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健保節流,藥品、檢驗檢查、慢箋藥品部分負擔0元擬取消

出處/康健雜誌 文/羅真 圖/天下雜誌
·4 分鐘 (閱讀時間)

全民健保支出持續增加,衛生福利部繼今年初調漲保費費率、增加收入,近來進一步研議調整門診藥品、檢驗檢查的「部分負擔」,希望藉由增加「銅板價」引導民眾減少不必要資源浪費。

我國自健保開辦以來,給付支出已從84年的1568億元增長至108年的6566億元,數字持續攀升。其中,增幅高居一二的是藥費(過去十年來費用占率自25.2%上升至27.2%)及檢驗檢查費(費用占率自10.8%上升至12.5%)。

眼看安全準備金將低於法定水位,衛福部今年起第三度調漲保費,將一般保費費率自4.69%調漲至5.17%,補充保費費率則依法連動調整至2.11%。

跨年前夕宣布調漲保費的同時,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將同步規劃財務改革配套措施,致力兩年內不再調漲。當時論及可討論的改革方向包括增加藥品、檢驗檢查「部分負擔」,而目前健保署對此已有初步構想。

部分負擔是什麼?

「部分負擔」是什麼?簡單來說,國人每月繳交健保費,因此平時到醫療院所就醫時,全民健保會替病人支付醫療費用,但病人可能同時要自行負擔掛號費和一小部分的醫藥費,後者就是所謂的「部分負擔」。

一般而言,門診中的部分負擔包括「基本部分負擔」、「藥品部分負擔」,接受復健物理治療或中醫傷科治療者還要多付「復健部分負擔」,住院者則要多付「住院部分負擔」。

3大部分負擔0元,擬取消

● 門診藥品:為替健保財庫節流,健保署初步研議調整門診藥品以及檢驗檢查的「部分負擔」收費方式。健保署長李伯璋表示,過去在門診藥品方面,總藥費100元以下時,全額由健保負擔、民眾無須付費;總藥費每增百元,就向民眾多收20元的「部分負擔」,上限為200元。

日後,健保署研議取消0元優惠,研議中的新制是,總藥費在300元以下時,民眾一律負擔40元;總藥費在300元以上時,每增百元,就向民眾多收20元的「部分負擔」,上限同樣為200元。

● 檢驗檢查:在檢驗檢查方面,過去並未向民眾收取「部分負擔」,不過未來可能加收這筆費用。計費方案一是醫療院所依所屬層級收取單一價格,最低為50元,最高為250元;計費方案二是比照藥品收費方式,按總檢驗檢查總費用的級距向民眾收取50~300元不等。

● 慢箋藥品:為替需要看醫生的人免除就醫障礙,我國長期以來針對重大傷病者、於山地離島地區就醫者、3歲以下兒童等多個族群免除所有「部分負擔」,針對持有慢性病連續處方箋的病人也免除其「藥品部分負擔」。健保署正研議取消領慢箋者的優惠,日後領慢箋者每次就醫拿藥擬比照一般人負擔40~200元不等的費用。

但同時,政府亦考慮擴大免部分負擔的對象,目前研議新納入中低收入戶的依賴人口(其18歲以下、65歲以上家人等)、重度以上身心障礙者等,推估受惠人數至少47萬人。不過這個構想還需修法才能完成,李伯璋預計最快有機會在5、6月左右上路。

(藥品及檢驗檢查部分負擔計費方式。資料來源/採訪整理)

加收部分負擔,正反意見都有

加收部分負擔對於健保財務的助益,正反意見都有。李伯璋舉例,有人認為酌收「銅板價」的部分負擔不會改變健保財務狀況,對於民眾不痛不癢的價格恐怕也難引導就醫行為改變;但若健保署調得太高,可能又有人認為加重民眾負擔。

李伯璋認為部分負擔的調整有助民眾節省不必要的資源浪費,而「銅板價」不至於讓民眾不敢拿藥或不敢進行檢驗檢查。他也以自己為例,說明現行制度中或許有些族群免部分負擔的優惠並不符合政策設立的初衷,「我去年生病開刀,我也屬於重大傷病,可你看我這個樣子像不像應該免除部分負擔的對象?」

他表示,健保署的態度是務實面對問題,同時他也提到自己或許不是一個好例子,社會中還是有不少人身陷困境而需要免除部分負擔,因此健保署在考量「使用者付費」政策時也會同時設法照顧弱勢,只要是有困境的族群都能納入免部分負擔的討論。

延伸閱讀:

健保收支結構性失衡,未來年輕人難扛

獨家專訪》健保錢就是不夠 陳時中:調漲無可迴避,資本利得未納費基並不合理

被批疫苗買太晚 南韓如何拚今年9月實現群體免疫?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