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又恐怖】劇本發想自廢死活動 《期末考》卻全不提「冤案」2字

·2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天《期末考》舉辦線上映後對談,右一即為飾演弟弟的吳宏修。
這天《期末考》舉辦線上映後對談,右一即為飾演弟弟的吳宏修。

電影《期末考》劇情中有諸多隱喻,導演郭珍弟說,拍這部片的構想,源自多年前參加「廢死聯盟」舉辦的活動,讀了七十多份有疑慮的判決書。

但,這部電影卻從頭到尾不曾提及「冤案」二字,郭珍弟迂迴地安排兩個巧妙角色,引導觀眾思考。

電影裡,弟弟到底有沒有行凶?轉學生是惡意割傷同學?郭珍弟以細膩的情節設計,呈現「探究真相」之難。

電影另有幾句看似不經意的對白,劇中,弟弟傷心又憤怒地回憶起中學時期只因站在路邊,就被警察誣指鬧事。

人一旦被冤枉會變得如何?電影並未明說。我們與郭珍弟聊起這一點,她如此分析:「我覺得是逐步的,當你被冤枉了,你會對維持社會秩序的這套系統產生不信任、不滿,可能就會慢慢偏離這套系統對你的要求,因為你對它已經失去信任感了。我們會遵守某些規則,是因為對它有一定的信任感。」

不論蒙冤或其他的不公平,她觀察:「我覺得這種不信任是很多問題產生的來源,如果我們並不相信這套規則是有其意義的、或穩固的,我們解讀成那只是服務了某一小部分人、便利了某一小部分人,那我們為什麼要完全遵守這套規則呢?我觀察到一些慢慢走上歧路的年輕人,他們確實早早察覺了『規則是服務那些制定規則的人』。他們也是從一個很單純的兒童慢慢長大,並不是從小就懷疑這件事,那是經驗的累積,不信任是累積來的,很多事情確實是服務那些制定規則的人。」

從代課教師困境到司法冤案,甚至觸及階級、權力、勞工,《期末考》片名溫馨,實則寫實到近乎殘酷,郭珍弟如此形容自己這部作品:又恐怖又溫柔。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一鏡到底】溫柔的反抗 郭珍弟
【溫柔又恐怖】出道遇好老闆拍片兼採茶 金馬導演領2份薪直呼:太奢侈
【一鏡到底】姨母的微笑 袁瓊瓊

更多影劇新聞
億萬身價徐玄穿800元洋裝 官網秒斷貨粉歎:顏值才是關鍵
女星「離婚導演尪」嫁小10歲鮮肉歌星 憔悴近況曝光
2度奪獎 邱澤奪影帝謝許瑋甯「感謝我的女主角」
欠債2.4億還不完 澎恰恰歎「沒人願意簽我」
許維恩肚皮有喜?王家梁生日驚收「2條線驗孕棒」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