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活VTuber 全靠中之人神還原

王寶兒/台北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第9屆台北國際動漫節2月登場時,茨城縣官方頻道「IBAKIRA TV」的虛擬主播VTuber「茨日和」前來介紹茨城景點及最新情報,吸引許多VTuber愛好者佇足。(本報資料照片)
第9屆台北國際動漫節2月登場時,茨城縣官方頻道「IBAKIRA TV」的虛擬主播VTuber「茨日和」前來介紹茨城景點及最新情報,吸引許多VTuber愛好者佇足。(本報資料照片)

試想動漫角色如能「穿越」到現實世界,親密伴人左右,生活會是甚麼模樣?隨科技快速發展,這樣的世界已悄然來臨,以2次元模樣示人的VTuber產業正在崛起,發展短短不到5年,創造上億商機。連大眾熟知的芭比娃娃、Hello Kitty都爭先恐後推出VTuber,讓現實世界都「科技冷漠」的現代人,就算泡在手機小螢幕中,都要擁抱虛擬。

南藝大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羅禾淋,曾以VTuber為題發表會議論文。他表示,VTuber(Virtual YouTuber)以字面義而言,便是以虛擬形象示人的YouTuber。世界首位VTuber是在2016年於日本創立頻道的「絆愛」,她擁有動漫外表、呆萌形象,格外吸引ACG族群。YouTube平台既有的直播獲利模式,幫助她成為時常與粉絲直播互動的虛擬網紅。

相較更早出現的虛擬偶像如初音未來,虛擬網紅又更著重於即時互動性,要如真人網紅般,讓觀者感受到貼近生活的魅力。塑造成功的人物也是大學問,誕生一位虛擬網紅,要從思考角色個性、世界觀、外貌特點等開始,再來描繪出2D或3D人物圖,綁定角色骨架後,藉由動態捕捉技術,最後讓幕後表演者演繹角色。

2次元世界互動發功

也就是說,每位虛擬網紅,螢幕後都是披著虛擬外皮的真人扮演。羅禾淋表示,這些幕後表演者叫做「中之人」,中之人是角色的靈魂,一旦中之人露出真實世界樣貌,極有可能前功盡棄。如一位外貌可愛的VTuber「狐娘」,就曾因疏失讓人發現中之人疑似為大叔,而失去大量粉絲。

芭比也動起來拍影片

相比真人網紅同樣會面臨形象危機,台灣虛擬網紅協會理事長陳封平表示,虛擬網紅的優勢就是只要有軟硬體,隨時都可再出發,「虛擬網紅就躺在你的程式裡,不會罷工、不會吸毒,經營虛擬網紅當代言人,對企業來說非常有利。」

以全球打賞收入最高的前10名YouTuber為例,截至今年3月底為止,就有9名是主打動漫形象的VTuber,排行第一的VTuber創頻道不到2年,就吸引超過台幣5千萬的打賞金。

陳封平表示,現今最基本的軟硬體成本,市價多只要台幣10萬元以下,就能在家用手機、筆電直播,以固定成本創造高利潤。追求品質的虛擬網紅,甚至會租借攝影棚拍攝。現因軟硬體技術普及,促成各國VTuber風氣越來越盛行,不只發源地日本,這股風氣也吹逐漸吹到大陸、韓國、歐美等地,如本是塑膠娃娃的芭比都開始拍vlog、當網紅,不難想見,未來會是虛擬網紅當道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