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平權公投為何慘敗?致不夠勇敢的執政者

記者許維寧 / 台北報導
今日新聞NOWnews

本次公投在爭議中落幕,先是中選推說對公投內容無實質審查權,放任第十與第十二案已違憲之姿登上公投,不應開始、不平等的戰役揭開了序幕,平權公投敗於雙邊不對等,而愛家公投大獲全勝,也可說是當著蔡英文政府的面,狠狠摑了當年支持她的年輕族群一掌。


公投之後社群軟體上哀鴻遍野,不少人認為為何立意良善的公投會遭社會大眾否決?再攤開平權公投推動者和辯士名冊,也實在讓人覺得沒有輸的理由。


平權方找來辯士橫跨各領域,包含立委、教授、律師、牧師、教師,辯論台上訴諸理性、法律,然而離開辯論會,現實中平權方所傳遞的資訊多半只在同性質社交圈內傳遞,相同立場的人認可彼此,持續力挺我方的論點跟指責對方,因此才有選後哀鴻遍野,不停質問「是不是同溫層太厚」。


終歸是一場公投戳破了同溫層,外面的寒風吹進來讓人直打寒顫,走出同溫層外是不曾交涉過的群眾,而同溫層外的群眾對於平權公投不是帶有歧見、就是無感。


台灣同志大遊行享譽海內外,每年動輒十萬人參與,但一場公投卻戳破了同溫層,透露了社會普遍的態度。(圖/美聯社)


若將整個倡議過程攤開,性別團體多打律師、教授、教師牌,論述有憑有據,喊出讓愛平權等普世價值口號,但公投要勝選,放眼的對象必須是整體社會,走出都會區深入傳統民間繼承、財產、子嗣等問題才是家族首要考量。平權方在辯論會、社群軟體上揭露保守團體奧步、曲解法律,早已贏的自己人的心,卻對保守選民、中老年族群的疑問回覆不足,以至於「愛」、「平等」、「人權」喊得震天價響也很難傳到民間耳裡。


對於性別團體在平權論述上著墨甚多,可說是傾盡全力在扭轉社會歧見,發起愛家公投的保守團體則採取不同策略,教會團體向其他宗教團體、家長團體、教育團體進行遊說、拉近立場,各團體再到各自領域中擴散議題,配合財團金援,愛家公投因此打入校園、菜市場、捷運上,甚至家家戶戶打開電視機都可以看到相關廣告,


這次公投勝選關鍵便在於「結盟」,而非誰會講理。相較於教會結盟商界推廣、深入民間、找立場相近的團體合作,性別團體沒有商界撐腰,以至於陸軍戰打得太差,也低估了中間選民的保守勢力。


再者,本次公投最讓人詬病之處在於煽動恐懼、散播錯誤訊息,也成為壓垮平權的最後一根稻草。保守團體在公投辯論會上提出陰道無菌論,扯出「陰道有四十層皮膚、肛門只有一層」、「肛門有七百多種細菌,陰道近乎無菌」,事後雖遭婦產科醫師打臉,隔天保守團體辯士卻更加進階,將皮膚改為細胞,錯上加錯,在在導向「同性性行為容易感染愛滋」的負面結論,以此加深民眾對同志的誤解和恐懼。


更不用說一年以來鋪天蓋地的錯誤資訊、不經思考的「認同請分享」,即便相關單位多次出面澄清仍難以力挽狂瀾,不少民眾在未經詳加考慮的情況下投下公投。外界期待公投辯論能訴諸理性討論,但辯論會卻淪為特定團體宣揚錯誤訊息的平台,另一方面再以恐懼、假消息煽動民眾,透露了民主政治的脆弱,傷害少數族群的更是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程序。


台灣的平權征戰,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圖/美聯社)


然而在付諸公投前,蔡政府其實早有緩衝期,可以不至於把場面搞得太難看。大法官已於2017年五月做出748字號釋憲,為同性婚姻權益與蔡政府的選前承諾鋪路,釋憲言明同性婚姻即將合法,但介於立法的模糊地帶中,蔡政府的態度則愈趨保守、裹足不前。


蔡政府無疑是嗅到了一些風向,考量到民進黨支持者中有不少中老年保守族群,當局勢必不敢犯眾怒得罪老鐵票,但又必須兌現選前對年輕族群的承諾,因而在承諾達成一半後逐漸趨於保守,定調「大選前不處理」,無疑是鞏固老支持者價值觀,是蔡政府心中不得已的折衷,但看在同志、性別團體眼中冷暖自知。


蔡政府可以馬上有所作為,直接修改民法親屬篇中明訂之男女,但卻選擇懸置該問題,轉而讓保守團體提出違憲公投,可以說是做了前瞻性的決定,卻在臨門一腳時退縮,成了一場未竟的平權改革。


但蔡政府的折衷,便是兩面不討好、演變成荒謬公投的最終關鍵。蔡英文選前言之鑿鑿表明支持婚姻平權,是不分異同打動年輕族群的心,在於婚姻平權不只性少數權益,也是新世代亟欲擁護的價值觀、建構未來願景的一塊基石。


太陽花事件後,年輕世代發起政治動能,作為將民進黨送入總統府的關鍵,在於年輕人亟欲書寫屬於自己政治願景,積極尋找屬於這個世代的語彙、堆起新的政治論述,當年的民進黨給了年輕世代這樣的許諾,也在這樣的氣象中,僵化、家長式思維的國民黨才得已被年輕世代捐棄。


「婚姻平權」在此不只屬於少數族群的權益,作為一項有別於過往的價值,更因為其作為重塑社會體質的一環讓人為之著迷,故年輕世代無疑希望執政黨能多做那「一點」、一步到位。但對執政黨來說很難不瞻前顧後,是缺少決斷勇氣,也誤判了平權議題在整體年輕世代中的重要性。


社民黨全國委員、平權公投發起人之一苗博雅先前受訪時就曾表示,執政黨煞是可惜,在2017年就做了錯誤的政治判斷,也許是基於蔡英文的保守性格,無法做出前瞻性且富有膽識的政治決斷,因而讓期望大破大立的年輕選民感到失望。


蔡政府對年輕選民的承諾只做了一半,當公投浪擲了數億、將性少數權益交由多數人公投,打了一場傷痕累累又不平等的戰役,此時真正不爽、感觸最深的不會只是同志族群,而是支持平權公投的三百多萬人。只能說執政黨為了前途做政治算計無可厚非,但也得算計得聰明一些。


推動性平運動多年,苗博雅表示,「蔡英文應該更加勇敢一些,勇氣也是領導者的重要元素。」除了同志族群只要是關心人權發展者,無疑都希望看到一位更有決斷力的領導者、能夠甩開包袱勇往直前,也許時猶未晚,在2020總統大選前,執政黨仍有機會。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報導
民進黨敗選 他點名十大「豬隊友」
JSC航空總裁謝爾蓋來訪 韓國瑜:未來所有市場都會爭取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