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網軍者必亡於網軍

·3 分鐘 (閱讀時間)

民進黨政府以意識形態掛帥,就連採購疫苗也很政治,弄到今天全台因為缺疫苗,形成一股搶打疫苗保命的風潮。面對逐漸失去的民心,綠營又使出老套,發動網軍、側翼護主,以毫無邏輯、潑婦罵街式的文字,四處發聲攻擊異己,讓蔡政府被譏諷只能靠網軍治國。

受網軍攻擊之害,正忙於應付疫情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長侯友宜都深受其苦。侯友宜只因為提出入境普篩、全民戴口罩、廣篩、趕快進口疫苗切勿刁難等防疫意見,就引來網軍惡意批評、抹黑,所以他特別在跟蔡總統通電話時,拜託總統「約束底下的人」。

這些綠營專業網軍群是不是屬於蔡總統管束,社會自有定論。兩年多前,民進黨內進行總統參選人初選時,參與初選的賴清德也曾和侯友宜一樣,公開拜託蔡英文約束網軍,不要再攻擊他。

為何賴、侯在遭受網軍群起抹黑之後,沒有選擇用法律追訴,而只能訴諸於蔡總統「約束底下的人」?這固然在於現行的檢察體系,也就是各地的檢察署,幾乎沒有能力究辦使用假帳號的網軍,更可怕的是,檢察官反而成為假帳號網軍肆虐異己的幫手。

綠營網軍有1450的政府資金培養,在網路、臉書上登記成千上萬讓人看不出身分的帳號,見到網路上有不利於民進黨政府、蔡總統的言論就群起攻擊、謾罵,有的還以起底的方式多方威脅網友,意圖逼退不同的聲音及意見,製造他們想要的一言堂。

問題在於,遭受無端辱罵或威脅的人,即便拿這些臉書帳號向警方或檢察署提起告訴,最終只有一個結果,就是「無法查明帳號使用人」而結案。檢方這樣的辦案態度,讓綠營網軍壯足了「不會被法辦」的惡膽,更有恃無恐地到處為惡。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但檢方卻在網軍出面控告對方時,還當起了網軍「殘害忠良」的側翼或殺手,訴追這些受盡網軍辱罵而出言反擊的人。

在網軍辱罵人家的案子上,檢察官說查無其人。當網軍出面控告人家時,檢察官又以網軍帳號確有其人為由,追訴那些以自己真實帳號斥責網軍的人。檢察官這種「不平等對待」的辦案態度,淪為綠營網軍側翼殺手之譏。

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忝為司法一環的檢察機關,如果把辦案的天平往綠營網軍傾斜,事事放過綠營網軍,處處找受網軍之害者的麻煩,讓社會正義淪喪,受害的不只是一般百姓,而是國家的正常發展。

綠營網軍在全國處於第3級疫情警戒之時,還蜂擁而出,攻擊、抹黑雙北防疫的努力,惡意地把政府3+11的疫情破口,推到北市萬華的頭上,還以「疫苗不容易買」、「中國阻撓」這等騙3歲小孩的謊言,企圖為政府採購疫苗的失策甩鍋。

最近就連藝人賈永婕募資購買342台HFNC「救命神器」的善舉,也被綠營懷疑有政治目的,而發動網軍攻訐,弄到蔡總統不得不打電話給賈永婕,為她受到的委屈表達「不捨」。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玩網軍者,必亡於網軍。蔡總統為那些受到網軍之害者表達不捨只是顯得虛偽,如同鱷魚的眼淚;蔡總統該做的,就是確實約束底下的網軍,那才是社會幸甚,國家幸甚,人民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