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難馴服 螞蟻成金融祭品

記者龔俊榮╱新聞分析
·4 分鐘 (閱讀時間)

大陸表面上宣稱是監管問題暫緩螞蟻上市,但是實際上是否如此?在上市審查會期間,主管機關早就對監管問題垂詢過螞蟻,也讓該公司過關,結果在上市關頭前喊卡,應該不單純只是監管問題,是否還有隱藏其他未知的內幕,恐怕才是外界最關注的焦點。這次可說是馬雲的最大挫敗,原本萬眾矚目高喊鍍金的獨角獸一下變成金融怪獸,未來何去何從,牽動著大陸金融改革的敏感神經,同時是否向民營企業發出警訊,都是值得關注的方向。

這次螞蟻在上市前兩天喊卡,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螞蟻無法掛牌?很多人都在猜測。到目前為止,釋出的訊息只涉及到金融監管,可能嚴重到危及金融系統性風險,說嚴重一點就是踩到大陸當局的紅線,所以不得不出手。

支付寶樹大招風

螞蟻原本就是全球矚目的最大IPO(首次公開發行),一旦掛牌成功,就創下新紀錄,可是終究人算不如「領導」說了算,這一刀鍘下去,不僅要鍘掉馬雲的金脈,也可能釋放出另一層重要訊號:是否要對民營企業動刀。過去大陸一直傳出「國進民退」的聲音,當局也數度闢謠,表態依然重視民營企業的存在,可是螞蟻事件的變盤,恐怕很難不被解讀是向民營企業示警。

從螞蟻在全球的認購「瘋」潮,讓大陸當局警覺到,螞蟻不是一家國有企業,並不在大陸中央的掌控下,一旦出事,責任誰來擔。更何況螞蟻所經營的業務與金融息息相關,所衍生的金融風險,將大到當局最終可能無法承受的底限。

過去無論是國內外,都稱許馬雲開創的支付寶是全球最先進的行動支付,也躋身「中國新四大發明」之一。從實用上來看,支付寶的誕生的確改變了金融體系固有僵化的支付方式,所帶來的便利不僅與行動網路相關,也是馬雲對金融科技創新的最大貢獻。然而,支付寶的竄起,是有時代的背景因素,不是馬雲英雄造時勢,而是時勢造英雄。

眾所皆知,大陸最引以自豪的支付寶,是因為大陸金融基礎設施不夠完善,加上國有銀行的老大作風,這點馬雲講得很對,有如當鋪行徑,當然台灣的銀行業未開放前,也有類似的批評。大陸民眾在這些國有大行前受盡了氣,不僅領錢刁難,換匯也難,更別說要借錢了,種種的刁難,讓支付寶有機可趁,也造就了馬雲數度登上大陸胡潤首富的寶座。

脫韁野馬難善後

這次大陸當局向螞蟻開鍘,表面上看起來是監管問題,如果無法妥善加以管制,很可能要動搖國本。可是實際上螞蟻的事件,只是單純監管的問題嗎?這只是粗淺的觀察,真正讓大陸當局感到威脅應不是監管的問題,馬雲一直在玩的所謂科技創新的手法,從一個獨角獸開始慢慢發展成金融怪獸,它的獲利幾乎是靠著傳統銀行打擦邊球在賺錢,實際上真正自有資金並不多,此舉根本與經營金融銀行的本質背道而馳。銀行的經營,必須在嚴格的法規管控下進行,可是現在的螞蟻似乎已變成一隻脫韁的野馬,一旦失控,可能很難善後。

衝擊中概股回歸

螞蟻事件也透露出幾點值得深思,首先是這幾年大陸一直口喊金融創新、金融改革,是否會因這件事出現變數,特別是對國外投資者而言,未來可能要對進軍大陸要採取更審慎的態度。其次,螞蟻事件對包括騰訊或京東等網路業者來說,恐怕很難幸災樂禍,甚至有唇亡齒寒的感受才是,未來下一個目標可能就是你。

再來,對中概股的回歸是否產生寒蟬效應?這幾年因中美對抗的關係,掀起了一股中概股回娘家的熱潮,螞蟻上市的喊卡,對這些中概股的衝擊,都是值得關注的地方。

螞蟻一夕之間從神壇跌下來,固然讓全球的投資者錯愕外,也讓可以創全球最大IPO紀錄的美夢幻滅,螞蟻事件所衍生的效應與衝擊,可能不是大陸當局一句「監管問題」就能讓外界釋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