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堡物理學家:「我99.9%確信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主攻納米科技的德國物理學家羅蘭德·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今年1月完成了一項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研究,並於2月18日將研究報告發表在因特網上。他得出的結論是,相關線索的數量和質量都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起實驗室事故,是當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因。

漢堡大學在新聞稿中寫道,該研究所覆蓋的時間段為2020年1月至12月,采用跨學科的研究方法以及對各種信息源的廣泛研究,包括學術文獻,印刷和在線媒體上的文章以及與國際同行的私人交流。新聞稿稱,該研究沒有提供高度科學性的證據,但提供了大量重要證據。

維森丹格的研究認為,和以前的薩斯和中東呼吸綜合症不同,新冠疫情暴發一年多後,人們迄今仍然無法找到可能將新冠病毒從蝙蝠傳給人的中間宿主。因此,人畜共通傳染病的理論作為新冠大流行可能的解釋缺乏合理的科學依據。

他還認為,新冠病毒(SARS-CoV-2)與人體細胞受體耦合並進入人體細胞的能力出人意料的好。這是因為它利用特殊的細胞受體結合區域以及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特殊的(弗林蛋白酶)切割點。然而,這兩種特征以前並未表現在冠狀病毒上,這表明,新冠病毒有非自然的起源。

維森丹格還指出,華南海鮮市場上沒有買賣蝙蝠,但武漢病毒研究所卻擁有采集自中國南方省份偏遠岩洞的全球最大的蝙蝠病原體收藏之一。此外,大量專業文獻和發表的論文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個研究小組多年來對冠狀病毒進行了基因操縱,使其對人類更具傳染性、更危險、更致命。再則,實驗室的安全缺陷也存有記錄。此外,有大量直接線索表明,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該研究所的一名年輕的科學家據稱是第一個被感染的。還有大量線索表明,早在2019年10月,新冠病毒就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往外傳播開來。也有證據顯示,中國有關當局在2019年10月上半月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了相關調查。
維森丹格認為,建立在科學基礎上的對新冠大流行起源的批判性辯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做好相應的預防措施,將今後出現類似大流行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漢堡大學在新聞稿中還表示,希望該研究的發表能夠激起廣泛的討論,尤其是關於所謂“功能獲得突變”(gain-of-function)研究的倫理道德問題。該研究能讓病原體對人類變得更具傳染性、更危險、更致命。“這不能再是一小群科學家的事,而必須成為公眾辯論的話題。”

結論缺乏科學基礎

研究發表後,維森丹格在接受德國電視二台采訪時表示,“我百分之99.9確信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

德國電視二台指出,去年大多數科學研究都認為新冠病毒的起源來自自然界。維森丹格"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的理論”采用的信息源有德國《焦點》雜志,《大紀元時報》以及推特文章和Youtube視頻,也有可靠的初級文獻,但這些文獻只是過去有關新冠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事故理論的匯總。

維森丹格向德國電視二台表示,他的研究不是面向科學界,而是面向公眾,他也清楚自己使用了不具科學性的信息源。他還說,該研究結果的發表是和漢堡大學校長迪特爾·倫森(Dieter Lenzen)共同商定的:“我為漢堡大學校長感到自豪。我們全面討論了發表該研究後可能出現的各種場景和各種反應,包括把我們放到陰謀論之角的可能性。”

維森丹格的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的理論在學術界立即掀起波瀾。漢堡大學經濟學教授丹尼爾·蓋格爾(Daniel Geiger)對這樣的做法表示震驚。他寫道:“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如果把這樣的東西當作研究來兜售,我還如何教學生什麼是良好的科學實踐的標准?”

奧地利物理學家兼記者弗洛裡安·埃格內(Florian Aigner)在推特上寫道:“維森丹格的文稿如此缺乏科學性。就算他的論斷是真的,就算新冠病毒真的來自實驗室,這一“研究”也是一大恥辱。裡面沒有加以討論的論點,而只是一堆網文紙屑。”

樂然(綜合報道)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