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砲火下如何當爸爸媽媽?有人在孩子衣服上繡好血型,有人哄孩子「這只是一場遊戲」

俄羅斯侵略讓烏克蘭蒙受莫大人財損失,俄方砲火不停、大軍進逼,留下很危險,逃難也很危險,許多烏克蘭人被迫做出艱難決定,而家長的處境格外艱難:要和孩子解釋現況嗎?要和他們說多少?帶著他們逃難會不會比留下更危險?

安東・埃聶(Anton Eine)是一名烏克蘭科幻小說家,原本他應該在十天前推出新書,但2月24日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新書宣傳一下變得微不足道。現在,安東與妻子以及三歲的兒子仍然頂著砲火留在首都基輔。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安東一家住在一棟24層樓高的公寓,戰爭開始後,住戶都睡在地下停車場冰冷的水泥地板,但基輔空襲警報頻響,安東擔心萬一公寓遭遇砲擊而倒塌的話,地下室還是不夠安全,便帶著妻兒躲在水泥電梯井,這是他們的避難所。安東夫妻不忘隨身攜帶兒子的玩具和平板電腦,並將小男孩護在最安全的電梯井角落。

安東說兒子很擔心外面的狀況,問很多問題。「昨天我妻子外出,她回來後,兒子問:『媽媽,他們射你了嗎?』她回答沒有,兒子又說:『他們會射我嗎?我不想被砰砰。』」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為孩子憂心的不只安東夫婦。安東說,許多家長害怕家人因不可抗力分散,便在孩子的衣服繡上他們的血型,並教導他們背誦住家地址和父母姓名。當所有人躲在避難所或試著搭火車時,家長會和彼此討論戰爭對孩子們的影響,並設法不讓他們受到心理創傷。

安東說,有些家長哄孩子這只是一場「遊戲」,而我們則試著告訴兒子事實,當然,要配合三歲小孩的思考,我們用比較溫和的說法向他解釋。「我們告訴他:壞士兵攻擊我們,有烏克蘭國旗的好士兵則保護我們,而你在避難所裡頭不必擔心。」

從安東兒子的畫作來看,他並沒有受創,不過安東一名朋友在南部前線城市札波羅結(Zaporizhia),那位朋友的兒子大約五歲,男孩畫的圖就明確顯示他受到外界影響。朋友一家躲在避難所忍受一夜轟炸之後,他在畫紙上畫了逃跑的人和躺倒在地的人,另一邊追趕的,則是大大的紅色魔鬼。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安東兒子的托兒所員工和其他孩子的家長利用即時通訊App「Telegram」保持聯絡,他們互相分享非常情況與孩子溝通相處的建議,包括如何安撫他們或向他們解釋現狀。這些建議甚至包含了「髒話特許教學」,教導家長向孩子說明,現在大人罵髒話OK,但平常罵髒話不OK。

以往的生活規矩也因為特殊狀況而放鬆些許,安東說,兒子「必須比平時看更多卡通,比平時吃更多點心,因為我們需要一些東西吸引他的注意力,讓他不要太在意當下發生的事情。心理學家建議我們,要比平常更溫柔、用更多愛對待孩子。」不過,當全家人的安全得到保障,家長就必須嚴格一些。

烏克蘭各地還有更多五歲、三歲甚至更年幼的孩子必須學習聽從警報,只要警報響起或有人大喊「去避難所!」無論手邊在做什麼,都必須立刻放下開始跑。安東說:「他(兒子)理解非常狀況。孩子甚至理解他們必須順從指示,這讓我們非常驚訝。」

3月2日,許多在基輔的烏克蘭人將地鐵當作避難所。(美聯社)
3月2日,許多在基輔的烏克蘭人將地鐵當作避難所。(美聯社)

3月2日,許多在基輔的烏克蘭人將地鐵當作避難所。(美聯社)

不想再讓孩子聽砲擊聲 四個人上路,三個人出境

隨著俄羅斯砲火愈加頻密,部隊逼近,許多烏克蘭家長決定帶著稚兒逃難。漢娜(Hanna)是一名科學家,在忍受幾日轟炸之後,她帶著八歲和六歲的兩個兒子從基輔逃到波蘭。

還在基輔的時候,漢娜母子躲在家裡,但砲擊聲避無可避,窗戶震動不止,而她必須告訴孩子們外頭發生了什麼。漢娜無法決定要說多少,不知道如何在現實和孩子的承受能力之間達到平衡。

2022年2月28日,一名烏克蘭難民抱著孩子抵達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東南部梅迪卡(美聯社)
2022年2月28日,一名烏克蘭難民抱著孩子抵達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東南部梅迪卡(美聯社)

2022年2月28日,一名烏克蘭難民抱著孩子抵達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東南部梅迪卡(美聯社)

「作為一名母親,這是個挑戰,因為我必須決定如何解釋現實,但同時又不能讓他們受到太多驚嚇。所以我只告訴他們:我們正在被攻擊,現在我們還算安全,但如果我們覺得需要移動,他們就必須聽話。」漢娜的教養方式也因為戰爭而改變,現在她不能讓孩子討價還價,「通常我會請他們做某件事,但現在只能給他們指令」。

基輔承受好幾日轟炸之後,漢娜不想再讓孩子聽到爆炸聲,決定離開烏克蘭,她回憶:「那是非常、非常艱難的決定。」

男孩們也必須面對艱難的決定——他們一個人只能帶一件玩具上路。最後,八歲的大兒子選了《馴龍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系列的龍玩偶「沒牙」(Toothless),六歲的小兒子則選出《變形金剛》(Transformer)的模型車變形機器人。漢娜說,這對他們是重大的決定,可能和她決定離開家園一樣重大,「我想我們處在一樣的情感狀態」。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母子三人花了52個小時,才安全抵達波蘭。漢娜的前夫一開始和他們一起乘車,但半路不得不留下來戰鬥。漢娜說,在戰區開車,車裡又坐了兩個孩子,這是非常辛苦的經驗,因此她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朋友都選擇留下來。

現在他們安全了,但男孩們有很多問題。他們問起祖父母的事,尤其關心留在波蘭的父親。「這些問題令我心碎,因為他們每一天都問我他是不是還活著,或他的手腳還在不在。他們很害怕他會遭受痛苦。」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擔心成為「下一個烏克蘭」!東歐小國摩爾多瓦緊急要求「立即加入歐盟」,民眾狂囤外幣準備逃難
相關報導》 「油價將漲破每桶300美元!」克里姆林宮放狠話:西方再升高經濟戰,俄羅斯就切斷天然氣供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