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上司滿意,你言聽計從…職場怎麼讓成年人退化成「幼兒」?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撰文者:艾瑪.里德.特雷爾

職場中的討好

我20幾歲的時候任職於一間公司,我所屬的部門看重團隊績效。一開始,我每天下班前都會完成待辦事項,清空收件匣中的未讀信件,安排好隔天的優先事務,擬定能為公司創造更高價值的提議,這讓我充滿成就感。我一絲不苟、有條不紊,樂於自願執行團隊會議中提出的行動方案,直到某一天,我發現只有我這麼積極。

這間公司有一種能者多勞的詭異情況,如果你擅於完成份內工作,就必須替別人分擔他們的工作。因此我不再試圖討好其他人,不再主動提供意見,而是模仿團隊中抵抗型討好者的消極行為,分配工作時保持沉默,甚至直接翹掉會議。沒有人自願時,終究會有人「被自願」接下工作。我迴避無窮無盡工作的詭計多端,我擅於甩開額外職責,這種能力為我贏得「不沾鍋特雷爾」的稱號。

一開始我過於積極,後來我又毫不在意,我似乎難以拿捏兩者之間的平衡。後來我決定離開那種失調的工作環境,尋找更有成就感的志業,而這就是心理治療。

職場不是學校

學習討好自己的關鍵是成長與自我約束,同時付出適當程度的關心。當你更新規則,允許自己做小時候不被允許的事時,你會發現做自己、討好自己是成人合情合理的行為。長大成人後,我們不須再倚賴外在的家長,我們在自己心中建立與時俱進的內在家長角色取而代之,引導我們、要求我們負責,並在艱難的時刻伸出援手。直到我們開始工作。

傳統的職場文化容易使員工退化成兒童。我聽過一些討好者把職場描述成學校的樣子,在體制的專橫文化、古板服儀規定與固定工時之下,成年員工的行為模式突然退化成幼兒一般。急於討好的員工只能服從上司,為了毫無道理的原因「把外套穿上」。

我的意思並不是員工不應遵守職場規定。職場必須設有專業的執業規定與標準,保護員工工作的權利且不受歧視與騷擾,但不是為了規定而規定,也不是用以樹立壓迫他人的權力,更不該營造出類似親子之間的權威關係。許多公司的作法越來越進步,他們瞭解彈性的工作環境不是良好行為的獎勵,而是培養互重與合作的要素;這些公司也深知,故意加班與績效不能畫上等號,全勤也不代表超人般的耐力,與貢獻也沒有正相關。

然而,較不開明的雇主用來監督員工、確保服從的規定,可能會摧毀士氣、降低工作效率。嚴格的權威角色只會在職場中培養出調皮搗蛋的小孩或老師的應聲蟲。沒有邏輯為依據的期望可能製造職場中權力不平衡的關係,不適用於成人的工作環境,只會引發員工的不安及恐懼。在這種幼稚、充滿打或逃氛圍的環境中,我們無法展現理性、擅於解決問題與合作的一面,效率也必然低落。

當個職場的成年人

除了成年人以外,其他角色都不適合出現於職場中。事實上,如果你一心追求成功,成功機率反而會降低。因為如果為了獲得老闆的賞識而不敢發表主見、事事討好,這些行為反而有損競爭力、削減威信;為了避免批評與報復,你不願偏離常態,不跳出框架思考。

另一方面,願意直言不諱、堅持己見反而可以提升價值,使你獲得尊重。直言不諱是真誠的一種表現,有利於建立有效率的職場關係,甚至是必要條件。這能讓你發揮影響力,贏得應得的讚賞。漠不關心或自在接受自己的與眾不同,兩者之間有重大的區別,有能力為自己的信念挺身而出是獲得工作成就感的關鍵。

和之前談論過的其他關係一樣,我們也不應害怕撕裂職場關係。當然,在職場上有現實考量,我們需要工作,而惡性的關係破裂會帶來實際的後果,影響層面超過終結友誼或與伴侶分手。不過有時候,極力避免關係破裂正是危害職業生涯的根本原因。

在職場中過度服從可能會對其他關係造成負面影響,例如因此不用心經營家庭關係,把私人關係視為理所當然,你可能給自己這樣的藉口:「我總需要可以放鬆的空間吧,我無法隨時隨地全力以赴。」這種區分家庭與職場的方式把家人的付出打了折扣,最終他們可能厭倦為我們收拾殘局,或是再也不忍受不了我們每天下班後都累到不想說話的樣子。

我不是要你更加把勁在家也賣力討好,而是應該緩和一整天各個場合中的討好行為。在生活各個領域中更一致地積極投入,但不必追求十全十美,你會感覺更加放鬆,在私人與專業上也更能高效運作。

如果要在職場上討好自己,「只展現最好、浮誇炫技(幼稚)的一面」並不是好方法,你應該根據自己成熟的道德羅盤,展現真誠而自律的狀態。如要討好自己,你必須明瞭自己的動機,據此採取合適的行動,不過度服從也不為反抗而反抗。討好者的出發點經常有偏差,也因此招致負面結果,下文克里斯(Chris)的慘痛教訓充分說明這一點。

案例/克里斯

克里斯是工作狂。他是綜合醫院一個繁忙部門的護理主任,他的目標是讓所有人的日子過得更輕鬆容易。有人請病假時,他就會接手那個人的職務;如果同仁需要協助,他會第一個跳出來幫忙;他經常接下額外職務,例如採買離別禮物或預約團隊會議室。晚上他也會加班,哄小孩上床睡覺後再度登入辦公系統,發送患者評估記錄的電子郵件,或是更新隔天的照護計畫。這些工作不是他的職責,但必須有人來做,克里斯知道部門人力吃緊,因此他很樂意幫忙。

克里斯以為自己勤奮工作是為了協助同仁,不過實際上他是受到童年制約。他的父母積極參與教會社群,也鼓勵他勤奮工作並為宏大的目標效力。克里斯小時候心甘情願地滿足父母的期望,自願參與社區募款活動並帶領主日學禮拜,他的付出與勤勉也獲得讚賞。

他發展出影子型討好模式,他的滿足感與人生目標來自支持他人、相信別人並協助他們達成目標,他從來沒有想過這樣是否值得或對自己有什麼好處。他甘願擔任大機構中的一顆小螺絲釘,而十四年來,這個機構就是他任職的醫院。不知不覺中,為別人服務就成了他的目標,讓他覺得自己不可或缺,同時也獲得安全感。他隱藏自己,沉浸於協助他人所獲得的稱讚中。

某天早上,抵達醫院後,他被上級主管叫去參加一場未事先通知的會議。主管告訴他部門面臨重整,而他被判定為「非必要」職員。克里斯非常震驚,他比所有人都認真,承擔的工作遠超過份內職務,現在面臨裁員的卻是他。克里斯是同仁背後的推手,而他脆弱的安全感來自他人成功的光環,此時他的安全感徹底崩塌,他覺得自己毫無遮蔽、不堪一擊。他不著痕跡地討好並解決問題,因此上司完全沒有察覺他的付出。

主管從未注意到他為協助同仁提升工作效率所付出的工作時數,他為改善患者照護所建立的系統也未獲賞識。克里斯一直在後台默默付出,於是當組織要裁撤冗員時,克里斯被視為多餘人力。克里斯的影子型討好行為害他丟了工作,他大受打擊。成長過程中,克里斯被教導要為更宏大的目標貢獻心力,但沒有學到如何支持、保護自己。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金融時報精選》台灣人對中共武力犯台不覺恐慌?卜睿哲:逃避現實

學歷普普、公司不大⋯要拿到「百萬年薪」,有4個方式

「不加班」成趨勢!真有需求,該怎麼讓年輕員工認同接受?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