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戶頭剩3千】星光幫歌手際遇慘 吳忠明改名當A-Lin和音

娛樂組
·3 分鐘 (閱讀時間)
堅持音樂夢,吳秉洛吃盡苦頭,且為了生活,什麼演出都接。
堅持音樂夢,吳秉洛吃盡苦頭,且為了生活,什麼演出都接。


星光二班出身的吳秉洛(原名吳忠明),出道13年來,始終是綠葉角色,更曾想退出演藝圈,直到隻身到澳洲打工,看到街頭藝人演出,唱歌欲望再度浮現,他說這一路走來顛簸難行,也曾因自卑,加上戶頭僅剩3,000元,長達3個月時間沒踏出家門,他說,「有很多個早上,我甚至希望自己不要醒過來。」如今他成了A-Lin的和聲,總算有了再出發的起步。


吳秉洛參加《星光大道》第2季選秀,最後獲得第4名。
吳秉洛參加《星光大道》第2季選秀,最後獲得第4名。


在星光二班得到第4名的佳績,吳秉洛以為自己的星路能一路順遂,沒想到比賽的光環褪得快,人氣消風,讓他慘遭冷凍,賽後2年多,幾乎沒有工作上門,只能靠著在《星光》時期所賺的存款度日。退伍後他在澳洲當街頭藝人,雖與當地華人大媽起衝突,仍讓他決定繼續唱下去。

澳洲賣唱 錢箱被撒尿

吳秉洛退伍後選擇到澳洲墨爾本打工換宿,當過餐廳服務生等工作,某日,在路邊看到當地街頭藝人的表演,讓他心生羨慕,在取得街頭藝人證照後,就在唐人街演出,卻遭到當地的華人大媽欺負,吳秉洛稱對方先是刻意擋鏡頭,之後還牽狗到他的打賞箱尿尿,並對他破口大罵。

吳秉洛在澳洲街頭開唱,遭到華人大媽鬧場,對此,雙方各執一詞。(翻攝自大Q秉洛臉書)
吳秉洛在澳洲街頭開唱,遭到華人大媽鬧場,對此,雙方各執一詞。(翻攝自大Q秉洛臉書)


事後,大媽接受《今日墨爾本》採訪,自清沒有丟西瓜、罵人,只是遛狗時經過,認為對方表演阻擋到行人,才產生衝突。對此,吳秉洛表示,當時的演出一切都符合規定,並沒有任何不妥。

回台後的吳秉洛積極尋找復出機會,卻屢吃閉門羹,他說「畢竟時間久了,大家就遺忘我了。」他曾到電視台試鏡,最後都不了了之,也爭取上音樂單元,最後都被安排到搞笑或體能節目,雖然他能接受搞笑、扮丑,卻非他想要的人生。

羨慕好友過得比他好

長達1年多沒工作,吳秉洛曾3個月不出家門,全靠室友與大學同學接濟,每天都蓬頭垢面,看任何事都不順眼,他說「我的心態變得很負面及憂鬱,內心有股憤怒的聲音。」他舉例,當時星光二班如曾沛慈、梁文音邀他外出吃飯,一律被拒絕,他說「我很羨慕他們過得很好,我卻這麼慘。」

吳秉洛與星光二班出身的梁文音是好友,兩人經常私下相約吃飯。(翻攝自吳秉洛IG)
吳秉洛與星光二班出身的梁文音是好友,兩人經常私下相約吃飯。(翻攝自吳秉洛IG)


宅在家裡期間,吳秉洛曾幾度想不開,常希望自己就此一覺不醒,和媽媽分享心境,不料媽媽回應他,「那你要多賺錢,不然沒錢幫你辦喪事。」幸好媽媽的開朗,讓思想負面的他,重新翻轉想法。

吳秉洛擔任A-Lin演唱會的和聲,邊看邊學,期許有一天能有自己的演出。(翻攝自A-Lin920臉書)
吳秉洛擔任A-Lin演唱會的和聲,邊看邊學,期許有一天能有自己的演出。(翻攝自A-Lin920臉書)


吳秉洛(左)曾擔任A-Lin(右)的「Passenger旅·課」和聲,學到許多知識。(翻攝自A-Lin920臉書)
吳秉洛(左)曾擔任A-Lin(右)的「Passenger旅·課」和聲,學到許多知識。(翻攝自A-Lin920臉書)


之後,吳秉洛在恩師Brendy介紹下,接觸了和聲的工作,從看不懂琴譜到硬背歌詞,慢慢掌握了訣竅,除了黃小琥演唱會,如今也是A-Lin演唱會班底。藉著這次再出發,吳秉洛希望自己能朝C位歌手邁進。

更多鏡週刊報導
【戶頭剩3千】唱歌未必要站上舞台 明星變身街頭藝人
【獨家】【離婚啃辣妹】柯叔元深夜熱吻白衣女 大街激情上演
【離婚啃辣妹】離婚後桃花旺 Selina前夫傳「進度超前」已求婚

更多新聞報導
侯佩岑當媽後失去自我 連泡澡10分鐘都有罪惡感
宥勝認了「對不起蕾媽」!懺悔:自以為很厲害
蔡淑臻擇偶「兩大重點」 笑認:我要的太多
王子淪落成乞丐 施易男憶亡母「還在」閉眼就出現
「飛魚高校生」鮮肉合體回母校!溪邊裸身互相檢查身體
【誠徵好運王】5G手機 萬元渡假金 好康週週送!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