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清零」政策如何應對下一波變種疫情?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加坡“端傳媒”發表文章《在次生災害中休克的上海:Omicron之後,什麼是理性的中國防疫模式》,作者田禾指出,上海方艙醫院的收治對象是任何核酸檢測陽性的市民。上海除了高齡老人外,其他群體疫苗接種率已經很高,而奧米克戎的特色是傳播力高但毒性較低,結果這些核酸陽性案例大部分為無症狀感染,並不需要任何專業醫療觀察。在武漢疫情中,這類市民根本不會在方艙醫院獲得一席之地。大部分進入方艙的上海市民不僅沒有接受治療(因為本來也不需要),反而因為脫離了習慣的生活環境,休息質量大幅下降,增添了病情惡化的風險。而方艙的實際容量和轉運能力並不足以收治每日新增兩萬以上的核酸陽性案例,結果方艙的“應收盡收”淪為政治主導下的形式主義。

文章認為,武漢封城是在面對未知的應激反應,當時人類尚未放棄一勞永逸消除Covid的希望,為殺死病毒不惜代價也是可以理解的思路。然而Covid疫情進入第三年,全世界的病毒學家和公共衛生專家已經達成共識:Covid病毒將與人類社會長期共存。在這一波奧米克戎疫情中,只要不計代價,上海“清零”只是時間問題,屆時大概還會有一番“歡慶勝利”的表演。然而中國社會必須從此嚴肅思考:是沿襲這種代價高昂的“中國抗疫模式”,直到經濟民生和醫療體系無法維持為止? 還是沖出抗疫政治化的束縛,在下一波變種到來之前尋找一條可持續的道路?

“全景式新冷戰”中,台灣是誰的“核心利益”?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全景式新冷戰”與台灣問題的質變》,作者宋國誠指出,盡管俄羅斯久攻不下頑強抵抗的烏克蘭,加上西方對俄羅斯“割喉式”的制裁,使得中國在外交姿態上趨於低調謹慎;盡管中國擔心西方對中國進行“金融冷戰”,將中國踢出SWIFT系統,使中國失去“世界工廠”和產業煉供應方的地位,使中國在經濟下行之際更加雪上加霜;中國擔心繼俄羅斯之成為“國際孤兒”,屆時中國面臨的不只是“中美脫鉤”,而是“全球脫鉤“。但即使如此,中國的戰略自信依然高漲,稱雄圖霸的野心至今並未松動。

文章認為,中美關系已到達臨界點,一如美俄關系已無改善的可能。美國已經認定,中國至今不願承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是中共對台動武立場的預先性表達,也是中俄“聯合抗美”的暗藏性默契,屆時中國一定宣稱,台海戰爭不是“侵略”,而是“統一”,是中國的另一場“特別軍事行動”。美國已經並正在對中國實施各種制裁,同時提升台美雙邊關系和軍售質量。美國在兩岸之間的天平已經明顯傾斜、輕重分明,形成“不等邊三角形”。隨著“全景式新冷戰”的成形,台灣不僅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也是“美國的核心利益”,台灣對中國的利益非常敏感,但對美國的利益一樣敏感。未來,可以篤定地說,美國對台灣問題將從“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或者至少走向“戰略明朗化”。

“愛國主義”與“威權政體”高度結合的危險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大國意識”禍害人類文明的原因》,作者唐付民認為,以俄羅斯和中國為代表的“歷史大國”,由於沒有建立在現代意義的“民主政治與地方自治(邦聯制)”的政治機制(制度)之上,“大國擴張”至今在威脅著世界文明。“威權政治與大國價值”不僅存在相互依賴,且會嚴重阻擋“民主政治與地區自治”的推進。在“威權(或集權)政治”機制的鼓動下,依靠所謂“民族強大(或國家統一)”為誤導的政治主張,不僅在威脅(或破壞)著世界和平秩序,也在阻礙著本國文明社會制度的進步。

文章說,民族主義(或國家統一)與威權政治的高度結合,無疑會摧生出破壞世界和平秩序的邪惡力量。任何一次世界大戰都會因為它們的高度結合而制造人類慘劇,唯有徹底摧毀“愛國主義與威權政體”的高度結合,才能徹底杜絕非正義的國際主義(殘酷戰爭)的出現。美國是新興的“移民大國”(聯邦大國),較高性質的政治“四權分立”(執政、立法、司法、媒體)有效的阻止了“威權政治”的出現。同時,濃重的基督教“施愛文化”(平等文化)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擴張主義”的形成。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