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黨服務的篩查政策

蔡正義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呼吸道傳染病的最重要防治原則是診斷,只要將病人診斷出來,關進隔離區域,再匡列接觸者予以保護就大功告成。接觸傳染病則不強求診斷,只需將每個病人都視為有傳染性,執行手衛生非常容易,稱為全面防護或標準防護。但口罩可沒法在看見每個會呼吸的人就戴上,唯有將病人及早診斷出來,讓他戴上口罩不傳給他人,才是重點。

在世界衛生組織呼吸道傳染病防治的戰略指導原則中,即使對於民眾也要求自覺以發燒或咳嗽症狀擬診,主動戴上口罩。可見口罩本質上是給病人戴的,防止病傳給別人。想用全面口罩政策防治新冠,很難落實,成效不彰,至少家庭內就不易執行。部桃院內即使戴了口罩也有被傳染的案例,可見全面口罩的效果是有限的。世衛組織的觀念還是正確的。

SARS來襲的時候,因為沒有實驗室診斷工具,防治非常艱苦,必須要靠著控管僅有的隔離病房,讓所有疑似病例先住進去,觀察後續臨床進展而決定是否為SARS。當時全體防疫人員多希望能有個診斷工具,讓大家知道敵人在哪裡,大家才能精準的防疫,將僅有的醫療資源留給真正的感染者。

過了17年,我們終於等到有診斷工具的一天,但疫情指揮官陳時中依然懷念舊時光,拖著醫界與公衛跟他玩「盲人騎瞎馬」,將新冠的篩查稱為子彈,子彈是要看到敵人才會打,這實在是錯得離譜。若要稱篩查是子彈,頂多只能稱為「照明彈」,因為篩查是用來找敵人,而不是用來打敵人,怎能稱為子彈。這位天才要怎麼用「篩查打病毒」,這跟「用愛發電」有啥不同?也難怪蔡總統才會在部桃都出了這麼大的事還力挺,真是惺惺相惜!

關口不願設篩查,只好延長所有旅客的觀察期2周。2周中間仍然不篩查,除非敵人自己發燒,每名旅客必須關好關滿才准出,醫療與公衛也須顧好顧滿2周,1天都少不得。這樣耗費的金錢比起定期篩查加縮短管制期,不知多耗費了多少錢。更誇張的是,在社區還沒有感染爆發時,醫護與公衛早就被這些過當檢疫作為累垮了。在這樣亂指揮幾個月下去,一旦社區感染爆發,會直接累趴的。

「省著篩」是指揮官的神主牌,分配給各醫院的每周篩查支數不多,在可能是吹牛的總篩查量明細未公布前,沒人會相信台灣有1萬支以上的量。若有,怎會連動員篩查部桃2500支都被嚴重打折;有衛生局回應媒體質疑而篩出環境有病毒,竟遭嚴重打臉「誰叫你篩的」,當然結果也沒得公布。

非但如此,台灣的新冠篩查還充滿濃厚政治味。篩查是為防疫服務,解決防疫問題,但篩查的結果不是隨著驗陽的順序公布,而是依著新聞熱度與政治氛圍排隊公布,依政黨宣傳需求調節釋放。社區感染為了台灣的名聲必須隱瞞,部桃的社區篩查也明顯少得不成比例。為政黨服務的篩查政策,昭然若揭。這樣玩篩查,不只是「盲人騎瞎馬」,根本是「引火自焚」,陪葬的就是全體國民。(作者為醫師、退休基層公共衛生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