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臂養家2】產檢都正常卻無左前臂 全家靠他獎學金度日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一出生就沒有左前臂的詹翔欽在新竹當地算有名,高中時期就靠獎學金幫忙分擔家計,大學考上新竹教育大學幼教系,後來轉體育系畢業,考上多張游泳、救生、急救證照,更被視為生命鬥士,經常受邀演講他的勵志故事,還當選過傑出青年。這些不只是表面風光,對他來說,都有需要把握住的實質意義。

「我最喜歡演講了,一小時就有1,600元車馬費,旺季的時候,一個月可以講個3、4場,再加上學校的獎學金,一家人的生活費就有了。」

生下獨臂兒之後,詹媽媽(右)就承受極大壓力,她十年前開始憂鬱症纏身。這兩年漸有好轉,會提起精神協助兒子。
生下獨臂兒之後,詹媽媽(右)就承受極大壓力,她十年前開始憂鬱症纏身。這兩年漸有好轉,會提起精神協助兒子。

總是以風趣口吻訴說自己的勵志故事,詹翔欽的成長過程其實吃盡苦頭。嘲笑霸凌從沒少過,他記憶最深的是,曾有學長覺得他怪模怪樣,拿躲避球直接往他臉上砸。「我最恨同學叫我斷手,他們會在很遠的地方大叫:『斷手!』此起彼落地叫,那種語氣真的讓我無所遁形…但我的手不是斷掉的啊!我是天生就這麼短啊。」

在新竹頗有名的詹翔欽,經常到學校講演自己的勵志故事,也推廣反霸凌。(詹翔欽提供)
在新竹頗有名的詹翔欽,經常到學校講演自己的勵志故事,也推廣反霸凌。(詹翔欽提供)

站在一旁、眼神仍看得出憂鬱的詹媽媽,回憶詹翔欽出生往事:「我是高齡產婦,所以懷孕時特別小心,給很多名醫做產檢都說沒有異常,結果生出來是這樣…他們說他在我肚子裡時雙手都是環抱著,所以看不出來左手少了一截。」詹翔欽出生八天後,家人才敢讓詹媽媽看小孩,她說,當下腦海一片空白。「婆家覺得是我有問題才生下這樣的小孩,我心裡壓力一直很大,但我沒有時間管別人。我只想跟老公一起衝事業,幫兒子鋪好路。」


更多鏡週刊報導
【獨臂養家3】憂兒長大沒頭路 為他開大賣場卻欠債數千萬
【獨臂養家4】檸檬過剩 他開直播現切拚老茶廠轉型
【獨臂養家5】一家三口擠工寮 他立誓賺錢給母妹一個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