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千人計劃」只是中共國際滲透冰山一角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哈佛大學教授、前生化系主任李柏(Charles Lieber)因為對美國政府隱藏參與中國"千人計劃",起訴兩年後,近期被判有罪,恐遭遇罰款與五年監禁。台灣上報發表文章《哈佛教授李柏被冠上"戰略科學家"的背後》,作者吳奕軍指出,本案是美國打擊中國竊取智慧產權的關鍵指標判例。

文章說,中共滲透國際學術界以竊取技術與智慧產權,甚至進行統戰分化,行之有年。十多天之前,美國華府智庫"保衛民主基金會"(FDD)發布最新報告指出,即使孔子學院在美國受到打擊紛紛關門,中共仍然利用斯坦福等美國知名大學發展軍力,包括核武計劃。報告強調美國政府應該建立法律和監管護欄,嚴陣以待。除了知名的"千人計劃"以及中國教育部"長江學者"、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甚至還有"萬人計劃"。這些都只是中共在國際滲透並竊取智慧產權的冰山一角,與"千人計劃"動機與模式一致的中國地方政府海外征才計劃,成百上千。

作者認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十月初在中國中央人才工作會議呼籲"擴大引進人才",要"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特別強調要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擁有一大批戰略科技人才",還提到李柏被冠上的"戰略科學家"頭銜,如今中共針對海外征才變本加厲,擺明已是重要的全球戰略武器,不再隱瞞。

"抑郁症"話術掩蓋了社會問題?

幾天前,曾就職於騰訊的游戲開發領域著名程序員毛星雲,從騰訊辦公樓上跳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新加坡《端傳媒》發表文章《關懷還是公關?"抑郁症"被當成一種話術,逃避了誰的責任》,作者韓大狗指出,大陸網民和自媒體發表的悼念文章往往都聚焦於兩個方面:死者生前對國產游戲制作的理想,以及死者生前所患有的抑郁症。有些文章將這二者相結合,將毛星雲的去世說成是一個執著於國產3A大制作游戲的"理想主義者"的悲劇。諷刺的是,無論這些文章是否是騰訊公司的公關行為,騰訊公司對他的死是否負有任何責任的問題,卻被悄然隱去了。

文章說,最近一段時間,關於抑郁症的知識在社會中愈發普及,公眾視野中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因患"抑郁症"而死亡的事件。毫無疑問,這種疾病獲得應有的重視,代表著社會的一種進步。然而,"抑郁症"正成為一種隱蔽的話術,讓輿論無法正視造成抑郁症的社會原因。實際上,正如礦場工人的肺病不能簡單視為偶發的概率性事件,現代社會中的抑郁症同樣需要我們在"任何人都可能患病"這樣過度簡化的說辭之外,進行更多的反省。

作者認為,抑郁症並非完全偶然的天災,而是與環境密不可分,受害者的工作單位如果存在超時工作、壓榨員工、違反勞動法規的行為,這些行為完全可以造成和加重抑郁症,正如它們也會造成腦梗和猝死,社會輿論完全不應當將抑郁症的生物化學機制視為事故的唯一責任人。然而,事實卻是,"抑郁症"這一說辭正越來越多地成為企業和雇主在員工自殺事件發生後進行輿情公關的工具。

"核彈保台"仍是火中取粟?

最近有美國專家再次預測未來十年內台灣有可能擁有核武。台灣《風傳媒》重刊發表於1977年的舊文《假如台灣擁有原子彈》,作者黃維幸當年分析認為,台灣想要擁有核子武器的動機,出於要反攻大陸的可能性比較小。以經濟力而言,國府想要擁有足夠消滅中共核子報復能力的核子武力,幾乎是不可能,事實上也不切實際。何況核子攻擊之後,也會在大陸上產生輻射,地理,氣象,生物等嚴重後果,這個攤子如何收拾,更是個問題。因此,用核子武器來"反攻復國",雖是一個可能,意義不高。

文章說,台灣擁有核子武器的動機,大概在於防範中共解放台灣的軍事行動;其目的不在"反攻復國",而在"核彈保台"。也就是說一旦台灣擁有核子武器,尤其是核子飛彈,國府可以聲明:如有任何行動對台灣的安全構成嚴重威脅,國府將使用核子武器,以此核子恐嚇達到"保台"的目的。不過,如此"保台",其意義也很有限,核子武器備而不用,設法使中共無法對台采取行動是"保台"的唯一形式。萬一用上了核子武器,台灣只有毀滅一途,沒有"保"與"不保"的問題可言。

黃維幸認為,發展核子武力的計劃有許多可能造成台海核戰的嚴重後果。可是擁有核子武力之後又不一定能"保台"。簡言之,"核彈保台"是一種火中取粟的行為。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