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中國海軍,美軍手中王牌是自衛隊潛艦?!日經:日本佔據深海地利,解放軍硬闖第一島鏈恐遭狙擊

李忠謙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軍印度—太平洋司令部4月30日在夏威夷舉行指揮官交接,由美國海軍上將阿基里諾接替戴維森出任印太司令。美國防長奧斯丁致詞時表示,「威懾」仍是美國的國防基石,必須讓敵人了解動武的愚蠢。不過奧斯丁也強調,今後美軍的威懾將與盟軍共同合作,這種「綜合威懾」將讓對手知難而退。《日經亞洲》5日指出,美方未來可能希望日方潛艦擔起重任,掐住中國海軍的要害。

美軍新任印太司令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5日致詞時,曾點名感謝與會的我國海軍司令劉志斌、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聯參議長元仁哲、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長山崎幸二、澳洲海軍司令努南(Michael Noonan)等各國軍方高層,並稱未來將與盟友通力合作,也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維護印太的自由開放。不過《日經亞洲》(Nikkei Asia)指出,在奧斯丁(Lloyd Austin)的「綜合威懾」 (Integrated Deterrence)規劃中,日本自衛隊的潛艦部隊在圍堵中國海軍方面將舉足輕重。

2021年3月16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與日本防衛相岸信夫(Nobuo Kishi)(AP)
2021年3月16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與日本防衛相岸信夫(Nobuo Kishi)(AP)

2021年3月16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與日本防衛相岸信夫(Nobuo Kishi)(AP)

奧斯丁5日提到「綜合威懾」時,只說這意味著美國與盟軍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合作,「這不是一個選項、而是一項命令」。但奧斯丁並未詳細解釋,盟軍之間究竟該如何合作,僅說「我們將利用現有的能力建立新的能力,運用最好的武器與最新的技術,在陸海空、還有太空及網路協調行動......將威懾力延伸到多個領域,確保我們在21世紀的安全」。

《日經亞洲》訪問智庫學者後發現,由於日本佔據地利之便,加上日本的潛艦戰力聞名於世,美方可能希望日本成為第一島鏈的關鍵守軍。《日經亞洲》指出,這是因為潛艦只要進入深海區就不太可能被發現,但中國沿岸全是大陸棚與淺海。只要看看谷歌地球,不難發現中國潛艦一直要到日本、南西諸島、台灣一線(也就是第一島鏈)才能進入深海區。這代表中國潛艦出港後行蹤仍被掌控,但日方潛艦一出港就是深海、便能隱匿作戰。

中國沿海都是大陸棚(淺藍色代表海洋深度較淺),潛艦出港後無法保持隱匿行動。(谷歌地球)
中國沿海都是大陸棚(淺藍色代表海洋深度較淺),潛艦出港後無法保持隱匿行動。(谷歌地球)

中國沿海都是大陸棚(淺藍色代表海洋深度較淺),潛艦出港後無法保持隱匿行動。(谷歌地球)

日本南西諸島位置圖(紅框範圍內)。(Kugel@Wikipedia/CC BY-SA 3.0)
日本南西諸島位置圖(紅框範圍內)。(Kugel@Wikipedia/CC BY-SA 3.0)

日本南西諸島位置圖(紅框範圍內)。(Kugel@Wikipedia/CC BY-SA 3.0)

《日經亞洲》指出,就算中國的軍事實力與日俱進,他們仍然無法克服上述地理劣勢。 新美國安全智庫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研究員舒加特(Tom Shugart)指出,中國海軍若想從近海進入公海,他們勢必得經過第一島鏈之間的海峽或水道,這讓美國及其盟友的潛艦部隊坐擁地利,可在捲入衝突或者衝突即將爆發之際,更密切地監視甚至攔截共軍。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的研究員霍農(Jeffrey Hornung)也認為,在與中國的潛在衝突中,管控海上要道可能是日本最重要的貢獻之一。中國的遼寧艦航母編隊今年4月南下時,就是通過沖繩本島與宮古島之間的宮古海峽,然後往南航向台灣海域。霍農認為日本的南西諸島(包括大隅諸島、吐噶喇列島、奄美群島、沖縄諸島、宮古列島、八重山列島等)剛好控制了中國海軍進入深海的必經之路,因此日本在「綜合威懾」中的角色就是把守海上關卡,利用潛艦部隊與水雷堵住解放軍的去路。

中國官方宣佈遼寧艦航母編隊日前在臺灣周邊海域進行例行訓練,引起外界關注。報導指出,本次訓練是中國海軍歷來規模航母編隊最大的一次出航行動;分析指,這次亦是中國海軍055型驅逐艦首次加入有關航母編隊,並參與訓練,將提高編隊的整體戰力。(圖/翻攝人民微博)
中國官方宣佈遼寧艦航母編隊日前在臺灣周邊海域進行例行訓練,引起外界關注。報導指出,本次訓練是中國海軍歷來規模航母編隊最大的一次出航行動;分析指,這次亦是中國海軍055型驅逐艦首次加入有關航母編隊,並參與訓練,將提高編隊的整體戰力。(圖/翻攝人民微博)

中國官方宣佈遼寧艦航母編隊日前在臺灣周邊海域進行例行訓練,引起外界關注。報導指出,本次訓練是中國海軍歷來規模航母編隊最大的一次出航行動。(圖/翻攝人民微博)

霍農指出,只要無法通過第一島鏈,中國海軍就只能留在屬於淺海的東海海域與台灣海峽,美軍與日本的海上自衛隊也能為此預做準備、掌控戰局。所以只要日本越能做好防堵中國海軍—無論是利用反艦巡弋飛彈發動攻擊、或者利用反潛機追蹤獵殺中方潛艦,美軍就越能騰出手腳與資源投入戰場。曾在潛艦服役20多年的舒加特則認為,水下靜肅性極佳的日本柴油動力潛艦特別適合打埋伏,可勝任把守重要水道的任務,甚至韓澳的潛艦也可支援作戰。

不過話說回來,《日經亞洲》的立論基礎僅是學者之見,並非美軍的既定政策。加上日本憲法第9條規定「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就算安倍晉三在首相任內積極推動「安保關聯法制」,將「國際和平共同對處事態」、「重要影響事態」、「存立危機事態」列入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法定原因,但「狙擊通過第一島鏈的中國海軍」顯然不符合這些標準,美軍若真的想要借重自衛隊潛艦的戰力,「和平憲法」對於交戰權的限制仍是一道有待解除的障礙。

日本海上自衛隊第8艘蒼龍級潛艦赤龍號。
日本海上自衛隊第8艘蒼龍級潛艦赤龍號。

日本海上自衛隊第8艘蒼龍級潛艦赤龍號。

不過橫須賀亞太研究理事會特別顧問、曾在美國空軍服役多年的波薩克(Michael Bosack)曾在《日本時報》撰文指出,如果兩岸真的開戰,在日本的國家利益考量下,相關安保法制其實也只是參考。一切都取決於台灣在當時的情況下真正需要什麼,以及日本政府願意做出何種政策決定:包括台灣是否會直接要求日本實施集體自衛權?日本政府也有可能越過行使「集體自衛權」的三種限制,直接制定一項特別措施法來應付當前危機。加上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日前也曾表態,「有必要探討一旦美軍前往台灣支援,日本自衛隊能提供何種協助」,因此「由日本潛艦把守第一島鏈,避免中國潛艦進入深海區」並非沒有想像空間的任務分配。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在台灣外海被美軍監視,到南海巡弋又遭美軍尾隨 遼寧艦終於北返,在釣魚台附近空域放飛艦載機
相關報導》 牽制中國霸權,英國航母也來參一腳!「伊莉莎白女王號」打擊群將穿越南海,與自衛隊在西太平洋聯合演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