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永遠洋溢著老兵精神的父親

·3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永遠洋溢著老兵精神的父親
王鳳奎》永遠洋溢著老兵精神的父親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父親雖然很早就退伍,卻一直保有軍人硬頸的特質,外表神色威嚴、大義凜然,講話聲若洪鐘、氣撼山河。

小時候連我們社區的「大哥」見到他,都像要向軍官行禮致意般的尊重。從有記憶開始,父親總是理著阿兵哥的三分頭髮型,從不蓄鬍,他認為如此才能顯現軍人的精神,也非常適合他的勞力工作。

現在父親年紀大了,頭髮已完全轉為白髮銀絲,非常好看。我成為父親的專屬理髮師後,每每捨不得將父親的頭髮剪短。但每次理髮時,父親總希望再剪為阿兵哥頭,這樣他比較習慣。

為了培養我的軍人氣質,父親要求從小比照阿兵哥的髮型,甚至有一段時間每天晚上睡覺前,父親會帶著我與大妹做伏地挺身,然後唱著軍歌。由於每天做,練就我寬闊的身軀,由於每天唱,一直到現在我還記得一首盪氣迴腸的軍歌:「打倒俄寇反共產、反共產、消滅朱毛殺漢奸、殺漢奸,收復大陸解救同袍,服從領袖完成革命………..」所以很多朋友也認為我有軍人氣質,我常向朋友笑說:「我是陸軍幼校畢業的,父親是校長。」

我國高中時期有髮禁,男學生按照規定都是平頭,父親也省了要求我的力氣。上了大學雖然沒有髮禁,但由於父親的堅持,每次回家時若頭髮過長,父親會要求我先去附近的理髮店理髮後才能進家門,即使不是理成阿兵哥的三分頭,髮長也絕對不能過耳。蓄髮不行,蓄鬍更不行,大學之後我不曾蓄髮蓄鬍,直到留學之後,才有兩次蓄鬍的經驗。

第一次是在美國當留學生時,一位我心儀的學妹說我的臉很有個性,建議我蓄鬍,認為會很酷。既然有想追的人鼓勵,當然樂於嘗試,於是開始蓄鬍,但我的鬍鬚似乎因為從前沒有培養,長得速度超慢,一個月後總算蓄鬍有成,鬍長超過一公分,結果看起來不僅不酷,學妹也沒追到。第二次是因為女兒沒見過我蓄鬍,為滿足女兒的好奇心而蓄鬍,結果女兒認為我蓄鬍後變得很老,而且有工研院的前同事看到蓄鬍的我過馬路,一副落魄失魂的模樣,還以為我因為失業而淪落街頭流浪,竟然打電話來關心我,問需不需要幫忙。

父親失智之前,髮型都是軍人式的三分頭,被診斷有失智症後,我成為父親的專屬理髮師。從我開始幫父親理髮以來,就改為西裝頭的髮型,因為總捨不得將象徵智慧與歷練的銀髮一次理光,卻也大大地增加我這個業餘理髮師的難度,所以每次理完髮,母親總嫌我剪的不好看,要我帶父親去理髮廳,但父親總是拒絕。

母親以為父親是想節省區區一、兩百塊的理髮錢,其實我非常明白,父親根本不是想省那微薄的費用,而是想多一點與兒子親近相處的時間,享受大學教授兒子屈身低頭為父親剪頭髮的那份樂趣。

我沒有像父親一直保持阿兵哥的髮型,但是一直維持軍官的西裝頭髮型,也算傳承父親的老兵精神,只是年紀愈大白髮猛生,連鬍子與眉毛都變白了,經常有股衝動想剃光頭,免得只要看著鏡子就感嘆歲月無情!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由作者提供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