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有脫北者選擇回朝鮮?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剛剛過去的元旦,一名2020年11月穿越非軍事區進入韓國的脫北者循相同路線重回朝鮮。這起事件引起韓國社會的廣泛討論。

新年的這起脫北者重回朝鮮的事件被韓國媒體形容為"回力鏢叛逃"。韓國媒體更批評軍方在邊境的守衛松散,竟無法阻止該名男子返回朝鮮。

一般而言,通過非軍事區(DMZ)叛逃的情況極為罕見。在這個長達248公裡,寬約4公裡的邊境地帶,除了設有鐵絲網外,兩側都有重兵把守,更設置了地雷和坦克陷阱。每當有人設法穿越非軍事區而且未被察覺,韓國軍方便會受到公眾的強烈質疑與批評。

監控上的嚴重疏失

韓國軍方周三對引起公眾對邊境安全的關注道歉。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議長元仁哲對國會議員們表示:"我對於這起事件造成民眾關切感到非常抱歉。我承諾盡一切努力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

韓國總統文在寅稱這起事件為監控上的嚴重疏失,軍方絕不能重蹈覆轍。其發言人表示,文在寅已下令對軍隊的整體安全布局進行特別檢查。

除了軍方遭受到的批評外,人們也疑惑為何脫北者會選擇回到一個生活極為艱難的國度--至少在外人的眼裡是如此。

在新生活中掙扎求存

據報道,該名重返朝鮮的脫北者只能找到一份看門的工作,為了生計而掙扎。負責協助脫北者適應韓國社會的統一部則強調,除了金錢補助外,該名男子在尋找住宿和求職時都獲得幫助,而且享有醫療福利。

盡管如此,在迄今逃往韓國的3萬多名脫北者中,至少30人在過去10年間選擇重返朝鮮。

部分逃往韓國的脫北者表示,他們在適應全然不同的新生活時,所承受的壓力外人難以理解。一名脫北者對德國之聲表示,盡管可能被朝鮮政府嚴懲,她的姑姑仍選擇回國,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思念留在當地的家人。

2010年從朝鮮清津市來到韓國的朱燦陽(音)表示,每個人回朝鮮的理由都不同。"一些人覺得在這裡保住工作很困難,還有人無法適應文化差異,或是覺得受到歧視。"

現年30歲的朱燦陽不會刻意隱藏自己的朝鮮口音,其他脫北者則認為這會引來不必要的好奇關注。朱燦陽的姑姑曾經因為口音被出租車司機詢問,對方得知她是脫北者後便將她趕下車。她表示,尤其是年長的一輩人對朝鮮有根深蒂固的成見,因為許多人仍保有對朝鮮戰爭(1950年至1953年)的痛苦記憶。

決定再次叛逃

在出租車上的遭遇,並非朱燦陽的姑姑不顧家人勸阻堅持重返朝鮮的原因。

"我父親的姐姐在2015年來到韓國,但她的獨生女還在朝鮮。她的職業是醫生,在朝鮮社會中是重要人物,她的女兒也成為了醫生,不想離開朝鮮。"

朱燦陽的姑姑難以適應韓國生活。原想作為醫生重新執業,但並未考過文憑考試,迫不得已只能在餐廳打工。2018年,雖然胞弟苦苦請求她留下,她仍決定回到朝鮮。

"她回去後我們對她的近況一無所知,因為如果我們試圖聯絡她,會給她帶來危險。" 朱燦陽如是說。"但聽別人說她被安排參加會議,講述自己逃到韓國後發現那裡的生活很糟糕,所以她又選擇回國。這是宣傳手段,但她別無選擇。"

協助脫北者學習英語以獲得更好就業機會的援助組織"自由演說者國際"(Freedom Speakers Internaional)共同創辦人拉蒂格(Casey Lartigue)表示,他聽說過許多脫北者在韓國生活艱難的故事。

重返朝鮮的原因

"即便是那些慶幸自己逃脫的朝鮮難民,有時家庭狀況也會促使他們返國。一些難民在折返探望孩子或親戚時被關押在中國,隨後幾乎被強行送回朝鮮。"

拉蒂格表示:"我也聽說過一些案例,例如朝鮮難民回去送錢給親戚,因為他們不信任中介。他們想回去幫助有困難的親戚,甚至試圖帶出不敢自己逃跑的人。"

"有些人可能會疑惑為何有人會想回到朝鮮。但或許他們在韓國碰到的新問題,本身就是他們人生中最新遭遇的壞事。"

而對部分脫北者而言,解決辦法就是回到至少能感覺熟悉的地方。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ulian Ry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