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王子旺家業番外篇】接班斷層不解決 他估台灣GDP會掉蠻多

邱莞仁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海外打滾多年的廖冠傑認為,他認為台灣傳統中小企業,目前面臨了嚴重的接班斷層,若無法有效解決,「5年內台灣GDP會掉蠻多的。」
在海外打滾多年的廖冠傑認為,他認為台灣傳統中小企業,目前面臨了嚴重的接班斷層,若無法有效解決,「5年內台灣GDP會掉蠻多的。」

國三就赴美當小留學生的廖冠傑,從美國康乃爾大學畢業後,進入華爾街的投資銀行上班,直到2013年才返台接下家業。在海外打滾多年,他認為台灣的中小企業、特別是傳統產業,目前都面臨相當嚴重的接班斷層,若無法有效解決,「5年內台灣GDP會掉蠻多的。」

廖冠傑(中)與與弟弟、華夏玻璃副執行長廖唯傑(左)在海外求學、工作多年,近年才回到華夏接班。
廖冠傑(中)與與弟弟、華夏玻璃副執行長廖唯傑(左)在海外求學、工作多年,近年才回到華夏接班。

華夏玻璃是全台生產食用容器、化妝品瓶、燈具燈飾、醫藥瓶等最大日用玻璃廠,年產40萬噸,噶瑪蘭威士忌、愛之味、資生堂與蘭蔻、星巴克等都是其客戶,去年營收突破45億元。

「我覺得台灣的傳產機會還是非常大。過去能有『台灣錢淹腳目』的榮景,其實就是靠中小企業獨特技術跟堅忍不拔毅力。」廖冠傑說。

華夏玻璃是全台生產食用容器、化妝品瓶、燈具燈飾、醫藥瓶等最大日用玻璃廠,年產40萬噸。
華夏玻璃是全台生產食用容器、化妝品瓶、燈具燈飾、醫藥瓶等最大日用玻璃廠,年產40萬噸。

他指出,過去30年來,台灣的中小企業經歷了石油危機、金融海嘯,到去年的武漢肺炎,「不管遇到多麼困難的情況,這些企業是有其韌性,和懂得因應時事變動的DNA,但傳產發展到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怎麼繼續保持彈性、跟上時代,還有二代接班。」

廖冠傑笑說,就他理解,身邊的企業二代可能有超過50%的人不想接班,顯見如何延續企業生命,已是台灣中小企業要面對的當務之急。「雖然台積電占台灣的GDP很重,但很大一部分的是靠中小企業在撐。不論是交給專業經理人打理,或是賣給同行,如果這些企業因此消失了,未來5年內,我們的GDP會掉蠻多的。」

廖冠傑認為,華夏的發展走到將近百年,代表其DNA有一定的韌性。圖為外國廠商參訪華夏玻璃。(華夏玻璃提供)
廖冠傑認為,華夏的發展走到將近百年,代表其DNA有一定的韌性。圖為外國廠商參訪華夏玻璃。(華夏玻璃提供)

廖冠傑說:「我不把自己當繼承者,我們算二代經營者。一家企業要能走到將近百年,是很不容易的事。代表華夏玻璃DNA有一定的韌性,這個韌性就是我希望能夠延續下去。」

更多鏡週刊報導
【你不知道的頭家】偶像型男包袱重 他接班後媽媽只煩惱這件事
【頭家帶路】別叫新竹美食沙漠 這碗豆花收服少年老闆37年
【玻璃王子旺家業1】 登上非誠勿擾的台版繼承者 不當華爾街金童接手百年黑手工廠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上半年景氣 有望一路「紅」
運能吃緊 航空貨運價再掀漲勢
終止連九賣 外資反手大買台積
連6年 桃園失業率6都之冠
金融股轉運被狂掃 外資最愛的是這5檔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