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愛蛙教授」田野間仿蛙鳴.對話蛙類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澳洲有一位70歲的生物學教授,他是一名「愛蛙人士」,同時也是保育專家,對於澳洲的蛙類很有熱情,會模仿不同種類的蛙鳴,來尋找牠們蹤跡。只是近年來大自然、人為的災害,造成當地約240種蛙類,有30%受到威脅,在教授的職涯中也親眼看到物種減少,最後再也找不到。於是他成立了澳洲第一個蛙類的基因銀行,還和科學家合作,幫助2019、2020年森林大火傷亡、流離失所的動物,總共多達30億隻動物。而這位熱愛動物,特別是蛙類的教授,最讓他享受,甚至能忘記工作的就是他透過仿聲,吸引蛙類回應的對話。

圖/達志影像路透
圖/達志影像路透

模仿著蛙鳴,在潮濕的草叢裡尋找靈巧俏皮的青蛙,已經年屆70的澳洲生物學教授馬洪尼(Michael Mahony),也是一名保育專家,熟知蛙類的語言,無論是尖銳、低啞或是清脆的叫聲,都難不倒他。

和青蛙對話的場面,充滿童趣,能引起牠們的回應更是成就感滿滿;然而像是馬洪尼教授的兩棲類專家,近年來也開始擔心熱鬧的蛙鳴聲趨於安靜。

紐卡索大學生物學教授 馬洪尼:「牠們在告訴我們,在生活的環境中有些不對勁。當一個存在這麼久、適應力良好的物種被遺棄,牠們住在水裡,我們也喝水,使用水,而牠們住在那裏。如果他們正逐漸死亡,那我們也需要檢視我們的居住環境,自問出了甚麼問題。」

教授形容這是一種「無聲的抗議」,影響的不只是蛙類,還有整個生態系,人類也需要有所警惕。在澳洲這塊天然資源豐富的土地上,有約240種蛙,但是有30%正受到威脅,原因包含氣候變遷、水汙染、棲地喪失,還有壺菌類帶來的兩棲類傳染病。

紐卡索大學生物學教授 馬洪尼:「在我的人生中,我看著7種我親眼見過的澳洲蛙類漸漸絕種,然後再也不存在。我曾經,大概是我職涯中最難過的部分,在我還年輕時,剛剛脫離學生身分,我發現了一種蛙,但是在被發現的兩年之內它就絕種了。所以在我的職涯初期,我就有很深的體悟,某些我們的蛙類是多麼脆弱。」

除了保護棲地的工作,為了讓物種不要完全消失,必須採取更積極的手段。

紐卡索大學生物學教授 馬洪尼:「我們也認知到了,當情況變得很糟,我們必須有保險政策。這個保險的政策就是儲存牠們的基因序列,以備不時之需。我們進行測試,確保收集的精子可以使卵子受精,並維持其生育能力,作為一項證據。」

這項「保險政策」促成了第一個澳洲蛙類專屬的基因銀行,用冷凍方式儲存蛙的精子和卵子,數十年後都可以進行人工復育,維持物種的多樣性。而在澳洲最近兩年大規模的森林野火中,馬洪尼教授也和其他科學家合作,成立基金,找到了約30億隻因天然災害而死亡或是流離失所的動物,包含5100萬隻蛙類。

馬洪尼教授對於動物保育的熱愛,也感染了他的學生;他會帶著年輕人在沼澤、田野間展開和蛙類的對話。

紐卡索大學博士生:「我很年輕的時候就對蛙類有興趣,但是我從來沒有透過喊叫方式找到牠們。這其實很妙,同時有點好玩又很好笑。但是它確實有用,所以是有回報的,尤其你在尋找一些喜歡藏在地底下、不是很容易觀察到的物種。」

「與蛙對話」也成了一項傳承,而儘管年事已高,馬洪尼教授依然樂此不疲,持續呼喚、傾聽這些小夥伴的聲音,推動保育,守護他們的家園和生存。

更多 TVBS 報導
北漂象之旅!雲南亞洲象遷徙 跋涉500公里
大陸在背後搞鬼?澳洲大堡礁恐被降格「瀕危遺產」
大馬礁鯊罹患神秘皮膚病 海洋升溫恐為禍首
運用AI加強保育 澳洲研發無尾熊臉辨識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