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微雨的季節最好

王尚智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文:王尚智

深秋微雨的季節最好,恰是那般「醒來起身不費力」。
臥室裡有著一整夜的體溫微微,還有一種隱隱若幽的氣味,那是尚且還漂浮著萬般即將散逸的夢境因子。
夏與冬之間,唯獨此時秋上好,我總不免要想起千年來,包括蘇東坡在內無數美麗的人們,都曾經一時在清秋晨醒片刻、啜口清茶,內心萬緒歇止於季節的冷暖交替間。

因為再過不久,就是古來入冬冷冽、人類掙扎的時刻了。
秋收與冬藏的差異,是的,冬天真的就是得要藏起來了。
蘇軾從他的雪地東坡中晨巡回來推開門,必然也是抖擻一身飛雪,顫了幾下說聲:好冷喔!
我很想當他的小妾,那時為他端上一杯熱茶。
.
這時節晚上睡覺尚且還不用蓋被。
床罩組的關鍵字一向專買「兩用鋪棉被套」,春秋兩季總是發揮著最佳效用。
羊毛內胎始終要到氣溫低於20度左右,才需要從抽氣壓扁的真空袋中重新釋放。
雖說搬家後的臥室內有地暖裝置,關於今年的庚子寒冬,我在盛夏時決定反向超低價,提前三折買了韓國的電熱毯。
咬著下唇恨的是,我實在太不怕冷了!

心事總是越冷、越北、越見激情開花的人,彷彿有愛奴人的血液身質,電熱毯從沒入眼需要過。
但不禁想起了去年深冬環島走入北橫,在拉拉山過夜遇上寒流驟冷,入夜後墜落般的來到零下五度。
冷絕穿骨的民宿木屋床上,竟然只是因為有了一席電熱毯,彷彿黃土高原上鞏俐那般流落絕望的女人,就這麼被溫暖敦厚的胸膛環抱了一整夜。

此刻想望著蘇東坡,深秋起床後重新細讀他的詞最好,配上濃熱茶湯。
然後眺望不遠冬來時的鞏俐,環抱著豐滿雪乳,站在冬雨露台上決意不再想起所有愛過的、才華的,卻又反覆辜負的男人們。

 

所以今年無論如何,都要嘗試電熱毯裡的那份「絕望溫暖」。
如此溫暖的夢境裡,必然有某些紅男綠女飄零人生的眾生心相折射,同時略略享受我提前睿智購買的CP值美學歡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