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鄭州洪災與「定於一尊」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上報》發表文章《中國鄭州特大洪災都是"定於一尊"惹的禍》,作者顏純鉤認為,鄭州洪災的悲劇不是大雨,也不是水庫洩洪,是政府完全沒有應急的工作安排。

文章說,鄭州洪災讓人聯想到武漢疫症初期,武漢市與湖北省政府也是毫無作為,繼續舉行萬家宴,繼續放行春節返鄉人流,直至釀成大禍為止,市長才出來交代,說是沒有中央批准,他們是無權公布疫情的。鄭州政府的無作為,顯然與武漢的情況相同,便是凡屬大的社會災難事件,如非經過上級批准,當地政府不得擅自采取應急措施,以免造成社會混亂,給反動勢力有機可趁。

作者認為,這是"定於一尊"惹的禍。當初下面的人吹捧"定於一尊"時,習近平當然很高興,但等到全國上下大小事都堆到他案頭,他也知道事情不妙了。所以前不久他在一個高干會議上抱怨:難道我不作指示,你們都不用做事情了?

作者指出,習近平沒有批示,各級干部都"躺平",等到災難發生,他的批示才到,下面才敢做事,但災難已成,人命已逝,他的"定於一尊",還有什麼意義?

滴滴受阻:互聯網繼續分道揚鑣

中國政府在過去幾周裡對本國成長起來的最大網絡約車公司滴滴采取了行動。6月底,滴滴在華爾街的首次上市令人矚目,這讓北京的政府領導人給滴滴跑得太快的輪胎放氣,政府幾乎立刻叫停了新用戶注冊,並從應用商店下架了滴滴軟件。《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為什麼說美國應該害怕中國對科技業的打壓》,作者Kara Swisher認為,與這個威權國家的所有事情一樣,政府用關於隱私、網絡安全和敏感位置信息的含糊說法,掩蓋了這樣做的原因,尤其可笑的是,這種說法來自一個本質上已將自己變成監視經濟體的國家。習近平政府對滴滴采取的行動代表一種使人恐懼的政府行為。很明顯,習近平政府正在打擊在美國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因為在美上市消除了中國政府的一個控制機制。

作者認為,這意味著互聯網繼續分道揚鑣。這對任何地方的創新步伐都是不利的,因為每個國家都在制造最適合自己的數字世界,這也是對自由開放的全球互聯網理念的沉重打擊。對美國來說,除了限制與中國公司做生意、讓美國數據遠離中國服務器,以及采取其他報復性措施外,沒有太多好的選擇。雖然特朗普政府限制TikTok的努力主要是一場政治表演,但這可能是拜登團隊不得不考慮的一種選擇。這可能導致事態升級,從而影響到非常強勁的全球硬件供應鏈,這個供應鏈依賴中國。

美國撤離阿富汗:與中國的交換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美軍撤離阿富汗,對台灣是件好事》,作者黎蝸藤認為,中東在美國全球政治中的地位正在下降,美國也更需要騰出手來應對中國,不得不有所舍棄。

作者認為,美國退出阿富汗是一盤大棋,如果中國能解決阿富汗問題,將會形成海洋集團與陸地集團長期對抗的格局,反而有助降低美中沖突,穩定全球局勢,對台灣也是一件好事。

文章說,從全球性的角度看。美中之爭還無法擺脫以往海洋帝國和陸地帝國之爭的模式,正如十九世紀英俄之爭一樣。對中國而言,雖然渴望走向海洋,但內心還是歐亞一體的陸權帝國。對美國而言,維持海洋帝國的地位無疑是核心利益,美國也因此絕對不會放棄台灣和南海。在這種意義下,美國退出阿富汗,不惜讓出中東給中國下場,從而減輕中國在海洋上對美國的進逼,可視為一種交換。

這種局面對中國而言並非不樂於接受。雖然"統一台灣"在中國宣傳中很重要,但通過武力進攻台灣,面臨和美國及日本等的全面攤牌,軍事風險太大。台灣對中國的重要性,還是在戰略上成為海洋強國的必須。既然可以難得有機會低風險地實現"一帶",就不妨把海洋強國之夢的"一路"先放一放。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