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為什麼暴行無可避免?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戰爭是殘酷的,而且骯髒。使用現代精准武器,以微創手術的方式,盡量避免平民傷亡,定點擊毀軍事目標?想法很誘人,但不是現實,至少迄今還沒有人看到過這樣的戰爭。然而,戰爭一定要像在烏克蘭那樣,充滿了對人類的蔑視?士兵一定要射殺平民?一定要強暴婦女?

用"是"來回答,大概是難以接受、但卻是唯一正確的答案。"我還從未見到過參戰方杜絕殘忍手段,無論他們的道德觀怎樣高尚。"心靈創傷研究者艾伯特這樣說,他是康斯坦薩大學醫學心理和行為神經學退休教授,目前在繼續他的科研項目:心靈創傷及其後果。他曾在阿富汗、索馬裡和烏干達進行過大量田野調查、收集數據。

為什麼人們在戰爭中做出平時想都不會想的行為?現在就用實例來回答這個問題。

殺人:很有樂趣

一個無人飛行器拍攝的視頻流傳很廣,一排俄式坦克正在空蕩蕩的布察大街上,一個人推著自行車在離坦克很遠的地方通過一處十字路口。坦克數次射擊,推自行車的人倒下。為什麼這樣做?艾伯特解釋說有兩個可能。第一個可能,坦克裡的士兵認為自己受到威脅,因為推自行車的人很可能突然間發射反坦克炮彈。

第二個可能,對很多人而言很難理解:"射殺別人有樂趣",艾伯特說,在他們認知裡,士兵射殺的不是人類,而是害蟲,這也是對士兵平時教育灌輸的結果,士兵精准射擊是一種有樂趣的行為。一輛坦克裡總有幾名士兵,會出現這種情況:"唉,看見嗎,我射得有多准。棒!"艾伯特說,他們只關注射擊目標,而不是人。"玩電子游戲的人知道,這是帶來樂趣的事情。"

艾伯特說,在盧旺達,犯有民族殺戮罪的人告訴他,就像海洛因的效果,人們處在恍惚、沸騰的情緒當中。

強暴:勝者的權利

報道的強奸案例並非是例外。有一個報道稱,士兵先射殺了男性,然後強奸女性,之後該女子在院子裡安葬了自己的男人。

為什麼做這樣的事情?平民沒有攻擊任何人,不對任何人構成威脅。

經常有人說,強奸是一種戰爭武器。艾伯特說,把強奸當作武器的人只佔一成,將官下令強奸婦女,旨在使對手投降,是極少數例子。他在世界各大洲與士兵交談,詢問他們強奸女性的動機時,大多數人告訴他,指揮官會睜只眼、閉只眼容忍這樣的行為,但沒有下令。

打完一仗後,士兵需要享樂,於是,"強奸成了勝者的權利",艾伯特這樣解釋士兵強奸的動機。年輕人告訴他,"更想有一個愛情關系,但沒有。於是,可能的東西,我們就取過來了。"艾伯特認為,戰爭中的強奸行為不是命令或殘忍所致,更多的因素是性沖動和快感。

不過,其他科學工作者有不同的觀點,他們認為,強奸是性暴力,不是性生活的一種方式。婦女權益與救助組織"世界醫學"(Medica Mondiale)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致力於幫助受到戰爭磨難的婦女。它的發起人是婦科醫生豪瑟爾(Monika Hauser)。該組織的網頁寫道,"戰爭中,男性更加刻意強調對所謂弱勢性別的佔有欲",強奸是侮辱對手的象征,因為他無力保護自己的女人。

俄烏戰爭中有這樣的例子:母親和女兒同時被強奸,或母親看著女兒被強暴。艾伯特說,酷刑從這裡開始,"以最殘酷的方式,給敵人上刑,難以置信的是,居然能想出這麼多辦法,毫無邊界。"他說,看到別人痛苦而感到快樂,肇事者通過對方的痛苦發洩其仇恨、憤怒之情。

搶劫:"獵人的快感"

有報道稱,俄羅斯士兵大量搶劫了烏克蘭的貴重物品,不僅在私宅,也在商店。監督錄像顯示,俄羅斯士兵包裝這些物品、把它們寄回家鄉。同其它行為相比,搶劫算是較輕的犯罪行為,但它卻顯示,道德、法制、法律和規則在戰爭中似乎失去效力。

艾伯特稱以上行為是"強盜暴力"。搶劫的洗衣機或者蘋果手機被看作是鼓勵和獎賞,一般情況下,這種行為會受到懲罰,但這裡制裁機制也已失效。

艾伯特認為,俄國人從一開始便懷有奪回頓巴斯地下礦藏以及重工業設施的念頭,於是,拿走洗衣機不算什麼。至於其它搶劫動機,艾伯特認為,是獵人打獵的快感:並非一定是獵物,打獵本身就夠刺激。

怎樣制止暴行?

最終人們應該回答的問題是:有沒有制止這類暴行的可能?心理學家艾伯特說,"人們不該容忍這類暴行。但這是戰爭,最好是不要打仗。我們能夠限制戰爭嗎?"他總結道,"我們可以通過信息傳播來限制戰爭",這也是新聞工作者的職責:報道真實情況。問題只是:怎樣才能爭取到讀者?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rco Mü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