446

然而,安妮塔其實並不知道,被她偷來賣掉的孩子都去了哪裏。她只知道這些孩子可以幫她賺多少錢:女孩的售價平均約5萬先令(約台幣1.3萬元),男孩則是8萬先令(約台幣1.8萬元)

艾瑪透露:「我問安妮塔,那個老闆把孩子怎麼了,但她說她毫不在乎孩子是不是被送給女巫。她只要拿到錢,什麼都不問。」

安妮塔在會面後,很快就抱著一名五個月大的女嬰出現,她還不忘吹噓:「她媽媽把她交給我,一秒鐘我就轉頭跑了。」艾瑪嘗試救出女嬰,因此托稱找到了出價8萬先令的買家,希望安排隔天交易。

隔天,臥底記者與艾瑪聯繫好警方,預備在交易當下救出女嬰,安妮塔卻沒有出現。好幾個星期之後,艾瑪才在另一處貧民窟找到了安妮塔,她找到開價更高的賣家,把女嬰賣掉後蓋了一間兩房的鐵皮屋。雖然警方已將她登記在案,但因為缺乏證據,沒辦法逮捕她,而女嬰也已下落不明。

弱勢族群受害難引關注

因為缺乏經費與人力,肯亞政府從未有過可信、大規模的調查,無從得知兒童販賣情況有多嚴重,僅有少數幾個組織著力於兒童保護。其中之一是穆言多(Maryana Munyendo)創立的「肯亞失蹤兒童」(Missing Child Kenya)。穆言多說:「這在肯亞是很大的問題,但卻一直被嚴重低報。肯亞失蹤兒童組織碰觸到的只是表面而已,失蹤兒童並不是社會福利政策的優先重點。」

不受重視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受害者往往都是極脆弱的低收入人群。像蕾貝卡一樣,這些媽媽貧窮且無依無靠,沒辦法吸引媒體注意或促使政府積極協助。

穆言多直言:「肯亞的兒童失蹤案黑數相當大,跟受害者多數社經地位低下有關。」

不孕汙名

販嬰黑市猖獗,根本原因則是肯亞社會對不孕女性的汙名。德國之聲(DW)2018年曾報導,懷不上孩子的肯亞女性不僅要忍受冷嘲熱諷,還可能被視為不祥之人,甚至遭人趕出村莊,當地甚至還有慈善機構專門收留因不孕而流落街頭的女子。

此外,能否生出男孩也是「女性價值」的重要標準,無法生子又沒有能力尋求醫療協助的女性,最後只能被迫「買個孩子」。

穆言多說:「妳被期望要生個小孩,還要是男生喔。如果沒辦法就會被趕出家門,那妳怎麼辦?只能去偷一個孩子來。」

(未完,請見下篇:消失的孩子2》肯亞的龐大販嬰網絡:醫院社工成人口販子 非法接生診所蓬勃發展)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消失的孩子2》肯亞龐大販嬰網絡:醫院社工成人口販子 非法接生診所大增
相關報導》 南韓兒童煉獄》釜山「兄弟福祉院」孩童慘遭性侵、痛毆致死,院方還「出口」嬰兒牟利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澳洲駐軍指揮濫殺 國防部愧認
憾!畢羊縱走失蹤女 遺體尋獲
漲聲起 北台千萬有找剩這13處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17歲富二代開億元超跑失控撞樹 車身全爛淪廢鐵父氣炸
八裝置狂刷F5!老爸13小時不休息只為「PS5」
美頂尖大學出現「小戰狼」 中國留學生辱罵演講者
婆婆逼再婚 寡婦不肯「鼻舌慘被割」
黃牛惡意炒作「鬼滅之刃」聖地護身符 價格翻四倍引發公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