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新港奉天宮越界爭議 北港文化學者帶您看分明

·6 分鐘 (閱讀時間)
北壇碧水寺在5月1日被奉天宮廟方掛上「恭迎新港奉天宮媽祖聖駕」的布條,該廟總幹事已報警處理。(圖/北壇碧水寺提供)
北壇碧水寺在5月1日被奉天宮廟方掛上「恭迎新港奉天宮媽祖聖駕」的布條,該廟總幹事已報警處理。(圖/北壇碧水寺提供)
北壇碧水寺在5月1日被奉天宮廟方掛上「恭迎新港奉天宮媽祖聖駕」的布條,該廟總幹事已報警處理。(圖/北壇碧水寺提供)
北壇碧水寺在5月1日被奉天宮廟方掛上「恭迎新港奉天宮媽祖聖駕」的布條,該廟總幹事已報警處理。(圖/北壇碧水寺提供)

近來紛紛擾擾的新港奉天宮到北壇碧水寺私掛布條爭議鬧的紛紛擾擾,北港當地甚至有群眾聚集在碧水寺外想以自身力量抵擋奉天宮隊伍前來,為此保庇NOW訪問了一位研究北港進香文化的學者黃偉強,讓大家更了解這次的爭議所在。

北壇碧水寺在5月1日被奉天宮廟方掛上「恭迎新港奉天宮媽祖聖駕」的布條,該廟總幹事已報警處理。(圖/北壇碧水寺提供)
北壇碧水寺在5月1日被奉天宮廟方掛上「恭迎新港奉天宮媽祖聖駕」的布條,該廟總幹事已報警處理。(圖/北壇碧水寺提供)

黃偉強老師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論文是研究北港進香文化。

黃老師首先講解北壇碧水寺與北港之間的關係,黃老師表示:碧水寺就是傳統上的漢人聚落,比較大型的漢人聚落在傳統上都會有設置北壇跟南壇,也就是民間所謂的「厲壇」 , 「厲」就是孤魂野鬼,指的是祭祀那些無主孤魂的地方,同時也做為清代官員與旅行的商客死異鄉後,要回歸故鄉前遺體的暫放之處。北壇跟南壇一般就被認為是笨港的北境與南境,所以對於位在南北壇中間的北港來講,是用來劃定笨港範圍的很重要的標的物。同時碧水寺又是新街的庄頭廟,北港媽祖遶境新街的時候也以碧水寺為終點,北港媽祖也會在碧水寺駐駕。

記者詢問,北港迎媽祖有十二個轎班,碧水寺就是其中一個而且是走在最後面最重要的位置,是否代表碧水寺在北港信仰圈的地位十分重要。

北港進香文化研究學者黃偉強(右),接受保庇NOW專訪。(圖/保庇NOW攝)
北港進香文化研究學者黃偉強(右),接受保庇NOW專訪。(圖/保庇NOW攝)

黃偉強老師表示:這跟蔡相煇教授的研究有相關,蔡教授認為,北港媽遶境最重要的轎番位置是給碧水四主神觀世音菩薩,跟小西天阿彌陀公,就代表說朝天宮在信仰上仍然會將佛教的神明視為神格較大,所以碧水寺雖然可以算是北港的角頭廟,但碧水寺主神的排序位階是比媽祖還要大的。

記者繼續詢問,這次新港奉天宮的行為是否算是一種挑釁?

黃偉強老師表示:我個人起初以不帶於多做惡意的想法 認為新港奉天宮可能是疏忽, 但要看新港奉天宮後續面對這些事情的處理方式如何。但目前可以看到新港奉天宮在後續的處理方式有很大的瑕疵,譬如說私掛布條的事件,新港奉天宮有解釋那是誤會,但其實比較好的方式是公開說明我們做錯了,我們道歉,依照碧水寺還有新街里民的要求,把碧水寺從路關上面移除掉,這樣子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不過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新港奉天宮在網站上面的路線圖變了好幾次,就是一開始有,中間有被批評過之後就把將碧水寺取消,但最新的版本又把碧水寺放上去了,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從昨天(5/6)還前天(5/5)開始,很多憤怒的群眾到新港奉天宮的網站上面去批評,感覺大家都很生氣。但目前沒有看到新港奉天宮有後續的動作,比如說把路關圖更新或怎麼樣的,我覺得這樣子其實對於整體而言並不是好事,大家的歧見和爭執會越來越深。

至於為什麼北港與新街里民會這麼生氣,黃偉強老師表示:這其實有幾個面向 ,第一、北港新街他們從以前到現在就是拜北港媽祖,是以北港媽祖為主神的信仰,雖然在新街里跟北港鎮相較之下屬於外庄,但新街里的主要信仰仍然是北港媽,新街里的里民也很多人是北港媽的轎班跟陣頭會的成員,比如說勤習堂、北港二媽的轎班會,新街與北港鎮內有很強烈的一體感。

第二、牽涉到是被碧水寺被擅作主張。其實去年時新街碧水寺就已經被新港奉天宮的總幹事就拜訪過了,當時碧水寺已經跟新港奉天宮婉拒說,我們碧水寺沒有要接待新港奉天宮駐駕,那個時候講明了就是希望取消掉。但後來有一連串的事情,就是新港奉天宮跑去碧水寺貼香條。其實對於新街的碧水寺來講新港媽要去新街,碧水寺的管理階層沒有什麼意見,因為路是大家的,碧水寺其實不能拒絕新港奉天宮走進來,但是新港奉天宮把香條貼在碧水寺的牆上,這問題就有點大,如果香條是貼在別的地方,例如新街里的電線桿上面,可能爭議都沒那麼大,但新港奉天宮貼在了碧水寺的牆上,那就會造成人家的不滿, 第二次事件其實已經有一個導火線已經點燃的感覺。第三次就是私掛布條事件,私掛布條事件就是碧水寺已經拒絕新港奉天宮了,但新港奉天宮還是用了新街碧水寺總幹事還有新街里里長,甚至是北港代理鎮長,尤其現在又已經不是代理鎮長了,新港奉天宮就擅自用了這些人的名子做了布條放上去,就等於是冒用,因為被冒名之人覺得沒有同意我的名子被掛在上面。這是我覺得這最大的問題點:我的名義被冒用被擅自主張。

記者繼續詢問,為什麼奉天宮不能到北港遶境?

黃偉強老師表示:其實已一般的信徒來說,並不會排斥說哪裡來的神明經過。大甲媽經過、白沙屯媽經過、北港媽、新港媽經過,其實一般的信徒都會認為,有很多的神明經過我家,保佑我們平安,大家其實會接受。那麼對於北港這邊來講,為什麼會特別去拒絕新港前來的原因是,它們存在著對笨港的歷史爭。關於這個歷史爭議,就是雙方面都會認為說我是笨港的正統,新街是認同北港這邊的,新港那邊會認為既然我也是笨港的正統,那這些笨港信仰範圍的庄頭我也應該有資格去遶境。新港有這種概念,就會引發這種問題。其實在北港這邊,他們認為笨港的正統就是朝天宮,所以會拒絕笨港過來遶境,所以新港奉天宮已經遶過界,已經踩到我的境內,這樣是不禮貌,不尊重的行為。

黃偉強老師也補充道:境的概念可以視為國家跟國家之間的領土概念 而且是邊境地帶,你已經跨進來了,你就會逐漸地宣稱這些領地是我的。

北壇碧水寺新港奉天宮黃偉強

更多保庇新聞
獨家!抗議新港奉天宮私綁布條!北港新街里民自發性抗議
獨家!新港奉天宮布條爭議延燒!北港鎮公所發文:請多思量
獨家!奉天宮私掛布條!北壇碧水寺再發聲明:請奉天宮移除相關文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