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台灣人都是中國潛在的變節者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小S貼文裡的“國手”和張鈞寧論文裡的“我國”,都成中國急統派“全民台獨、和統無望”的論據。台灣《上報》發表文章《矯枉過正的台獨獵巫已走到十字路口》,作者秦膽指出,在中國的特殊邏輯裡,應然高於實然,價值判斷先於事實判斷,不接受的就不應該存在與顯示,台獨框列泛化到極點,取得文化部戲劇節目類補助、稱呼蔡英文為總統、稱號中華民國台灣為我國,如此稀松平常的言行在“特立獨行”的價值坐標裡便坐落在離經叛道的象限中,其問題從來不是台灣藝人統獨立場和忠誠與否,而是台灣被中國天然視作一個異質子集,台灣人被中國的輿論天然預設為潛在的變節者。

文章說,中國社群網路越來越像一個審判庭,對於藝人的民間政審涵蓋方方面面,批評不怕過分,矯枉必須過正,穿鑿附會、無事生非、有罪推定的案例不斷湧現,統獨沒有一個可資參照的標准,稍不留意就會被被卷入毫無辯解和回旋的余地的統獨漩渦,一次不忠,終生不用,因為言論不合己意就封殺,不可思議變得習以為常,結合之前的娛樂行業監管態勢,中國大陸不是遍地黃金的藍海,而是安危莫測的鐵幕,日後明星西進風險指數勢必陡增。

拜登向習近平出賣台灣了嗎?

經過7個月後,拜登和習近平終於通了第二次電話。台灣《新新聞》發表文章《拜登與習近平通話並沒有出賣台灣》,作者顧爾德說,就中國的利害考量而言,習近平最關切的當然是明年中共二十大能順利連任“登基”,而他登基前面臨最大的考驗是經濟問題──經濟成長速度放緩、通膨壓力上升、貧富差距擴大、資本外逃嚴重、資本家挑戰黨中央權威。如果外資繼續撤離,對中國經濟復蘇是雪上加霜。在李光滿的文章被主要官媒轉載後,雖然中國官方也出來滅火,強調對市場經濟堅持,對企業家權益保障不變,但依然人心惶惶。這次與拜登通話,雖然雙方沒有具體討論經貿歧見,但習近平表達希望在疫後經濟復蘇問題上繼續對話,會談也傳遞出雙方有意願解決經貿歧見的的共識,這場對話已讓股、匯市都大漲,而人民幣匯率穩定有利於防止資本外逃,有利於中國經濟以及習近平權位的穩定。

至於台灣媒體強調拜登在對話中說:“美方從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文章認為,這是引述自中方的新聞稿,其實也是美國老生常談、一貫掛在嘴巴上的教條,並沒有影響到美國與台灣關系的深化。拜習通話,拜登並沒有出賣台灣;這場通話目的在管控分歧,而美中在印太地區的深刻歧見也依然存在。

“娘炮”明星與習近平的威權主義

《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習近平和威權主義新“宗教”》,作者David Brooks認為,在過去的幾年裡,“權威主義者找到了上帝”。他們使用宗教符號作為民族主義的身份標志和戰鬥口號。他們通過無休止的文化戰爭,將群眾團結在他們身後。他們重新定義了全球辯論:這不再是民主與獨裁之間的爭論;而是西方精英的道德墮落,與傳統價值觀以及本國善良普通人的優越精神之間的爭論。在現實宗教的吸引力似乎在減弱的時候,21世紀正在變成一個跨越全球的聖戰時代。

文章說,習近平是這種披上精神外衣的威權主義的締造者之一。毛澤東對革命前的中國不屑一顧。但習近平的政權卻不遺余力地擁抱舊習俗和傳統價值。中國問題學者歐麥高(Max Oidtmann)說,這個國家正在限制獨立宗教實體,同時創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這個信條包括儒家思想、道家思想、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

作者指出,中國政府下令抵制“娘炮”明星。這些長相精致的男明星表現出溫柔的氣質,他們被指責令中國的男子氣概變得女性化。這只是文化戰爭的其中一場,旨在說明該政權如何保護中國免受西方道德敗壞的影響。該政權自上而下的道德民粹主義正在產生影響。中國互聯網現在顯然充斥著對頹廢的“白左”的攻擊——這個詞是指受過教育的美國和歐洲進步人士,他們是女權主義和LGBTQ權利等等的倡導者。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