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鳳奎》老兵父親當清道夫的收入是李登輝市長三倍

·4 分鐘 (閱讀時間)
王鳳奎》老兵父親當清道夫的收入是李登輝市長三倍
王鳳奎》老兵父親當清道夫的收入是李登輝市長三倍

【愛傳媒王鳳奎專欄】父親辭去台南不足以養家餬口的鹽警工作回到台北市另尋工作,在退輔會輔導下去台北市清潔隊當馬路清潔工,簡稱「清道夫」,基本薪資不高且每日工作非常辛苦,但是工作時間不長,每天主要的工作是在清晨5點到7點半的時間內將分配的路段清掃乾淨,之後再協助垃圾清運的工作直到9點結束,下午1點要到集合處報到,再分配未清掃完成的工作,通常2、3點就可以下班,這樣父親趁著一天剩下的時間,就可以到處另接大樓的清掃工作「賺外快」。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我假日也必須隨著父親去清洗樓梯及地板打蠟,年節期間因民眾丟棄垃圾量大,我還得幫父親清理路邊垃圾。

父親因為要賺更多錢養家,所以又接了許多公寓樓房的樓梯及水塔清洗工作,後來忙不過來,就要我自己去清洗,而我因為是社區的「孩子王」,經常帶著一群小跟班去幫忙。有一陣子父親接到當年位於現在台大推廣部的內政部整棟大樓清掃工作,父親很驕傲地說他當時的收入是隔壁巷李登輝市長的三倍,再加上母親也是全職在外幫傭,父母兩人卑微但偉大的工作,很快在我國三時累積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才能買下位於新生南路的二手公寓房,從此搬離生活環境惡劣的貧民窟。

即使搬到台北市的精華住宅區,父親仍然擔任清道夫的工作,一直到70歲才退休。「清道夫」聽起來就是社會最低賤的工作,完全依賴勞力。年幼時不懂事,一直不敢讓同學知道父親真正的職業,覺得很自卑,尤其父親曾做過警察,有時在上學途中看到父親在學校前面的仁愛路清掃馬路,竟也會視而不見,甚至與同學繞道而行,不敢讓同學知道父親是掃馬路的清道夫,在學校都告訴別人父親是在市政府清潔處擔任「公」務人員,父親的職業欄位都是填「公」。

清道夫工作不僅辛苦而且有相當多的工安問題,一般而言,清道夫最大的職業風險是被車撞,特別是被酒駕者撞到,曾經看過一篇報導指出,清道夫被車撞而傷亡的機率是一般人的十倍以上,而以前就發生父親的同事被車撞死,因為清道夫的職稱,往往獲得的微薄賠償就馬上讓一家生計無以為繼。但是清道夫存在另一個職業風險,是大家比較沒注意到的,卻被父親遇到。

一日清晨六時不到,曙光剛露,晨曦中的仁愛路慢車道顯得異常寧靜平和,父親低頭專心地掃著地上的落葉與塵土,偶爾有輛機車閃過,父親毫不在意。突然聽到碰然一聲巨響,父親驚嚇地回頭一望,發現有一輛機車撞到父親身後的垃圾推車,騎士已經倒地動彈不得,送到醫院前就斷氣了。後來調查是騎士淩晨應酬,酒醉騎車回家,撞到父親清掃馬路用的垃圾推車。由於那時並未有國賠法,又屬罕見事故,市政府沒有官員願意出面處理,亡者家屬對父親提出民事賠償要求,頓時我們全家陷入愁雲慘霧。後經不斷陳情,到處申訴,甚至透過當時是民意代表的小舅,才有台北市議員願意協助解決賠償問題。

有時看到電視新聞報導,政府徵聘馬路清潔隊員,資格只要求小學畢業,但要「孔武有力」,所以要考術科,男生負重15公斤,女生負重10公斤,折返跑30公尺的競速測驗。竟然來了一大堆大學生,甚至國立大學碩士生應徵,而錄取率不到6%,比最頂尖的研究所錄取率還低。

職業絕對是不分貴賤的,但時代變了,「以前父母做苦工賺錢,讓子女受高等教育不用做苦工;現在父母雖不用做苦工賺錢,卻無奈讓子女受完高等教育去做苦工!」更糟糕的是,以台灣現在的高等教育生態,好像沒有人可以解決這種「學用落差」的問題!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