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回憶老兵父親當鹽警的歲月

·2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回憶老兵父親當鹽警的歲月
王鳳奎》回憶老兵父親當鹽警的歲月

火車隆隆地向前飛奔,而我總喜歡把臉趴在窗架上,向外凝視,時而閃過大草原,時而稻米田、時而香蕉園,時而黑沙海灘,我是如此的聚精會神,通常都是直到母親呼喚,我才回神。

有時母親會遞著兩個白煮蛋,而我都是沾著醬油吃,那就是我們從台南坐火車到汐止外婆家的午餐,那個年頭這一趟路程就可能耗掉我們一整個白天的時間,對一個尚未就學的孩子而言,到阿嬤家路途雖遙遠與辛苦,卻是很期待與興奮。

時間回到民國57年,那年我5歲多,父親通過警察丁等考試,被分配到台南安平當鹽警。雖然父親當鹽警的時間只有一年半,卻是我最深刻的一段童年記憶。有一年趁著四月初的清明節連假帶小孩到台南「尋根」,地點是就是台南安順鹽田區,現在已成為台江國家公園的一部份。

安順鹽田是日治時代台灣第一個瓦盤製鹽工業區,安順鹽田的鹽質優良,可以直接食用,當時產的鹽完全外銷到日本,只有少數到韓國,因此需要設置警察隊,一方面看守鹽田,另一方面保安稽私。

安順鹽田於民國83年因設立「台南科技工業區」而廢除,由於附近生態景觀豐富,所以成立台江國家公園區,設置「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並於當時鹽警與鹽工所居住的社區,也就是南寮鹽村所在地,已設立為「鹽田生態文化村」。

父親只在安順鹽田區當了一年半不到的鹽警,但我卻保有非常多一輩子難忘的童年回憶。這一趟尋根之旅,發現兒時的住所,學校、辦公室及嬉戲之地殘留不全,有些已破舊不堪使用,有些整建變更用途,但是觸景生情,喚起不少兒時的快樂時光,也見證了安順鹽田的滄海桑田。

令我訝異的是,在工研院任職7年的時間,產業學院在台南工業區內的創新園區有一據點,我不知曾到哪裡巡視及授課多少次,卻從來沒察覺台南工業區原來是安順鹽田的土地,或許小時候曾經跟著父親踩過同樣的土地不知多少回。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為當年鹽田港口前的鹽警辦公室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