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貴族企圖直接控制軍火工廠

文/黃光國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八七二年,內閣學士宋晉上疏,藉口製造船艦糜費多而成效少,請旨飭令閩、滬兩局,暫行停止製造。李鴻章復奏指出,宋晉的主張代表了守舊勢力的迂腐之見,「士大夫囿於章句之學而昧於數千年來一大變局,扭於目前苟安而遂忘前二三十年之何以創巨而痛深,後千百年之何以安內而制外,此停止輪船之議所由起也。」國家諸費皆可節省,惟養兵設防、練習槍炮、製造兵輪之費「萬不可省」,否則「國無與立,終不得強矣。」他深知國家經費困難,要繼續製造輪船,就「必須妥籌善後經久之方」。

李鴻章率領淮軍,配合英國人查理‧戈登率領的常勝軍,攻打太平軍。一八六三年一月,太平軍常熟守將駱國忠投降,清軍接連攻陷太倉、崑山,包圍了蘇州。十二月太平軍將領郜永寬叛變,殺譚紹光投降,清軍攻克蘇州。一八六四年五月,淮軍在常州與陳坤書率領的太平軍激戰,十一日攻克常州。後來又和湘軍一起剿滅了太平天國。接著李鴻章參與平定了捻亂,因功加協辦大學士,保住了崩潰在即的大清王朝,因此被譽為「中興名臣」。

這時候,曾國藩因為處置天津教案失利,被許多官民批評為 「曾國賊」而去職。李鴻章則出任直隸總督,後又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華殿大學士,籌辦洋務,成為同治、光緒兩朝的重臣。因為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手握兵權,統領一方,有人甚至稱其「坐鎮北洋,遙執朝政」。

一八六三年曾國藩任兩江總督,將「擬設立鐵廠」,當時容閎剛從美國留學歸來,懷有以西方科技文明改造中國之志,因此派他赴美購買「制器之器」。時任江蘇巡撫的李鴻章遵示撥款萬兩,「交令速往」。

天津制機「各懷異志」

當時李鴻章與上海道道尹丁日昌兩人討論禦侮之策、制器之方。李鴻章認為,先前設立的炸彈三局,「機器僅值萬餘金,不全之器甚多」,急需「買制齊全」,一八六五年,李鴻章讓丁日昌在上海訪求洋人出售鐵廠機器。數月,購得設在上海虹口的美商旗昌鐵廠,合併原由丁日昌、韓殿甲主持的兩個炮局,於九月奏准成立江南製造總局。容閎所購機器,亦於是時運到,歸併一局。所有局務,責成丁日昌督察籌劃,先造槍炮兼造制器之器。該局於一八六八年至一八七○年間,陸續設立翻譯館、汽錘廠、槍廠、鑄銅鐵廠、輪船廠,使之逐漸發展成為一個以生產槍炮彈藥為主、輔之以修造船艦的綜合性新式軍用企業。

一八六五年五月,清廷在諭命李鴻章派兵北援時,又命其派員赴天津,在崇厚主持下開局,鑄造炮彈,以資應用。清廷此舉,企圖建立由滿洲貴族直接控制的軍火工廠,打破漢族官僚對新式軍工企業的壟斷,藉以扭轉外重內輕的局面,「隱寓防患固本之意」。李鴻章看穿清廷用心,採取了敷衍態度。

六月,他在復奏後第三天,致函率兵北援的潘鼎新說:「天津設局製造,奏中姑宕一筆。俟弟到直,如再有旨催,容與雨生商辦。」「崇厚等如太外行,或多批斥,即作罷論。」八月他函詢潘鼎新:「天津設局製造一事,崇公如何商議?彼太外行,或不甚究心,便可從緩」。「奏中姑宕一筆」、「便可從緩」、「即作罷論」等說法表明,只要再無廷旨,就可推拖了事。可是,崇厚並非「外行」,所以李鴻章也不得不籌商定議。

九月二十日他上疏表示:「前奉議飭以天津拱衛京畿,宜就廠中機器仿造一分,以備運津,俾京營員弁就近學習,以固根本。現擬督飭匠目隨時仿製,一面由外購求添補,但器物繁重,非窮年累月,不能成就,尚須寬以時日,庶免潦草塞責。」他既允諾為天津仿製和購求機器,又要求「寬以時日」,為緩辦預留退路。崇厚秉承奕訢等意旨,專函詳詢李鴻章「何時可以購齊」。李鴻章的覆信說是必須等到「明年夏秋之間,得有眉目,可以籌運」。

一八六六年十月正式奏准在天津設局,專制外洋各種軍火機器,由崇厚籌劃辦理。

官督商辦勉強上路

清中葉以後,由於京杭運河淤塞,朝廷南北貨物的調運部分由漕運改為海路。並且,李鴻章為了「自強」、「求富」,企圖通過興辦民用企業,解決軍事工業的原料、燃料供應、「調兵運餉」的交通運輸困難和「練兵練器」的經費問題。

一八七二年,內閣學士宋晉上疏,藉口製造船艦糜費多而成效少,請旨飭令閩、滬兩局,暫行停止製造。李鴻章復奏指出,宋晉的主張代表了守舊勢力的迂腐之見,「士大夫囿於章句之學而昧於數千年來一大變局,扭於目前苟安而遂忘前二三十年之何以創巨而痛深,後千百年之何以安內而制外,此停止輪船之議所由起也。」國家諸費皆可節省,惟養兵設防、練習槍炮、製造兵輪之費「萬不可省」,否則「國無與立,終不得強矣。」他深知國家經費困難,要繼續製造輪船,就「必須妥籌善後經久之方」。

因此,他提出兩條具體辦法:一是裁撤沿海沿江各省的舊式艇船而代之以兵輪,把修造艇船的費用撥歸製造兵輪;二是閩、滬兩局兼造商船,供華商領雇。華商為了跟壟斷中國航運業的洋商競爭,應自立公司,自建行棧,自籌保險。他還從「籌議製造輪船未可裁撤」出發,進而主張用西法開採煤鐵以「與船器相為表裡」。

他指出:「船炮機器之用,非鐵不成,非煤不濟,英國所以雄強於西土者,惟藉此二端耳。」閩、滬各廠亟需外國煤鐵,一旦中外關係緊張,外國對華採取禁運措施,各鐵廠勢必「廢工坐困」,所有輪船也將因無煤而寸步難行。中國煤鐵礦藏豐富,外商處心積慮想要攫奪中國煤鐵開採權。

如果中國「誠能設法勸導官督商辦,但借用洋器洋法,而不准洋人代辦,此等日用必需之物,采煉得法,銷路必暢,利源自開,榷其餘利,且可養船練兵,於富國強兵,殊有關係。」相反的,如不「因時為變通」,而「徒墨守舊章,拘牽浮議,則為之而必不成,成之而必不久,坐讓洋人專利於中土,後患將何所底止耶!」(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