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智庫:中國透過「運動式執法」強化新疆基層統治力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周二 (10月19日)發布一份新疆報告,揭露了中國政府在新疆如何透過「運動式執法」的治理模式來迫害與打壓維吾爾人與其他少數民族。

這份報告引用了上千個從新疆洩漏出來的警察報告以及其他官方文件,發現中國政府在新疆所運用的治理模式,與毛澤東時代推動的「運動式執法」有許多相似之處。報告作者寫道,除了之前已揭露的大規模關押與強迫勞動之外,新疆當地居民還會被強迫參與所謂的「政治性劇場」,包含公判大會丶揭批丶宣示丶政令宣導課程以及喊口號。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還發現,中國政府在新疆迫害維吾爾人的過程中,透過推動5種關鍵政策將共產黨的黨政系統深入到維吾爾人的生活中。這5個關鍵政策包含了在社區設置警務室丶推動網格化管理丶推廣訪惠聚丶建立「三位一體工作機制」以及推動「十戶聯防」。

研究員在報告中寫道:「這些政策賦予了新疆的社區和村干部特殊的權力,讓他們可以對居民的行動和情緒進行監控,從而制造令人害怕的氛圍。一名維吾爾族青少年在社交媒體上發表關於對生活無望的帖子,就會被認為是對區域穩定造成威脅,也讓他成為當地警察的目標。」

報告作者之一的澳洲樂卓博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 中國民族政策教授雷國俊 (James Leibold) 告訴德國之聲,新疆以社區為基礎的控制機制是中國政府推動加強基層治理的一部分,這個治理模式旨在動員群眾幫助消除異議和不穩定,提高中國共產黨在社會底層的統治力。

雷國俊說:「 這種基層治理已經成為習近平思想的一個真正決定性的特征。他加強了地方一級的領導機關。在新疆,居委會和村委會承擔了新的丶重要的維穩責任。我們還看到,通過不同的項目,地方一級的能力和領導力得到了提高。」

他認為,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政府在新疆推動這樣的治理模式有兩種目的,其一是為了要確保共產黨在新疆地區的控制,並保證受信任的漢族官員在新疆地區扮演重要的決策角色。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這些目的都是為了要在新疆制造穩定。

強大的「反恐維穩指揮部」

除了在新疆大規模推動與毛時代類似的專門運動與將黨政系統深入到新疆當地外,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也發現,新疆政法委透過旗下的「反恐維穩指揮部」來操作之前人權觀察曾披露的「一體化聯合作戰平台」。新疆政府透過該平台對維吾爾人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監控,並搜集大量關於維吾爾人個人資料。

報告作者指出,這個「反恐維穩指揮部」是中國政府在新疆推動再教育體系下的一個產物。一位不具名的消息人士向作者表示,新疆在地一個「反恐維穩指揮部」的分支會從遠端去監控鄰近的再教育營。

報告寫道,新疆的政法委之所以會成為一個強大的政府部門,是因為他們掌控了監控科技,以及仰賴中共新疆的前黨委副書記朱海侖所建立的體系來治理新疆。

除此之外,報告作者也發現,新疆當地的高級官員會為了實現指標,頒布與現有法律相抵觸的新法規。他們的調查顯示,有新疆地方官員為了要把維吾爾人趕出該地區,威脅要拘留整個維吾爾家庭。警方記錄還透露,一些底層的官員曾以「對社會不滿」、「沒有固定地址」或「沒有穩定收入」而拘留新疆的維吾爾居民。

在其中一個案例中,一位名叫伊克熱木·伊明的維吾爾男子在2017年因當地的警察要達到拘留人數的額度,而將他關進再教育營。報告作者獲得的警方紀錄顯示,後來伊克熱木·伊明在再教育營中得到乙型肝炎,但卻未得到治療,當地的警方也阻止他妻子為他送藥品。

「漢族至上」的治理模式

報告作者搜集到的官員資料也顯示,新疆當地大多數的前線官員都是漢人,而截至2021年9月止,新疆沒有任何一個縣委書記是維吾爾人。作者寫道:「這說明中國政府抹殺了他們曾承諾的民族自治,也說明在漢族主導的黨政核心中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

在這份報告中,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特別點名了有清華大學與哈佛大學教育背景的藥寧還有2021年出任新疆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的楊發森。其中,楊發森被形容成是創新了「運動式執法」模組的關鍵人物。

報告作者強調,中國政府在新疆推動的再教育工作不僅發生在所謂的「職業教育和培訓中心」當中,而是也出現在日常生活中,因為中國政府試圖改變維吾爾人的行為和語言。雷國俊告訴德國之聲:「新疆的官僚主義內部運作反映了中國更廣泛的專制統治模式。事實上,中國政府過去幾年在新疆推動的兩次大規模『運動式執法』都使用了一些從別的地區借鏡過來的治理手法,而新疆的『維穩』手段也可能在越來越多的中國地區被復制使用。」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