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名店坑客1/豪華潛水行程狂吸訂金 偶像女星當老闆遭控拒退費

·4 分鐘 (閱讀時間)
A小姐拿出大疊文件,控訴在網路有高人氣的「深態潛水度假中心」,在疫情前向潛水客收取訂金,事後不但沒出團,還拒退款。(圖/王永泰攝、翻攝畫面)
A小姐拿出大疊文件,控訴在網路有高人氣的「深態潛水度假中心」,在疫情前向潛水客收取訂金,事後不但沒出團,還拒退款。(圖/王永泰攝、翻攝畫面)

[周刊王CTWANT] 不少戶外活動包括潛水、登山等都因疫情被禁止,但在網路上擁有高人氣的「深態潛水度假中心」(現更名為深境)老闆林顯殷卻被控,於疫情趨緊之前向潛水客收取訂金,事後不但沒出團、拒退款,甚至還惡意停業,逾30名被害人粗估損失超過40萬元,公司由一位曾演過多部偶像劇的女演員吳珈瑋接手後,仍對這些債務擺爛不理。

吳珈瑋長相亮眼,曾參與多部偶像劇演出,包括「親親小爸」、「我們發財了」、「金大花的華麗冒險」、「狼王子」、「阿芬的幸福修練」等,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我們想讓社會大眾知道這間公司的惡行,不要再有人受害。」身為律師,同時也是受害人的A小姐(化名)這麼說。講起深態公司的行為,多位受害人的臉上寫滿無奈,雖然每個人受騙的金額並不大,但為了不讓該公司繼續騙人,因此他們組成自救會,集體對該公司提告。

本刊調查,深態的前任老闆林顯殷即使沒掛著負責人的名號,但仍在公司主導業務發展,他從2019年起開始透過網路社群,招攬前往「馬爾地夫」、「帛琉」等地豪華潛水度假的行程,要價不斐,為期10多天的旅程,單人總價6萬元到8萬元不等。

「我們匯給他訂金之後,並沒有拿到收據,他也沒有跟我們簽合約。」L小姐說,去年底L小姐等人報名深態的潛水旅程,將於今年3月26日前往馬爾地夫潛水,但他們匯了訂金22500後,不久便遇到新冠疫情,在無法出國的狀況下,他們便向深態提出退款請求,此時才從教練們口中得知深態公司財務出現狀況,更無法聯繫上林顯殷。

受害人拿出當時繳納訂金的收據,控訴林顯殷拿走訂金之後便人間蒸發,公司甚至還惡意停業。(圖/王永泰攝、翻攝畫面)
受害人拿出當時繳納訂金的收據,控訴林顯殷拿走訂金之後便人間蒸發,公司甚至還惡意停業。(圖/王永泰攝、翻攝畫面)

對於民眾在疫情期間遇到無法出團該如何退費一事,律師林詠善表示,根據《國外旅遊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規定》第14條,出發前若是遇到疫情、天災等不可抗力,以及無法出團原因,不可歸責於雙方當事人,導致旅遊契約無法履行時,雙方都可以解除契約,而且不必負損害賠償責任,「消費者可以主張全額退費。」林詠善說,如果旅行業者有一些代繳的費用或是行政規費,則必須要提出單據才能抵扣。

「是因為遇到疫情無法出團,他們應該要退我們訂金,但是負責人卻人間蒸發,就連之後接手的負責人也沒有要退款給我們的意思。」L小姐說,深態公司成立以來即頻繁變更負責人,最後由吳珈瑋接手,她還在去年9月又開了一家「深境海洋國際有限公司」,並讓深態停業,似乎想玩「金蟬脫殼」的企業變身手法。

「他們(吳女、林男)根本是打算債留深態,繼續開下1間公司,可能還會有更多人受害。」A小姐說,在得知訂金恐怕拿不回來時,A小姐等人便聯合向法院提出假扣押,但此時才發現深態名下早已沒有資產,相關設備、租約,也已經都在吳女的「深境」公司名下。

「那個吳珈瑋,就是林顯殷的前女友,讓我們覺得他們是故意串通好的。」曾是深態公司員工的B先生(化名),也跳出來指控,吳女接手男友公司後,沒打算管前朝的債務,只在LINE群組公告,將活動延到1年後,若是不答應,公司並不會退回已付的訂金,明顯想擺爛不管。

對此,深境公司負責人吳珈瑋對於遭控不退訂金一事,她解釋說,由於當時訂金都已經付給馬爾地夫的船家,不能退款只能改期,公司目前正積極協助客戶們,找出一個大家都能出團的時間來安排出團,她表示自己已經在努力處理前任負責人和客戶間的商業糾紛。

曾在多部電視劇參與演出的吳珈瑋,在深態陷入消費糾紛後出任負責人,並將深態更名為深境。(圖/翻攝吳珈瑋臉書)
曾在多部電視劇參與演出的吳珈瑋,在深態陷入消費糾紛後出任負責人,並將深態更名為深境。(圖/翻攝吳珈瑋臉書)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潛水名店坑客2/老闆酒後性侵女店長 演員女友還涉幫作偽證
都更絆腳石1/北市都更示範區遭國產署打臉 猶如城中城翻版
星生代1/選秀冠軍團竟沒工作 龔言脩罹重度憂鬱症不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