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一個威脅接班 一個驕傲自大!陳誠父子 蔣經國難解的習題

本報訊
中國時報
前監察院長陳履安。(本報資料照片)
前監察院長陳履安。(本報資料照片)

編者按:蔣經國逝世已逾30年,至今仍是對台灣影響最大的領導人之一。蔣經國一生經歷曲折,15歲即赴蘇聯留學,返國後蔣介石擔心兒子受共產思想影響太深,要他寫下在蘇聯的所見所聞,蔣經國就這樣從1937年5月開始寫日記,寫到1979年12月底因健康不佳、視力惡化才停筆。 2004年蔣家家屬將兩蔣日記送到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館暫存,2006年《蔣介石日記》對外開放,成為全球華人與學術圈一大盛事。原本《蔣經國日記》要接著公開,因家屬成員對日記所有權發生爭議並引起訴訟,拖延到今年2月3日才正式開放。資深媒體人黃清龍特別不遠千里從台灣飛往查閱,由於肺炎疫情影響,許多兩岸學者臨時取消行程,黃清龍意外成為全球第一位入館查閱日記的人。 蔣經國一生參與很多敏感、機密的工作,包括重大的軍事、情治、國防、外交決策等,日記的公開有助於了解這些重大事件背後不為人知的祕辛。除此之外,蔣經國對當時黨內政治人物的評論,也是一大看點。本報取得作者授權,兩個版面獨家刊出這些珍貴資料。

在蔣經國從政過程中,陳誠、陳履安父子是他一道難解的習題,前者曾是他的接班障礙,必欲排除,後者則在他掌權後曾大膽啟用,最後卻以失望收場。日記中出現不少批評陳誠父子的記載,從中可以看出蔣經國對待「政敵」的複雜心態。

蔣經國日記1955年1月4日記載:「中央、新生兩報為了陳誠的新年講話,做了好幾篇社論來捧場,這實在是政治的一種暗中惡流,實非國家之福也。」所謂「暗中惡流」應是懷疑陳誠有取老蔣以代之的企圖,讓蔣經國感到不安。

暗中惡流蠢動 令人不安

1957年5月7日又記:「昨日在中常會聽陳誠講話,充滿虛偽傲慢做作並且囉唆,實忍無可忍,幾乎想站起來即席離場,但是後來還是忍耐下去聽完他的講話。一夜未安睡,早起後感覺頭痛。」

讓小蔣頭疼的還不只如此,那個月24日爆發劉自然事件,美方認定是蔣經國在背後唆使,5月31日蔣經國日記記載:「不幸事件發生之後,政敵們即借此造謠攻擊,將一切責任推在我的身上,企圖把我描寫成為國家的罪人。陳誠竟公開的對文亞說「這都是蔣經國幹的好事!」陳對其他人亦曾做同樣的說法,余對此並不感奇怪亦不去憤慨,不過由此可以證明陳誠之卑鄙和虛偽,余心裡明白就好。」當天日記同時記有「訪倪文亞」,顯示應是倪文亞當面告的密,反映國民黨內派系傾軋之複雜。

劉自然案背鍋 隱惡未提

日記上還說:「陳誠於廿三日夜間要各報寫社論反對美方對於雷諾之判決,這是廿四日事件之導火線。余本隱惡原則未對任何人道及此事,日久見人心,一切自會有澄清之一日,余何憂哉。」兩人交惡情況由此可見一斑。

陳誠死後葬在台北縣泰山鄉,1975年3月8日蔣經國日記記載:「週三祭陳故副總統十週年忌日。」此時的蔣經國已是實權的領導人,再無人可以威脅他的接班,與陳誠的過往恩怨跟著消散。

嘆用錯陳履安 進退兩難

不僅如此,蔣經國還想對陳誠有所補償,那就是重用他的兒子陳履安,但陳履安的表現卻讓他很失望。1979年3月10日記載:「數年來想培植陳履安,此次派他為組工會主任,豈知驕傲自大,對於政治似有很深的成見,又用錯人了!」

「用錯了」陳履安顯然讓蔣經國十分苦惱,10月31日記:「17日深夜為陳履安而大失所望,此人驕傲自大,幼稚又目中無人,從人事問題可能變成政治問題。」11月4日記:「用錯了陳履安使我進退兩難,我待之以善意,彼則以惡相還,如何不令人寒心?」終其一生,蔣經國終究無法完成陳誠這對父子給他的習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