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再教育中心會出現在香港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紅海”正在淹沒香港》,作者林慕蓮引述記者李月華的話說,《蘋果日報》的關閉對香港新聞媒體來說,不再只有紅線,而是一張紅色的網,甚至是一片紅海。紅海正在淹沒香港。6月21日,一名在自家門外掛了一面寫有被禁抗議口號旗幟的男子,因涉嫌發表煽動性言論,被警察用袋子套住頭部帶走。一些書籍從圖書館的書架上消失,新的電影審查制度正在實行,教科書正以國家安全為重點重新編寫。

香港人擔心《蘋果日報》之後的下一個目標會是什麼。作者說,這股紅色浪潮正在席卷數字媒體:支持民主的立場新聞已經開始撤下網絡內容。還有人則懷疑紅海會淹沒國際新聞機構,在政府准備立法打擊“假新聞”之際,為了自身安全,這些機構可能會被迫將剩余的記者撤出香港。香港曾經充滿活力與喧囂的公民社會正遭到壓制。結果,大批香港人做出了痛苦的決定,離開自己所熟悉的一切,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家園看不到未來。許多人都認為更糟糕的還在後頭。以史為鑑,中國問題學者白傑明(Geremie Barmé)預測,再教育項目和中心將是北京強制意識形態控制運動的下一步。

歷史虛無主義的稻草人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不符中共“正確”史觀 都叫歷史虛無主義》,作者秦膽認為,生造出來的歷史虛無主義概念只是為捍衛黨史編纂學的稻草人和假想敵,在這種黑白二分和標簽框定的獵巫思路下,對修正、變更或查證所謂歷史定論的言行會被視作離經叛道,輕率地將學術問題和政治忠誠相關聯。頗有見地的著述被貼上歷史虛無主義的標簽,其根據無非是官方既定的結論被新披露的可靠資料和學者考證給證偽了,對於既定認識和結論重新審視,宣傳部門不會認為這是正常的學術發展,而會解讀為對自身權威的一次攻勢和自身“話語權”的一次削弱,遂以歷史虛無主義的稻草人論證矯正和回復歷史敘事權威。

作者說,這種權威的歷史敘事便是承襲自蘇聯的革命敘事和黨史編篡學。一如二十世紀三〇年代由斯大林親自審定的《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史學不再是一種求知和探索真相的過程,而是追尋當前合理性的依據,成為現實的進程辯護的致用工具,內容充塞著過時的教條和機械的公式,多元復線的歷史進程被決定論的化約為一元、線性的階級鬥爭與路線鬥爭。

中共黨史敘事:歷史進程的高階段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從“歷史終結”到中式現代性,中共黨史敘事是如何與時代共振的》,作者黃暉認為,中共借著百年大慶的機會,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為一種替代西方模式的現代化模式,以重新組織黨史敘述,並用新的黨史論述迎合了社會心態與許多民眾的期待。這不意味著中共不會面對現代性帶來的危機的挑戰,但中共統治的合法性,至少在如今是更為牢固了。

文章說,中共非常敏銳地意識到了現代化在意識形態和生活經驗上對中國人的吸引力。和單純強調經濟發展和生活改善的“績效合法性”概念不同,現代化是帶有歷史神學乃至宗教效果的。在近年來的文宣中,黨非常喜歡的主題之一便是基礎設施上的那些超級工程——像紀念碑一樣在大地上崛起的巨型建築。同時進行的,是習時代中共中央對國民經濟與社會的加強控制。通過組建各種隸屬黨中央的小組,習時代的行政權力事實上收歸了中共中央。通過權力的集中,北京的中共中央對地方行政的指揮、控制達到了新的高度,也因此得以在過去十年出台一系列的社會改造工程,從上到下予以推廣。中共的歷史論述邏輯也類似:它褒揚中共作為執政黨提供的“中式現代化”圖景和公共服務。這些圖景的背後也蘊含著對社會中各種異質性力量的嚴格壓制。

文章認為,習近平時代的中共通過把自己定義為現代性的代表,把當下定義為歷史進程的高階段,當今的中共歷史敘事就達到了繞開歷史而定論現實的效果:既然強調的是當下,歷史到底是什麼,就變成了一個次要的問題。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