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井前輩堂縱火案1/那場惡火帶走7人 倖存者放棄求償只想遺忘

2019年12月14日凌晨,玉井真理家族前輩堂遭到曾文彥故意縱火,釀成7死慘劇。(圖/莊曜聰攝)
2019年12月14日凌晨,玉井真理家族前輩堂遭到曾文彥故意縱火,釀成7死慘劇。(圖/莊曜聰攝)

[周刊王CTWANT] 2019年12月14日的凌晨1時14分,本應是眾人酣睡入眠的寧靜時刻,但遠在台南山區的玉井三埔里一貫道「真理家族」佛堂發生大火,帶走7條人命,那天有46人住在裡面,縱火凶嫌也曾是成員之一,還嗆說「死幾個都一樣、出獄後還會再放火」,冷血態度讓人不寒而慄,讓真理家族倖存者心理留下陰影,事隔3年,有人選擇遺忘、有人仍活在陰影中,大部分人則希望「放下」。

放火凶嫌曾文彥當年21歲,他從小個性乖張,是家人、師長眼中的頭痛人物,雖然家庭環境不錯,父親行醫、母親從事教職,但卻管不動這個兒子,雙方關係既疏離又緊張,他未成年就因案多次進出少年法庭,國中時由基督教加利利宣教中心收留,後來在謝姓庭長介紹轉介到「真理家族」前輩堂。

阿月姐(化名)親身經歷過那場火災,現在負責整理閒置的前輩堂周邊環境,回憶起曾文彥,幾乎沒有一件好事。阿月姐說,曾男無法適應群體生活,住在前輩堂大約1年時間,經常與道親起衝突,眾人好心勸說,他卻怒目相向,因為跟大家合不來,加上已經成年,真理家族負責人張和平委婉請曾文彥離開,他一度靠著家中接濟在外租屋,但麻煩不斷、需索無度的個性讓家人困擾不已,因此斷了金援,他還為此對父親施暴,又跑回前輩堂要求入住。

阿月姐說,多數人不同意收留曾文彥,他為了宣洩不滿而拿石頭砸壞建物玻璃,或拿破酒瓶傷人,甚至還拿牙籤破壞房間的鑰匙孔,他曾試圖服安眠藥自殺,到了奇美醫院卻又大鬧急診室、打傷醫生;有次他在前輩堂鬧事,見員警到場還動手想搶警械,遭當場制伏,張和平的兒子看不過去,賞了曾男兩巴掌,他揚言要報復,沒想到竟是用放火的手段,「害死那麼多無辜的人。」講到這裡,阿月姐眼眶泛紅、身體還不自覺地發抖。

玉井真理家族前輩堂遭縱火後,因為是木質隔間,加上通道狹窄,火勢延燒迅速,造成7人來不及逃出葬身火窟。(圖/莊曜聰攝)
玉井真理家族前輩堂遭縱火後,因為是木質隔間,加上通道狹窄,火勢延燒迅速,造成7人來不及逃出葬身火窟。(圖/莊曜聰攝)

本刊記者採訪時,阿月姐說前一天剛好有另外兩位倖存者從新加坡返台,由她接待,大家在前輩堂裡裡外外走了好幾圈,心中若有所思,但沒有開口多聊到什麼,相視點頭後就離開,「有些事忘了最好」她說。

縱火案當天正好是星期六,因此有些入住的道親是剛好來訪,安然逃離後都各自返家,原本居住在前輩堂的都搬去附近的另一處據點,現在依然共同生活,每天各司其職、忙進忙出,安穩的過著平靜的每一天。

前輩堂成員曾爸爸負責看顧真理家族的芒果園,那場縱火案造成7死3傷,扣除其中1位摔斷手的消防員,另外2個受傷的一對兄弟就是他的寶貝兒子,曾爸爸說,當初大兒子念國小時,因為玩「碟仙」精神失常,求助無門,輾轉從南投來到這裡,一晃眼已經20年,現在大兒子有工作,神智恢復正常,一家人就沒想過要回去了。

「或許都是因果業障吧!」曾爸爸說,事發後除了部分死難者的家屬外,倖存者除了第一次開庭有到場,接下來幾次都沒有再出庭,也沒有向對方提出民事訴訟求償,曾爸爸表示,道親間彼此就像家人,雖然目前有人對曾文彥還無法諒解,但有共識罪不及他的家人,「不希望因此又出現另一次家庭問題」、「難解的結,有時候就別再糾結」,當然還是會害怕,萬一哪天曾文彥出獄,會不會又來找麻煩,但若如此,「或許都是命!」

曾文彥在2019年12月14日凌晨,先在台南市東區購買汽油,再到位於玉井區的真理家族前輩堂縱火,帶走7條人命,自己也因燒傷難逃離,在現場被警方逮捕,法院審理時他都認罪,卻嗆「還要再放火」,一審判決死刑、二審改判無期徒刑,被高等法院發回更審,現仍羈押在看守所。

曾文彥目前仍羈押在看守所,一審遭判死刑、二審改判無期徒刑,被高分院發回更審。(圖/莊曜聰攝)
曾文彥目前仍羈押在看守所,一審遭判死刑、二審改判無期徒刑,被高分院發回更審。(圖/莊曜聰攝)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幫整理房免費租…女房東家具全包「吃飯搶付錢」 連5天他怕了:想養我
爽嗑生牛肉3年!泰男睡前吞驅蟲藥...起身肛門「滑出2公尺寄生蟲」
人妻讀博士邊養家「靠微薄存款過活」 討生活費慘遭尪嗆:快休學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