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斯‧波瑟:希特勒的首席藝術品采購官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他的小本子上有各種用鉛筆書寫的筆記,龍飛鳳舞的潦草字跡,如同倉促寫就的旅行日記。此外還夾雜著藍色墨水寫下的紀錄,重要人物的縮寫,以及他所鑑定過的歷史畫作的素描。自1939年7月開始,德累斯頓博物館館長漢斯·波瑟(Hans Posse)四處奔波執行秘密任務。希特勒親自指派他擔任籌備中的林茨元首博物館"專員"。

波瑟在當年的7月5日展開第一次鑑寶之旅。他搭乘臥鋪列車前往慕尼黑,在納粹掠奪藝術品的暫存地"元首行館"中挑選出第一批畫作,幾日後前往希特勒的家鄉奧地利林茨。波瑟在當地與納粹地方黨部領導會面,他將這些人的名單仔細列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中。

希特勒的帝國總理府此前已經拍了電報,要求眾人積極協助波瑟。德國藝術檔案館館長波爾奇(Susanna Brogi)表示:"希特勒賦予他龐大的權力。"波瑟的秘密旅行日記正是收藏在這間位於紐倫堡檔案館中。"波瑟深知如何在博物館圈子裡活動。他也結識了納粹中的精英分子。"

希特勒的首席藝術采購官

1939年7月10日,他繼續旅程前往維也納。波瑟參觀了儲存猶太人被沒收財產的中央倉庫,檢視其中的藝術品。在1938年德奧合並後,蓋世太保沒收了數千件畫作。許多畫作是"雅利安化"(納粹時期用語,即將猶太人財產變為德國人的)的猶太藝術。在這個日期底下,波瑟以潦草難辨的字跡寫下"超過8000件"。

這些筆記本是波瑟記帳的重要依據。他與位於柏林的帝國總理府報賬時仔細記錄了每一筆開銷:搭乘火車、商業伙伴邀請、藝術展覽門票、小費。作為希特勒的首席藝術采購官,波瑟只在精致的酒店下榻:例如巴黎麗茲酒店、克拉科夫大酒店。

昂貴的皮手套(29帝國馬克)、果仁糖或個人最愛的香煙都是波瑟自掏腰包買單。希特勒的私人秘書伯爾曼(Martin Bormann)事前給了他1萬帝國馬克作為旅費。

1939年7月到1942年年初,波瑟作為元首博物館"專員"旅行的期間做了各種翔實的記錄。日爾曼國家博物館的研究團隊花費三年時間分析其五本旅游手札和一本工作日志。這份藝術史的珍貴文獻,如今也能以電子形式翻閱。2013年轟動一時的"古利特案"讓納粹掠奪藝術進入公眾視野並獲得關注。而波瑟留下的一系列筆記成為研究納粹掠奪藝術的重要資料。

納粹博物館政策的經理人

希特勒夢想成為史上最偉大的藝術推手,波瑟正是助他實現夢想的最佳人選。波瑟曾經雄心勃勃想當一名畫家,但在維也納攻讀藝術史時很快就將這個夢想拋諸腦後。他意識到自己的作品缺乏質量。希特勒也曾夢想成為畫家但最終失敗,兩人在這一點有著相似之處。

1910年,31歲的波瑟被任命為歷史悠久的德累斯頓國家美術館館長。很快他就名聲鵲起:他滿懷雄心壯志地擴大博物館收藏,致力於萌芽的現代藝術並支持奧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等畫家。1922年,作為藝術專員,波瑟在維也納雙年展的德國館中,向世人介紹了這位受到保守藝術政策排擠的畫家。

盡管承受納粹黨內的敵視,波瑟仍堅持他的現代藝術采購計劃。他曾展出許多後來被納粹稱為"墮落(entartet)藝術"的藝術品。不久後,波瑟被迫辭去美術館館長職務。希特勒最終選中波瑟擔任計劃成立的元首博物館的收藏品采購專員,著實令人意外。

猶太藝術品

1939年到1932年的三年時間裡,波瑟作為林茨項目的首席采購官,走遍被納粹佔領的國家。他也負責將"雅利安化"的藝術藏品分配到帝國的其他博物館裡。研究團隊的藝術史學家施瓦茨(Birgit Schwarz)介紹,根據波瑟的規定,頂級畫作、珍貴雕塑和瓷器收藏屬於博物館的"元首級藏品"。

在維也納的中央倉庫中存放的藝術品數以百萬計,是從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古特曼(Gutmann)、波拉克(Pollak)、戈德曼(Goldmann)、沃爾夫(Wolf)等猶太望族手中掠奪搜刮而來。波瑟作了巨細靡遺的紀錄。波瑟的旅行手札也因此成為研究納粹掠奪藝術品的關鍵文檔。藝術史學家施瓦茨對德國之聲表示:"這些文字展示出這名希特勒眼中最優秀的博物館人是如何成為希特勒博物館政策的核心管理人。"

波瑟掌握著豐富的人脈,他通過柏林人哈伯斯托克(Hans Haberstock)結識了許多藝術收藏家,也正是後者促成他擔任希特勒的采購官。

施瓦茨對德國之聲表示:"哈伯斯托克是一名藝術品交易商,他也為希特勒擔任過其他職務。他在所謂的'墮落的藝術'的利用中也起著關鍵作用。"

納粹掠奪藝術的關鍵文檔

自1938年起,猶太藝術品經銷商和畫廊經營者被禁止從事此類職業。許多人倉皇逃往國外,其收藏品被任意清算和"雅利安化"。單是納粹稅務機關就拍賣了16558件藝術品。身為首席采購官的波瑟也趁機找到不少收藏品。此外,他也在歐洲的藝術交易市場上購買了非猶太的藝術品。

在希特勒的委托下,波瑟的足跡遍布威尼斯、佛羅倫斯、巴黎、阿姆斯特丹和克拉科夫,主要是為林茨的元首博物館采購歷史畫作,斥資百萬購買提香、拉斐爾、加納萊托、魯本斯、倫勃朗、範戴克等人的作品。1945年5月戰爭終結後,盟軍將許多存放在阿爾陶瑟爾鹽礦的藝術品運往慕尼黑的"中央收集站"。

波瑟則於1942年死於癌症,其遺物下落不明。波爾奇表示,在偶然的情況下,他的旅行日記於1980年代被發現。"它絕對是一份重要的政治文件。"

波爾奇認為,波瑟甘之如飴地執行希特勒指派的任務:"以博物館人的身份收集大量的藏品,掌控能購買一切的資源,這充滿吸引力。令人遺憾的或許是,當我們在看這些文件,看到時間、人名、地點和作品的紀錄時,發現裡頭缺乏感情。"

對施瓦茨而言,波瑟是一名"推動者",也是為林茨元首博物館系統性收集藝術品的推手。以"元首"的名義,為他的家鄉留下寶貴的歷史資產。

所有相關文件都已被電子化,不久後將上傳至網絡,成為重要的歷史資料。波瑟的筆記顯示,除了肆無忌憚的藝術品掠奪外,"第三帝國"的博物館館長們想要收藏珍貴藝術品的野心也是無止境的。直至今日,許多納粹掠奪藝術品仍存放在倉庫中不見天日。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Heike M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