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5 分鐘 (閱讀時間)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遠流出版】強制到戶外遊戲的課間活動——人和建築物都需要休息

事實上,不僅英文老師,這個冬天,不少老師都和我約在院子做訪談,談話中常伴隨雪花紛飛,怕冷如我在初抵芬蘭時常無法專心聽說。不過,也因為如此,我有機會近距離且長期地觀察到孩子們在大雪紛飛時依然活力飽滿、活蹦亂跳。他們穿著厚重雪衣、雪靴、吊帶褲⋯⋯ 穿梭追逐,顯然無礙於這零下十幾多度的近身包圍,移動仍十分靈活,即使追逐中跌跤常見,卻也絲毫興致未減。

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這麼冷的天氣孩子們卻總是玩得這麼開心。」我對身邊擔任督導的英文老師說。

「是啊! 他們課間一定要出來玩一玩,」她接著說:「這是芬蘭學校教育的特色—強制到院子遊戲。」

「強制? 強制他們一定要出來戶外遊戲嗎?」雖然已閱讀過一些文獻,但第一次從教學現場老師口中說出時仍想再探究竟。

「對,他們需要活動才能保有健康身體,一直待在教室反而容易生病、頭痛……」

英文老師進一步解釋,「建築物也要休息……」。

#以往從媒體文章中得知芬蘭鼓勵學生在遊戲中學習、重視課間活動等,再探討芬蘭《基礎教育法》(Basic Education Act) 、二○ 一六新課綱《基礎教育核心課程》(National Core Curriculum for Basic Education)後也發現,關於課間活動也有相關規定。

全國沒有統一樣貌的日程作息表、小學生和中學生強不強制仍有差別

根據一般性規定,學校在每節至少45分鐘的教學時間結束後,要讓學生休息15分鐘,若上課時間更長(如60分鐘或75分鐘),則休息時間也必須相應延長。然而,在不違反此規定下,當地市政當局和學校仍有很大的自主權可以決定自己的日行程作息,是以,芬蘭沒有統一規定日程表。

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以個案學校為例,每節上課時間為45分鐘、下課15分鐘,在課間時間(每節下課休息時間),相對於國中生因移動專科教室未受到強制外,小學生則被規定必須到院子裡玩耍。

是以,每當下課時間一到,院子裡便佈滿了學生(為顧全遊戲品質並考量教師人力,學校也實施分批下課),其所遊戲的種類相當多元,根據觀察,大多與「奔跑」、「跳躍」為主,「玩球」則是其次。例如:學生喜愛玩追逐遊戲(類似本土學生也愛玩的「鬼抓人」遊戲)和跳繩(有時候督察老師會幫忙牽繩)、中低年級學生喜歡踢足球、高年級學生喜歡打籃球⋯⋯整個院子,到處跑著追球、追人、躺在雪地上翻滾、投入各種遊戲設施的學生,即使是雪雨紛飛,依然興致高昂。

觀察外一章:教師也為課間活動備課

#根據芬蘭二○一六課綱:“Recesses, morning assemblies and many types of common events play a key role for the school’s community spirit and the pupils’ healthy development, social relationships and ability to cope with the studies.”(FNBE, 2016: 45)

本書僅先談到了課間時間,尚未提到晨會。不過,從芬蘭課綱和學校教師對這些看似非學科學習卻做為「正式課程」一部分之籌劃重視,便能知悉學生在學校的學習本包括休息與遊戲,這是內含於學校整體課程規劃之中的。

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為何芬蘭教育排名全球第一?台灣教師到芬蘭中小學親身觀摩發現…

在芬蘭研究這一年,無論在雪地裡移動、遊戲,以及雪中與人社交等,已是一種基本生活能力,這非文化差異,而是在大自然底下,無論誰作為其中一員,都應有鍛鍊與適應自然的自覺與能力,恐怕也是「應盡的義務」。

從進入個案學校到離開,課間活動的內容與運作一直受到個案師生的討論,其中,教師的備課內容更時常包括對其品質的反省與規劃。例如,有一次週三教師研習,校長特別邀請專家蒞臨與教師一起對話思考「如何促進課間活動的品質?」(How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recess),我見到所有教師不分科別一起參與其中並進行腦力激盪,不斷提出有趣且務實的點子,如鼓勵學生在課間進行律動或舞蹈……這等備課內容是我第一次經歷,它有別於我過去所接受的職前或在職進修經驗。

記得有一回,特教老師問我:「你們東方學生放學後常常需要去補習是嗎?」根據過去班上孩子的學習經驗,我對她點頭說有一部分是,她看似有些同情(或同理?)地說:「親子就沒有時間相處,那會讓我們都感到沮喪……」我明白自己一時之間無法解釋清楚,但卻很清楚的是—我們的教育改革也正在努力做出改變。

我以為,芬蘭學校教育對於課間活動的重視確實可以給世界各國一些很好的思考素材與提醒,例如:學生和房子一樣都需要休息、遊戲活動有助於學習專注力更集中等。在一○八課綱實施,本土「課間活動」之慎思與規劃絕對是一值得關注的課題,而它目前本身卻似乎也是一懸缺課題。

本文出自遠流出版《我在芬蘭中小學做研究的日子:芬蘭中小學教育現場課室親身觀摩365日》一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