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染疫 女兒體會人生第一次恐懼

·3 分鐘 (閱讀時間)
爸爸確診後,身在北部工作無法回家,與家人的思念更加漫長。(陳彩玲攝)
爸爸確診後,身在北部工作無法回家,與家人的思念更加漫長。(陳彩玲攝)

過去1年,台灣阻絕新冠疫情於境外,我從未想過,在電視新聞看到的國外慘況,居然會在台灣上演。本土疫情爆發,身為記者每天埋頭處理相關新聞,甚至在第一線看著疑似確診病例被送上救護車,也從沒料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每天發布的確診個案,其中1例竟會是自己的父親。

從沒料到 親人會確診

5月14日家鄉彰化傳出葡萄盤商確診訊息,染疫者是父親歌唱班的友人,但當時的我並未意識到,疫情離我親人僅一步之遙。

「7條魚、1隻雞、150元蛤蠣,想說你們要回來,所以有準備一些菜。」母親節後的周末,我準備回家補過節,在搭捷運前往高鐵站路上,接到爸爸傳來的訊息,看見爸爸準備了拿手好料滿心期待,下一刻,爸爸又傳來家鄉爆發疫情的狀況,要我別回家,就要見到思念家人的高興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腦海閃過以往和家人在餐桌開心吃飯的畫面,親情卻被無情病毒阻絕開來,止不住的眼淚讓視線變得模糊,我拿起電話打給爸爸,約定待疫情過去要好好吃一頓飯。

疫情如思念般一下子蔓延開來,在爆出葡萄盤商確診訊息後,父親很快就接到篩檢通知,過了1天確診,母親和2歲大的姪女也被匡列為密切接觸者,我告訴自己不能慌張,但焦急的心使得雙手不自主的顫抖,我開始尋求幫助,儘管這1年來寫了不少疫情新聞,直到這一刻,我人生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恐懼。

全家人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生活陷入混亂,父親入院治療,開始不定時發燒,陸續出現咳嗽、呼吸喘等症狀,經診斷出CT值不到20,代表病毒相當毒,我在北部工作,只能不斷透過手機和親人連繫,了解爸爸最新狀況,內心的無力感隨著時間不停劇增,焦慮到晚上幾乎都睡不著,想放掉手邊一切馬上搭車回家。

母親樂觀 我淚水潰堤

不想讓我擔心的母親,在家人LINE群組說,「我覺得很有挑戰性,如果能成功對抗病毒,很有成就感。」母親的這段話看起來很樂觀、勇敢,但湧上心頭的不捨讓我瞬間淚水潰堤。

彰化疫情持續惡化,溪湖被列為重度疫區,面對病毒的入侵,許多農民被匡列居家隔離,只能無奈看著精心栽種的葡萄,在果園裡慢慢熟成然後發爛,更讓我不忍的,是葡萄被有些人認為沾染病毒而滯銷。

父親在歌唱班染疫,有人認為歌唱班是疫情迅速擴散的禍首,許多批判隨之而至,但事實是當時疫情趨緩,大家早已放下戒心,對大家來說,歌唱班是學習的環境,也是每個禮拜能與友人相聚放鬆的夜晚,沒有人知道疫情會在這一刻爆發。這次的疫情,不只讓台灣人陷入恐慌,也侵蝕了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體諒。

盼多些關愛 少點歧視

疫情持續延燒,與家人相見的日子遙遙無期,為讓父親安心養病,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顧好自己,讓他少一分憂心,也盼這個社會能少一點歧視,多一些關愛,好好珍惜在身邊的家人,在家也做好防疫措施,為台灣築成一道強而有力的防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