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陳其邁會從「躺著選」變「追著選」?

南方信
信傳媒

年底大選,高雄的陳其邁從原本躺著就當選,變成現在全黨動員最高規格力抗韓國瑜。(圖/取自陳其邁臉書)

年底大選,最精彩的戰場就在高雄。原已淡出政治、只是國民黨吳主席預留伏筆的韓國瑜,在短短一百天裡居然打下高雄半片天,震動全台。韓國瑜從「一無所有」打到「左右逢源」;陳其邁則是以逸待勞,從滿手好牌、王牌戰到現在快要「大意失荊州」了。

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真的可以「躺著選」就好?

回想一下今年3月,民進黨高雄市長黨內初選,陳其邁壓倒性勝出代表民進黨參選,也因為之前初選幾乎打了一年,黨內競爭太激烈,當時很多人就說,「初選過,大選就會贏,之後『躺著選』就好」。

這種「躺著選」的想法,決定了陳其邁的選舉姿態和戰略,他唯恐助長空降對手韓國瑜的聲勢,於是他低調地訴說政見,低調地走訪地方,低調地跟各行各業對話,他這個高雄囝仔,用天龍國的方式選高雄市長;而韓國瑜這個台北人,則用高雄的方式選高雄市長,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敲鑼打鼓,高調到不行。

直到選前一個半月,綠營驚覺「情況不太對了」,在高雄執政近12年的陳菊開始回防高雄。但選前一個月,趨勢還是被逆轉。選前20天,應該是收到「病危通知」了,所有選舉專才、奇才、怪才都齊聚高雄,民進黨傾全黨之力搶救陳其邁,連在台北選市長的姚文智,都公開表示「理解」黨內要角全部去幫陳其邁而無法分身幫他。

選舉專才、奇才、怪才齊聚高雄搶救陳其邁

當陳其邁的輸贏不再是「一個人的輸贏」,他就只能被大局推著走,無法走他理性暖男、文青知青的老路子,被迫回歸高雄人熟悉的對罵叫囂激情選舉模式。

這雖然有很多的不得已,但中央執政包袱實在太沈重,加上民進黨在高雄已經執政20年,現代化美麗的市容並沒有為高雄帶來更好的經濟發展。尤其在韓國瑜一陣「又老又窮」的亂棍猛打後,的確打亂了陳其邁的選舉節奏,讓他有些無力招架。

細究這短短的「被逆轉」過程,其實有很深的寓意,尤其是民進黨的政黨認同度被國民黨超越,這對很會選舉、又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是極大警訊。

如果兩年前蔡英文總統上台的「三千杯」(謙卑)通不過這次期中選舉,那選後就得面對地方基層殘酷的「逼宮」,要她交出黨權的壓力,「敗選辭黨主席」、「退出2020總統大選」的地鳴聲隱隱響起。

如果「三千杯」過不了期中選舉,蔡英文恐怕……

毫無疑問,「中央執政」是最大包袱,蔡總統上台後的各項改革,無一不以「正義」為名,但所有改革不到位、手段有瑕疵、做法有爭議的副作用積怨已久,全部一起大爆發,讓民進黨在各縣市都選得很辛苦,連十幾二十年來練就一身功力的野百合政治菁英陳其邁、林佳龍都戰到氣喘吁吁,這絕非蔡總統以689萬票當選時可以想像得到,而她到現在可能還認為是改革的後座力,搞不清自己何以成為「票房毒藥」。

此外,陳其邁另有一個「地方執政20年」的包袱。

對40歲以下的高雄市民來說,自從他們會投票以來,就是民進黨執政,他們對國民黨的過去沒有太深刻感受,不像老一輩人經歷美麗島事件而對國民黨深惡痛絕。他們年少時光,欣見高雄市容在謝長廷團隊手上開始蛻變;但在步入中壯年、負擔家計重擔、成為世代三明治後,又逢產業出走、轉型困難,而對陳菊團隊的執政「很有感」,「換黨做做看」變成他們想要快速改變現狀、擺脫悶經濟的選項,以及情緒的出口。

左揹蔡英文、右扛陳菊打選戰

陳其邁左揹蔡英文、右扛陳菊打選戰,在大家都想跟這兩位女士算總帳的氛圍下,他凡事只能謹小慎微,連說話都要考慮再三,以免說錯話得罪人;對比韓國瑜孑然一身,暈素不忌,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活像高雄的生猛海鮮,很合在地人口味,就算明知他說的不一定做到,但光聽他練肖話就很痛快。過去選舉看勢面,現在選舉講聲量,韓國瑜的聲勢就這樣旱地拔蔥了起來,變成「藍色奇蹟」。

民進黨雖在高雄執政20年,但藍綠基本盤其實相去不遠。1998年謝長廷贏吳敦義4600票,2006年陳菊甚至贏黃俊英不到2000票,只要是初次參選並且挑戰成功的,都贏得萬分驚險和艱辛。

陳其邁這次也不例外,他初次參選市長,也不是新系陳菊團隊的繼承者,還遇上韓國瑜的非典型戰法,本來就沒有樂觀的權利,不論勝負輸贏都是很微小的差距。只是這麼痛的領悟,恐怕他是直到最近才很刻骨銘心。

更多信傳媒文章


【Yahoo 帶你看風向 由你看真相】
Yahoo新聞2018高雄選戰專輯
看韓國瑜完整政見、民調聲量
看陳其邁完整政見、民調聲量
六都市長綜合民調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