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虎口下的總統 勇者無懼(8)

·8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民政府秘書長(權力等於共產黨總書記)林志昇立即開除8個幹部,2013年4月28日,又以「蔡總理自請辭職處分,應予免職」為幌子,指控我被台獨份子收買,痛責我是叛軍。4月29日,我召開緊急決策會議,完成台灣政府粗略的組織架構,再度受主席蔡明法任命,擔任台灣政府總理。4月30日,即與長山先生見面會談三小時,充分了解根據國際慣例進行台灣自治建國的程序。5月1日深夜,回到台灣,就根據國際慣例,如火如荼著手進行台灣自治建國大業的程序!到了2016年3月15日,我寫了一封信,向李登輝老師報告:

【李登輝恩師鈞鑒:

2015年10月15日,生吉源代表台灣(自治)政府向白宮提出要求: 美國國務院應該依據美國台灣關係法(Articles 3, 4, 15b, 16, Taiwan Relations Act, 1979)展開與台灣(自治)政府代表直接對話的機制,以糾正自1945年戰爭結束後都與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及1979年後之治理當局 (GAT, governing authorities in Taiwan) 對話的謬誤,俾增進美臺雙方瞭解與互信。

今(2016)年2月底,吉源率台灣代表團 (美方稱: Taiwan Delegation) 抵達美國首都Washington, DC.。 3月1日,代表團進參議院John McCain參議員辦公室與其助理討論台灣政治經濟困境及其解決方向。3月3日,代表團於國家記者俱樂部 (National Press Club) 舉辦國際記者會,發表台灣自治宣言 (The Declaration of Taiwan Autonomy)。國務院派員前來觀摩。3月4日,代表團與國務院官員依約定時間會談。美方提及美國對台政策和主張;我方則說明台灣(自治)政府之組織發展與經費來源困難的問題。

3月8日,我們在洛杉磯台灣(自治)政府總部,召開首次美台會談檢討會議。3月11日回到台北。生深覺此次會談,甚具台灣自治建國開創新局的意義。我們也知道組織發展拓展不易,經費籌措十分困難;加上國、共隨時隨地對台灣自治政府滲透分化、造謠中傷,更加深成功的困難度。但是,我們已經看出美國對於解決台灣懸案(Taiwan Question)的緊迫程度。遺憾的是台灣人並沒有充分的、普遍的覺醒!以至於既不知道台灣人有自治建國的權利,也不知道美國和中華民國都有扶持台灣人自治建國的義務(Articles 73,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生六、七年來跟何瑞元(Richard Hartzell)學習戰爭法法理,解開青少年時代對中華民國長期竊據台灣合法性的疑惑,也對台灣未來找到明確的方向。覺得自己是長期隸屬於恩師庇蔭之台灣建國志士,對恩師、對台灣都負有重大的責任。這些年來,總以臨深履薄的心態,面對國、共聯手鬥爭的考驗。謹以隻字片語,向恩師報告近況。敬請恩師注意珍攝,維護健康,領導我們完成您對台灣自治建國的歷史使命!

敬祝 政躬康泰 萬事如意
生 蔡吉源 敬上
台灣(自治)政府
2016年3月15日 】


由於2010年以來,我數度求見李登輝師,都被秘書以李前總統沒有交代為由而拒絕。我們師生見面就十分困難,我就拜託李安妮教授轉達我的訊息。可惜,李安妮和一般台灣人沒有兩樣,對國際法法理完全沒有概念。幸而我與美日打交道的訊息,多多少少能夠透過日本間接傳達到他的耳朵裡。例如,2015年3月15日,李老師和蔡英文在電視上同台演出,支持蔡英文參加2016年1月16日中華民國總統選舉。Obama總統見狀,立即請長山顧問電告安倍首相及明仁天皇,要邀請李老師去日本訪問,告以「美國並不支持蔡英文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美國支持的是根據國際法法理進行台灣自治建國的台灣(自治)政府,台灣人的台灣(自治)政府,正在由你的學生蔡吉源領導中」。

推論李登輝老師在知道這個訊息後,心理一定感到欣慰,因為他跟我一樣,都看到了台灣建國的一道曙光。

回顧沈建德(1184)對李登輝老師的評價,我建議李老師提出三點反駁:
沈建德的評論有三個盲點:
1.沈建德忽視聯合國憲章第73條。
2.沈建德混淆中華民國和台灣,沒有具體區分中國流亡難民和本土台灣住民的身分、地位、權利(rights)和權力(power)來源的不同。
3.台灣究竟要從哪一個國家獨立出來?有哪一個國際條約的條文可以解釋嗎?沒有!

當彭明敏、沈建德、和許慶雄三位老師,都無法針對李登輝老師這三點反駁,給予圓滿答覆的時候,我的李老師在天之靈,一定可以聽到台灣自治建國的腳步聲是越來越近了!

十、結語

從1972年5月20日到2000年5月19日,李登輝老師從政,因為對國際法法理不甚明瞭,又忽視美國台灣關係法的內容,以至於在台灣建國與中台統一的對立矛盾中,充任「石磨心」28年整。卸下流亡中華民國總統職務後,懍於台灣危在旦夕,除了鼎力支持台聯,還努力尋求挽救台灣危機的論述與方法。可惜,事與願違,所用之人或重利輕義,如台聯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和林志昇利用台灣民政府的詐騙;或政治觀察嚴重錯誤貽誤軍機,如國家發展論壇。讓李登輝老師的政治光環,變成政客點石成金的工具,無法發揮應該有的力量。以致李登輝老師終其漫長的一生,雖然戮力從公,但是除了中國流亡難民政府所給予的、世俗的榮華富貴外,在台灣建國歷史的洪流裡,竟是一片空白。

考其原因,實在十分複雜,絕非三言兩語可以涵蓋。但是我們可以從三個方向去觀察: 1. 李登輝老師的人格特質與決策模式;2. 在中國政治文化框架下的調適與影響;3. 黨國體制對他權力的控制和外省權貴對他生命的威脅。


作者與前總統李登輝於台北市李登輝之友會年度會員大會中合照。圖/蔡吉源
另外,做為李登輝的學生,我有三個困惑:
1.為何李老師長期疏忽了美國台灣關係法有關台灣前途那麼重要的內容,以至於在1999年搞了個違反國際法法理,又極端錯誤的兩國論?
2.為何李老師在2005年發現國際法法理可以解除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非法殖民體制後,都不敢公開認錯,推翻完全錯誤的正名制憲獨立建國謬論?
3. 為何李老師在2015年5月訪問日本,面見明仁天皇與安倍首相,回到台灣後,還不敢暢所欲言,反而稱病不出?

這幾個問題由於資訊不足,我也很難做出令大家滿意的答覆。

就第一個問題,我的看法是:李登輝的民主化改革變成黨國體控制一切的遮羞布,離真正民主還有很大的一段距離。以致我們都不知道台灣關係法(TRA)真正的內容。在1999年,所有相關報導都說: 台灣關係法是在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錢復);TRA證明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治權(洪健昭);TRA是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功能性代替品」(張旭成);…。台灣的主體性也就一直埋沒在兩國論的謬論裡。

就第二個問題,淺見以為應該是人性的弱點強烈的自尊心死不認錯所致的盲點。何瑞元說,李登輝老師在2005年時曾經反對林—何對美國提出違反台灣人權保障的訴訟。原因是「他認為本土台灣人被洗腦後都非常呆滯,只知擁抱中華民國,不知覺醒爭取台灣人的權利,所以,官司贏了也沒有作用!」在這一件事情上,李老師的判斷是完全錯誤的了。此時,小布希正在展開與中共為統一中國而討論的關於平潭協議的談判。可惜李老師沒有這方面的訊息,而犯了嚴重的錯誤。

就第三個問題的說明:2015年李登輝已經被軟禁(put under house arrest),喪失行動自由了。2018年春,城仲模對我說,「王主任掌管卸任總統辦公室後,我都不能見到李登輝,其他人就更難見到他了」!但是,他偶而會召見他的園丁之一,那個園丁也會透露一點關於台灣(自治)政府內部的點點滴滴。推想李登輝老師聽到關於我們奮鬥不懈的訊息,心裡一定會非常複雜: 既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台灣建國似乎有了個譜,難過的是他完全不敢多說,以免壞了台灣大局!

總之在中華民國憲政架構下,本土台灣人大可不必羨慕李登輝、陳水扁、和蔡英文!他們只是扮演延長中華民國非法政權在台灣非法統治的工具而已。台灣人出任中華民國非法政權總統,不但不能大刀闊斧改革內政外交,反而嚴重妨礙台灣終結外來政權,解除殖民體制,讓台灣國際地位正常化,而拖延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期程。從台灣歷史脈絡來看,那是對台灣極為嚴重的傷害,而不是對台灣的貢獻。睿智的李登輝老師深知這一個道理,急流勇退,及早逃離國民黨賊窟,要以餘生亡羊補牢,努力作為,以挽救台灣危機。奈何人才稀少,年歲日高,成就十分有限。是以苦悶終生,足為本土台灣人引以為悲!(全文完)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