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江

·3 分鐘 (閱讀時間)

我乘一葉孤舟走進茫茫的霧域,兩行冷泉自腳旁流去,驀然回音,對岸蘆葦已繁殖成一弧天空。遠的是涉水之跫音,近的是古典之驚悸,此時,若有霏雨,驕昂的屈子必昇自江心,迎我以滿懷幽怨。你墊蟄居千年,竟覓不到一絲倦凋的容顏,此地寒霜凝重,那飄瀟的衣袂,如何伴你蜷眠森冷的肅殺,想你必吟詩聚氣,吐氣如虹,夕夕旋映你深藏的故居。

讀你詩時,我的臉色已抹淨千年落寞,復行於古冊惻愴的離騷,誹謗崎嶇阻隔,你終必落江湔濯眾人的嘲譏。這裏山色深延,環坐我醞釀的天籟,看那越過萬重峰巒的詭雲,聚此亂舞,此處悲憤的吶喊已昂嚮千年,揮手掀不開的氤氳,你彳亍的精靈匍匐於這浮動的陸地。朝朝躞踱在熟識的江徑,從霧裏窺看秦騎洶湧,黎民失措,又在夜間引來縷縷楚王的嗚咽,以及一觥搖落江山的酒色。話斷柔腸,夢枕故國,你說,我是如何憩息千年,如何握冷掌心的熱淚。旌旗旖旖,塌趿的軍陣如我觸礁之轟然,浪勢便將我捲去迢迢的異士,這裏春天不綠,縱鳥泯歌,楚王,你哀魂的子民守不住一束土香,一根聽楚歌長大的野草,教我怎不戚戚垂涕,散髮怒號。

五月,又是收集銅鑼的季節,那煙火盛鬧的海宮,伴我與水族共歡,數千年的樂調未改,跳躍的舞姿未改,每當世人觸及歷史而典祭,正是我濺灑血淚的時刻,今朝恣歌恣笙,賽豉戰鼓,鼕鼕嚮自凡塵的囂然,你說,他們在弔悼,他們在歡躍或弔祭。

屈子,你涉江的水嚮竟成史冊的累贅、一聲長嘆,染得瞪目的蘆葦一夜白頭。今宵,光華沉落緩慢,留一片慘淡凌懸空際,好讓淒厲的野狼仰嗥。

我一葉扁舟,過盡千帆,只見對岸山影憧憧,而斷續的猿啼迎我千年前的精魄,投落一江美麗的史話,繽紛著湧昇的浪花,夕夕起落。

波濤淥淥世事,溶溶的濃霧早已渾沌水天,有時瀑泉排自蒼穹,洗滌你鹹鹹的灑淚。勿向我懣道寒宮的孤寂,這裏只有山色崩雲語,及流水汨汨傳來的怨嘆。

舟行大江逆,餘霞愁我心。過了黃昏,你的背影刺滿醇醒的星圖,蒼蒼的鬢髮,血色的熱忱,誰讀你的忠耿彌補山河。葉飄風暗旋,國破心憮憮,秦騎之后,你俯吻的疆土皆異域,你棲居的茅所皆荒墟,如何,如何教你不魂斷寒江,日日怒豎烏梗的長髮。

屈子,江水湛湛,掬一把雨,焚一束詩,灑向你上昇的忠魂,灑向你千年屈結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