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在日本

·3 分鐘 (閱讀時間)

說到烏鴉,歌仔戲裡經常視烏鴉叫聲為凶兆,一般人觀念裡亦多作為不吉祥的象徵。

然而,在中國古代,烏鴉常喻為慈、孝的象徵,代表眷念父母教養恩情。故有「烏鴉反哺,羔羊跪乳」之說。再者,「烏鴉報喜,始有周興」,可見亦有以烏鴉為報喜之說。

同樣的東西,在不同地方,名稱不同,看法不一。我們不是常說:「橘逾淮則枳」嗎?到過日本旅遊的人,只要稍加留意就會發現或察覺到日本的烏鴉真多!

八零年代我留學日本東北大學時,有一天下午到附近的植物園閒逛,突然陽光消失,嘎嘎聲不絕於耳,抬頭一看,天啊!烏鴉鴉的一大群烏鴉佈滿天空,遮雲蔽日。那種氣勢猶如災難裡出現的鏡頭,既震撼又嚇人。

後來有機會借調到東京的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擔任首任的台北文化中心(已改名台灣文化中心)主任,代表處旁邊是東京都植物,每天都聽到烏鴉嘎嘎叫,如以不祥觀念視之,那還得了!不趕盡殺絕怎行?要不然就快搬家。然而,幾十年之間,代表處「風調雨順」,可見不祥之說,不可信。

其實,在日本不可以隨意撲殺烏鴉的。只能任其繁殖。

在日本,垃圾可集中放於一處,等垃圾車來收起。本來是很便民的一種措施,沒想到烏鴉竟來啄食,牠的嘴巴尖銳把塑膠袋、一般材質的袋子都給啄破,搞得垃圾飛濺滿地,蚊蠅聚集,居民不堪其煩。

後來想出以鐵絲網罩住垃圾堆的辦法,解決了這個難題。

日本人的觀念裡一般非但不認為烏鴉不吉祥,以烏鴉信仰為人所知的熊野三山的各大神社,護身符上有鴉字的繪文字,現在依然使用。把烏鴉看作神的使者。這或許是保留古時候中國人的看法。

今年4月28日產經新聞有一則報導許家元(台籍)、一力遼、芝野虎丸三位圍棋好手是「令和三隻烏鴉」,可見日本社會對烏鴉毫無負面印象。這樣的標題要是放在台灣報紙,不群起抗議才怪!不!根本不可能通過報紙內部的審核。

說到烏鴉,讓人想起松尾芭蕉有名的「枯枝寒鴉棲 秋日黃昏」。日本近代俳句的主流是即物寫生、花鳥諷詠,這首芭蕉俳句充分表現出秋天蕭索寂寥的景象。

俳句中詠正月的烏鴉是吉祥的,初鴉、明鴉、夜明鴉當季語,是視鴉為神的使者。例如提倡自由律的種田山頭火「神遣寒鴉/枯木棲/新年也過了」雖然山頭火沒把烏鴉當「季語」使用,但顯然視烏鴉為神的使者。神遣寒鴉棲枯木,新年結束了,好運是否也跟著結束了呢?心中不免有所懷疑與不安。

我有個日本朋友有一天傳給我幾張照片,顯示烏鴉叼著栗子放到車道,讓車子輾過殼破裂,烏鴉再飛下來啄食的過程。看來,烏鴉不但不笨,還聰明呢。

以後到日本看烏鴉,可得以不同的眼光、觀念看牠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