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舞不是默劇 需消化理解

李欣恬/專訪
·1 分鐘 (閱讀時間)
1997年古名伸表演現代舞。(本報資料照片)
1997年古名伸表演現代舞。(本報資料照片)

要如何讓大眾願意走進市場,是所有藝術創作者的共同課題,古名伸認為,需要有觀眾共同參與的表演藝術,仍然需要與人溝通,「但這會有『語彙』差距,戲劇的語言對大眾而言仍是較為親近,現代舞的語彙,則是需要一點時間消化,去理解其中想表達的美感。」

古名伸表示,他認識的創作者,沒有人是故意要端出讓人不理解的作品,「但就舞蹈而言,假如嘗試要做得讓人理解,經常會走樣。舞蹈不是默劇,如果情節、事件、關係都交代清楚了,就又不像現代舞了。」

古名伸表示,舞蹈有自成一格的命脈,她仍在努力讓台灣的觀眾能更理解現代舞,接受舞蹈藝術,「我心中的理想是,像我們到歐洲的鄉下,碰到老先生、老太太,他們的日常生活就是去家附近的劇院看一場芭蕾舞、現代舞,他們也會說對現代舞不理解,但是很願意去看,期待將來台灣也可以有這樣的景況。」

「或許要好幾代人的努力吧。」古名伸表示,但這也並非不可能的事,「就像以前的老人家,在家裡吃完飯,會去看歌仔戲,我希望現代舞也有這樣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