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直擊/成都退燒藥斷貨! 連跑6家藥局才買到最後一盒

獨家直擊/成都退燒藥斷貨! 連跑6家藥局才買到最後一盒
獨家直擊/成都退燒藥斷貨! 連跑6家藥局才買到最後一盒

(記者蔡日雲、劉奕廷/中國採訪報導)中國去年12月7日公布「新十條」,等於正式宣告棄守清零政策,疫情急速升溫,瞬間吞蝕各地,民眾搶購退燒藥、止咳藥,《菱傳媒》記者在成都實地調查,一連跑了6家藥局才搶到最後一盒「布洛芬」退燒藥,藥師坦言市場「斷貨囉!」

中國放棄動態清零,中國國家衛健委也開始「蓋牌」,不再公布無症狀感染者人數,中國疫情瞬間失控,民眾瘋搶退燒藥、感冒藥,一藥難求,坊間更傳出,1瓶不到70元新台幣的退燒藥,黑市要花2萬元買。

為了實地觀察中國疫情狀況,《菱傳媒》記者不顧疫情嚴峻,在12月下旬遠赴疫情最封閉也最混亂的內地大城成都,實地探訪,為讀者帶來第一手資訊。

民眾買嘸退燒藥 排隊一家家藥局問

我們12月底在成都陝西街良元大藥房前,看到不少民眾在外等著買藥,我們進去晃了一圈,架上還是有止咳藥之類的藥品,不時聽見有民眾來指定買退燒藥,但藥師都回說:「沒有啦!」

一位咳不止的老太太進來買藥止咳消炎片,藥師介紹了藥片給她並說明如何服藥,她說這藥是給她兒子吃的,「我早就好啦!」說完又咳了一聲。

之後,我們走向隔壁的大維康藥房,又遇見剛剛在良元藥房看到的同一組人,一位年輕女性陪著拄拐杖的老婆婆來買退燒藥,站在櫃檯後的藥師說,只剩下止咳消炎片和止咳糖漿。拄拐杖的老婆婆搖了搖手說不要,一邊走出去一邊又在咳。

老婆婆離開後,我問了藥師,「他們來買什麼藥啊?我見他們跑了好多家藥局。」藥師回我「他們要買止咳藥,但藥房只剩下止咳糖漿,有些老年人不喜歡吃甜的,所以啥都沒買。」

我接著問,「那你們還有退燒藥嗎?」藥師直率地用四川腔回答:「斷貨囉!」他說,「退燒藥一進貨就賣完,到處都在缺,都在搶」,他也說,如果之前沒有準備的話,現在整個成都都不好買啦!

記者實測走訪了6家藥局,前5家藥局的退燒藥均已全數售罄,有錢也買不到藥。蔡日雲、劉奕廷攝
記者實測走訪了6家藥局,前5家藥局的退燒藥均已全數售罄,有錢也買不到藥。蔡日雲、劉奕廷攝

官宣稱免費發放退燒藥 實情卻是少量鋪貨

雖然這個藥師告訴我們退燒藥斷貨了,不過,我們只要看到藥局,仍都會進去問一下還有沒有退燒藥,我們一直問到第六家,位在青羊區青龍街鬧區的海王星辰健康藥房,終於買到一盒「布洛芬」顆粒退燒藥。

海王星辰是中國全國性的連鎖性大藥房,我們不抱希望的走進去問藥師,還有沒有退燒藥,藥師當時正忙著結帳,只叫我們等等。

待藥師幫其他客人結完帳後,告訴我們「還有退燒藥」,說完就自顧自地往店後走去,詢問在店後頭另一個藥師,那位藥師告訴他沒發燒藥了,他仍不死心,又來來回回在藥架上東找西看,邊找嘴上還邊嘟嚷著「我記得還有最後一盒呀」。

記者一路找了第6家藥局,藥師在藥架上來回搜尋,終於找到最後一盒退燒藥。蔡日雲、劉奕廷攝
記者一路找了第6家藥局,藥師在藥架上來回搜尋,終於找到最後一盒退燒藥。蔡日雲、劉奕廷攝

他再東看西看一陣子後,才在一堆藥盒中,找到隱身許久的最後一盒退燒藥給我。我們結帳時問他「退燒藥是不是很難買啊?」藥師聲調平穩地說:「還是會固定有一點一點貨進來的,買得到的」。

在我們實地訪問之前,成都市疫情防控12月22日才對外發布新聞指出,成都市醫藥商會對接成都藥品生產企業,準備了近100萬片退燒藥,要免費發放給市民,當時成都媒體還大篇幅報導,市民憑著身分證踴躍索取的溫馨畫面,宣傳頗為成功,不過才短短幾天,我們實測買藥,仍舊屢撲空,面對望藥心切的民眾,官宣做得再好,也無濟於事。

成都疫情嚴峻,多數藥局雖標榜有販售退燒藥,但實際上門購買多已售罄。蔡日雲、劉奕廷攝
成都疫情嚴峻,多數藥局雖標榜有販售退燒藥,但實際上門購買多已售罄。蔡日雲、劉奕廷攝

 

菱傳媒原始網址:獨家直擊/成都退燒藥斷貨! 連跑6家藥局才買到最後一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