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學員搭死亡列車 父母看刺青認兒

台中市 / 王詩涵 周大翔 蕭鈺燁 南投 報導

台鐵太魯閣號事故,其中一名罹難者,是109年消防特考班的學員,黃法喆,他的父母是從刺青認出他來,這件事故,還有一些人遺體不完整,身分難確認,法醫高大成表示,頭骨是身上最硬的部分,就算經歷重大撞擊,通常也還會是最完整的部位,可以先找頭骨,看牙齒,再看刺青、疤痕等特徵來辨認,也可以嘗試打手機,因為手機通常會掉落在當事人周邊,藉由鈴響的方向下去找,應該會較快速。

罹難消防學員黃法喆VS.其他消防學員說:「救護人員現在正要對他們做評估,然後我們就開始演。」戴黑框眼鏡的,消防特考班學員,和其他學員圍在一起,他,熱心講解模擬救護的流程,給不懂的同學聽,他是台鐵太魯閣號事故,罹難者之一,原本2日要返回花蓮家中,沒想到發生意外,他的父母,最後是從他的刺青認出他來,但其實還有人的遺體不完整,無法辨識,法醫高大成說:「除非你夾在那個車廂下面,挖不起來這有可能而已,不然大家找頭都找得到,你如果找到頭你就知道這是什麼人了,因為只要他有去看過牙科,他36顆牙齒一照你就知道這是誰了。」

法醫高大成,以經驗來看,認為在這樣的事故當中,可以從遺體的頭骨,開始找起,法醫高大成說:「有沒有開過刀,有刺青有什麼手錶衣物。」找到頭骨就可以從牙齒來辨認,再來可以看一些,個人特徵,像是有沒有刺青或是一些手術的傷疤,來確認身分,另外在現場也可以打手機,因為手機通常會在,當事人附近,可以藉由響鈴的方向下去找人,法醫高大成說:「手機撞不壞,你剩十人來比對(DNA)比較好比對,如果你有對象你就知道這是誰。」

如果辨識上還是有困難,就得靠DNA比對,時間上最快是一到兩天,最慢是一個星期,可以釐清罹難者的身分。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