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顥中:好心肝是特權 繞過COVAX取得疫苗 難道不是特權?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王顥中(苦勞網記者)

台北市近日爆發好心肝診所給上千名「志工」施打疫苗的事件,引發國人群情激憤,痛批這些政商名流竟享有「特權」。然而,如果我們把疫苗分配從個別國家升高到全球的尺度,全球疫苗分配同樣也有嚴重「特權」問題,也就是有錢有資源的國家,透過各種關係、管道取得超額的疫苗,而不顧那些貧窮國家其實更需要疫苗的事實。

疫苗分配涉及醫療資源分配的公平性,正如台灣的疫情指揮中心,會根據不同族群可能染疫的風險高低排列出優先順序,最優先施打的一定會是最高風險的醫事人員,在國際上,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和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EPI),從去年(2020)就建立了一個全球疫苗分配計畫「COVAX」,目標就是要確保富國和窮國,能夠公平分配疫苗,確保地球上最脆弱的地區和人口都能夠得到公平接種。

從這個角度看,無論是在野黨積極支持郭台銘、佛光山購買BNT,或者執政黨高調宣傳「台日友好」,繞過COVAX分配系統取得的捐贈疫苗,也都是在疫苗國際分配鏈中,透過台灣(或郭台銘個人)的「關係」優先卡位。

從疫情爆發以來,我們聽到各種富裕國家超額採購的消息,累積至今,富裕國家已經超買了100億劑疫苗,例如英國購買的疫苗已經足以讓每位成年人打9針、加拿大則是每人夠打13針,以色列出兩倍的價錢購買疫苗,疫苗施打率名列前茅,也成為全球最先解封的國家,然而鄰近的加薩走廊,不僅沒有疫苗,連一般的藥品和醫療資源都相當稀缺。

好心肝診所的「志工」因為有「關係」而優先卡位打了疫苗,排擠了那些更迫切需要疫苗的第一類醫事人員;台灣也同樣因為有「關係」而從美日優先卡位取得了疫苗,從而排擠了那些疫情更為嚴峻且更貧窮的國家。然而,有別於台灣民眾這兩天面對好心肝志工「特權」所表現出的同仇敵愾,在國際疫苗分配的「特權」問題上,台灣人的態度卻是剛好相反,不分藍綠都是要積極去爭取「特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