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女性都怕塔利班?上世紀阿富汗婦女還可穿短裙上街 現變奴隸當戰利品獻給聖戰士

·4 分鐘 (閱讀時間)

伊斯蘭激進組織神學士塔利班日前(15日)重奪阿富汗政權、並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以極其保守的伊斯蘭基本教義統治。

阿富汗政府的倒台,各界擔心阿富汗的人權嚴重倒退,當地的女性地位也恐再遭受嚴重的打壓…

19世紀的起始,阿富汗於1919年8月結束第三次英阿戰爭,徹底排除外來勢力干預,從英國手中取得完全獨立地位。然而,阿富汗並未迎來和平,一直到年僅19歲的「阿富汗末代國王」穆罕默德.查希爾.沙阿於1933年取得政權才獲得穩定。

查希爾上台後大力推進改革,允許婦女接受教育、吸收西方文化,並訂定憲法。直到1960-1970年代間,女性可穿著襯衫、短裙上街,60年代流行的厚重瀏海以及高聳誇張的蜂窩髮髻頭也在路上隨處可見。阿富汗的女性不僅曾有投票權,在1977年時,阿富汗女性國會議員的比例,甚至還超越當時的美國。

然而,阿富汗的組成以「地方部族」為主,查希爾的改革受到各方勢力反對,引起不少軍事衝突,後因政變遭到奪權。

塔利班基本教義派支配國家 「世界上女性最難存活的國家」

隨後,阿富汗經歷了長期的內戰,直到1996年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權,神學士在1996年至2001年掌握90%以上的阿富汗領土,期間以最嚴厲且極其保守的伊斯蘭教法統治阿富汗。

依照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規定,女性出門要穿著遮掩全身、僅能露出眼睛的波卡(burqa,傳統罩袍),出門也必須要男性親屬陪同,以往舊政權允許的女性學校、工作權、電影、電視等活動,則全部禁止,未遵守的女性將被處以公開鞭刑和處決。

此外,塔利班允許童婚,過去曾有要求將占領區民眾將女童與未結婚的女星交出,並強迫婚配給聖戰士。

由於女性地位低落、私刑盛行,父權主義盛行的阿富汗曾在女性權益報告中,列為「對女性最危險的國家」第一名。

女性參政 女權運動爭取「我的名字」

直到2001年塔利班倒台後,社會對婦女的限制逐漸放寬,2009年阿富汗曾通過《消除對婦女暴力法》(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 law),明文規範強姦、毆打和強迫結婚定為刑事犯罪,並將阻止婦女或女童工作或學習定為非法。

阿富汗曾在塔利班垮台後興建民間女性庇護所,提供婦女保護及安置受暴婦女,並提供職業訓練。

這些努力直到2016年,阿富汗女權的情況逐漸好轉,女性不用再穿著波卡出門,也能參與體育活動項目,國會有女性議員,甚有女性的副議長在國會殿堂搶到發言權。

阿富汗女性更曾在2019年在網路上發起「#我的底線」運動,要求阿富汗政府、塔利班和美國三方在尋求和談成果時,勿犧牲當地女性長期努力贏取的公民權利。時任總統甘尼(Ashraf Ghani)也正面回應,女性權利是政府和談進程的底線。

塔利班重返執政 童婚、強迫婚配聖戰士惡夢重演

伊斯蘭激進組織神學士塔利班日前(15日)重奪阿富汗政權、並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20餘年前塔利班統治的阿富汗,女性無法受教、工作,甚至被強迫婚配給聖戰士的歷史仍歷歷在目。

面對女權的疑問,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昨日發表演說,「在伊斯蘭教法的框架內尊重女性權利」,並稱女性可接受教育及工作;同日,塔利班也宣布對阿富汗大赦,還說希望婦女能夠加入政府。

然而,根據外媒報導,塔利班組織現正在調查境內12-45歲的未婚或喪偶女子,將他們編列在奴隸名單內,未來將作為「戰利品」分贈給塔利班戰士。

曾被塔利班三度暗殺未遂的阿富汗首位女市長賈法莉(Zarifa Ghafari)就公開說,自己非常絕望,和家人已經做好會遭塔利班處決的準備;她在接受英媒採訪時,「我就坐在這裡等著他們到來,沒有人能拯救我和我的家人,然後他們(塔利班)會找出像我一樣的女性,並且殺了我」。

塔利班重返執政後,立即可見的是——阿富汗女性花了20年爭取來的上學、工作及社會參與權利,已在一夕之間退回原點。


更多今周刊文章
「我在沉默中看到了滿滿的恐懼」…女市長、女記者屢遭死亡恐嚇,成美軍遺留在阿富汗的悲傷故事
賣口罩的股票竟比賣晶片還會漲?10年首見「台股連9黑」啟示錄:出來混遲早要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