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來俱樂部因疫情停業仍收月費 會員求助高市府

·2 分鐘 (閱讀時間)
疫情期間,高雄漢來飯店的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停業,但仍向會員減半收取月會費,引發會員不滿。(翻攝自漢來飯店臉書)
疫情期間,高雄漢來飯店的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停業,但仍向會員減半收取月會費,引發會員不滿。(翻攝自漢來飯店臉書)

疫情期間,高雄漢來飯店的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停業,本刊接獲讀者投訴,指控俱樂部在停業期間,會員完全無法使用俱樂部設施及服務,但卻仍要付月會費,雖是減半收費,但會員認為停業期間完全不應收費,已向高雄市政府消費者服務中心請求協助。

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回應,月會費在合約中已寫明是經常性費用,因疫情對飯店業造成嚴重衝擊,業績非常慘,俱樂部在這期間雖未開放,但相關設施每天都要進行維護、保養,相關員工都沒有被資遣,為的就是要在開放後,能立即提供會員及消費者最好的服務,目前已開放健身房,雖然入場人數減少,但防疫須求下,要增派更多的服務人員,俱樂部是希望能以與會員共渡難關的方式來面對疫情,俱樂部會再與會員溝通,也會提供會員更物超所值的回饋。

漢來飯店是南台灣知名飯店,位於飯店11樓的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設有健身房、三溫暖、壁球場及戶外游泳池,並結合了餐飲、會議、住宿、購物等功能,除了提供住宿者使用,也以終身會員制的方式提供服務,會員入會後要另繳月會費。

5月16日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公告,為配合政府防疫規定,俱樂部全面關閉,7月26日解除3級後,俱樂部再公告,為配合高雄市政府防疫政策,三溫暖仍關閉,但健身房採預約式開放。

漢來國際商務俱樂部公告,在停業期間的6月1日起,會員的月會費減半收取,引起會員議論,俱樂部聯誼會長莊連豪等會員要求俱樂部撤回收費的公告及再行研議,但未獲同意。

莊連豪認為,依據《民法》第266條規定,「因不可歸責於雙方當事人之事由,致一方之給付全部不能者,他方免為對,待給付之義務;如僅一部不能者,應按其比例減少對待給付。」而行政院對健身中心的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應記載事項的相關規定,俱樂部暫停營業期間不能收費,因此向本刊投訴並向高雄市政府消費者服務中心請求協助。


更多鏡週刊報導
調查官監守自盜偷毒品當毒梟 局長呂文忠向國人鞠躬致歉
8年偷扣案毒品轉賣 調查官涉貪1.6億遭起訴
【獨家】【史上最大共諜案】與共諜組織多次餐敘 前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遭國安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