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運動員喝采吧!」奧運狂奪金牌讓日本人不糾結了,加入享受賽事行列

·6 分鐘 (閱讀時間)

東京奧運帶給東道國日本數百萬人糾結無比的道德困境,天平的一邊是國民健康,另一邊是國家榮耀。他們原本希望日本選手贏得夏季第一面金牌的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並且為了反對奧運舉辦而投入諸多精力。但當看見運動員賣力地在場上揮灑汗水,並且奪下獎牌,憑良心講,他們能否為運動員感到高興?

答案是肯定的。27日,賽事進入第四天,日本目前為止奪下8枚金牌,國民都在為滑板賽、桌球混雙的勝利歡呼。事實上,從為日本奪下第一面金牌的柔道好手高藤直壽開始,慣於報導新冠疫情籠罩奧運的當地媒體,就改將選手奪金的消息放在頭條。電視記者採訪了欣喜若狂的高藤父母,勝利者還接到了首相菅義偉的祝賀致電。

還有更多值得慶祝的事情,首度成為正式比賽項目的滑板街式賽是一大亮點,而拿下史上第一座奧運滑板金牌的選手,正是來自日本22歲的堀米雄斗,他拿下滿分40分中的37.18分。緊接著,女子滑板街式賽仍是由日本拿下金牌,年僅13歲選手西矢椛成為日本與亞洲史上最年輕奪金選手,兩人在場上帥氣可愛的表現讓全日本沸騰。

選手個人故事也在歡呼聲中被挖掘,電視節目指出堀米雄斗從6歲就開始學滑板,小學畢業紀念冊發下豪願「要成為全世界滑板最強的人」,15歲時移居美國,不斷參加業餘比賽,終於成為一名職業滑板運動員。而西矢椛則是7歲開始跟哥哥學滑板,11歲起在家人的鼓勵下征戰世界極限運動會(X Games)、世界錦標賽,奪下第二名佳績。

迄今為止奧運最感人的故事之一,發生在兄妹檔選手阿部一二三和阿部詩身上。兩人25日先後拿下柔道男子66公斤級及女子52公斤級金牌,創下奧運同時有兄妹奪金紀錄,也是日本柔道史首例。阿部一二三在賽後受訪表示:「雖然先傳來妹妹奪金的消息,但這沒有讓我感到壓力,反而燃起鬥志,決心一定要做到。」

日本未能晉級女子游泳4x100公尺自由式接力賽決賽,但選手池江璃花子的故事仍激勵了所有人。池江璃花子曾是2018年雅加達亞洲運動會最耀眼的選手,她以泳將之姿奪下6金2銀,成為亞運歷史首位拿下MVP的女性。然而2019年她被診斷出罹患白血病,沉寂兩年抗癌,原本以為無緣參加東京奧運,是疫情帶來了轉機。

池江璃花子康復後參加東奧選拔賽,以優異成績入選國家代表隊。從天堂掉到地獄,如今終於回到國際舞台,她說:「我帶著『我回來了』的心情,站在這裡,我感到很幸福。」

專注為運動員喝采,同時別忘那些陰霾

前幾個月,關於新冠疫情的可怕預想形成日本人的集體焦慮,民意調查顯示,多達六成以上的日本民眾希望再次取消或推遲奧運。而現在奧運賽事如火如荼,禁止入場仍阻止不了居民盡己所能參與其中,他們想方設法融入並享受這國際賽事的氣氛。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26日東京奧運主場館「國立競技場」外頭大排長龍,民眾攜家帶眷等待一個多小時,只為了與體育場外的奧運五環合照。拍完紀念照之後,人們還會去附近的奧運禮品店購買文創紀念商品,從日本國旗、日本選手官方應援T-shirt到奧運紀念毛巾等。一些人來到國立競技場柵欄旁邊,把手機伸進柵欄縫隙,盡可能近距離拍攝場地。

「之前我們對於奧運在日本舉辦感到很猶豫,現在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就為運動員喝采吧,」當地人岡本說道,他仍然擔心奧運造成疫情傳播,祈禱主辦的防疫措施能夠發揮效用。特愛柔道的他還說,阿部兄妹的勝利「真是太棒了!」

開幕前幾個小時,至少有2000人聚集在國立競技場附近的公園,觀看日本航空自衛隊的特技表演,以噴煙在藍天畫下奧運五環。開幕式期間,體育場外街道擠滿人群,他們聽著場內傳來的音樂,觀看美不勝收的煙火。據《每日新聞》報導,上週開幕式在日本東京及周邊地區創下平均收視率56.4%,這是首都圈自1964年東京奧運以來的開幕式最高收視率。

23日,日本東京奧運開幕前幾個小時,至少有2000人聚集在國立競技場附近的公園,觀看日本航空自衛隊的特技表演。(AP)
23日,日本東京奧運開幕前幾個小時,至少有2000人聚集在國立競技場附近的公園,觀看日本航空自衛隊的特技表演。(AP)

23日,日本東京奧運開幕前幾個小時,至少有2000人聚集在國立競技場附近的公園,觀看日本航空自衛隊的特技表演。(AP)

奧運自行車公路比賽項目吸引了大量人群,在街頭為運動員加油並拍照,促使主辦方呼籲民眾不要群聚觀賽。日本首都圈的新冠病例仍在增加,而疫苗接種率僅保持在20%左右,東奧發言人高谷正哲26日公開敦促:「目前疫情下,我們要求一般觀眾不要來到街頭。我們應該感謝那些沒有來、留在家中觀看賽事的人們。」

《衛報》(The Guardian)指出,如果有更多證據表明奧運導致東京感染率上升,日本人也可能輕易地回到賽前充滿反對的狀態。上週在主競技場,日本天皇德仁選擇「紀念」而不是「慶祝」奧運正式開幕,日本人民也同樣態度謹慎。

《日本時報》(Japan Times)一篇社論總結了這種微妙的情緒,文章指稱現在是將 東京奧運政治問題擱置一邊的時候了,「目前,我們只需要為運動員喝采和鼓掌。」主流媒體的說法也達成共識,「現在最重要的是將我們對比賽的興奮情緒和困擾問題區分開來,不要讓這些問題在奧運結束後被遺忘,」《每日新聞》寫道。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香港隊的2個家朗》張家朗抱回東京奧運首面金牌 伍家朗穿黑衣無區旗遭親中人士抨擊
相關報導》 東京奧運》男生可穿長褲,女生服裝就要開叉露大腿?德國體操隊緊身衣革命,拒絕「性化」女選手

今日推薦奧運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