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20 分鐘 (閱讀時間)

數字支付公司Stripe上市將是下一個大事件,最近的估值接近1000億美元。

2021年最後4個月將有大約90至110宗美股IPO,2021年全年預計將有大約375宗IPO,融資總額達1250億美元。如果預期偏差不大,2021年將成為有史以來融資總額最高的一年,也是自2000年互聯網泡沫以來IPO數量最多的一年。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是值得的

市場情報報告顯示,僅在美國,今年第二季度就有24億美元的資金流入了以交易為重點的金融科技公司。這比任何其他金融科技行業都要多:比銀行科技公司設法籌集的資金多了近10億美元。

自疫情開始以來,越來越多人在網絡上生活、工作和支付,數字工具和服務的應用激增,電子商務的滲透率已經翻了一倍多。以前,我們16%的商品是在網上購買的。現在,我們34%的商品是在網上購買的。這對電子商務公司來說是一個利好,而Stripe的支付競爭對手的股價反映了這種增長。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疫情期間,推動了對這類科技初創公司的投資熱,以及這類高估值科技公司的IPO狂潮。今年3月,美國支付初創公司Marqeta在IPO後估值達到150億美元。轉賬公司Wise在倫敦證交所上市,創下了英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直接上市紀錄,估值80億英鎊。分析師預計,到2022年,全球電子商務支付市場規模將達到1350億美元。Stripe的此次融資就是在這種背景下達成。

使命感:增加互聯網的GDP

Stripe是一家為互聯網建設經濟基礎設施的科技公司。各種規模的企業——從初創企業到上市公司——都可以使用的軟件,接受支付並在線管理他們的業務。

Stripe定義自己的使命:增加互聯網的GDP。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Stripe的創業故事有很好的記錄。2010年,來自愛爾蘭一個小村莊的Patrick Collison和John Collison兄弟倆分別從麻省理工學院(MIT)和哈佛大學(Harvard)輟學,創辦了Stripe。他們目前才30歲左右,卻已經成立了全世界估值最高的Fintech獨角獸,擁有如此成就相當不容易。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統計,科里森兄弟的淨資產已經達到114億美元。

在經營automatic的過程中,Collison兄弟意識到,儘管Paypal取得了成功,銀行也參與其中,但接受在線支付實在太難了。他們認為,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在網上開展業務,工程師們將決定使用哪種支付工具,而不是為人們提供資金,並開發出工程師們喜歡的產品。直到今天,從他們的產品到他們的通信都是為了取悅工程師而設計的。從而,工程師們也對Stripe的產品贊不絕口。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他們希望建立一個在線平台,簡化網站和應用程序的支付流程。Stripe公司只需嵌入一個簡單的代碼,就可以在其數字頁面上設置信用卡處理功能。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支離破碎的支付系統”這件事情?

早期,我們買東西很單純,只要掏錢包出來就可以解決了。但現在的科技日新月異,發展出許多衍生的支付工具,例如信用卡、電子錢包(Cash App、Venmo)、各式各樣的行動支付(Apple Pay、Line Pay)。想像一下,如果我們沒有一個整合的支付系統來處理這些東西,作為一個商家勢必會造成很大的困擾。為了解決這樣的痛點,Stripe是目前全世界做最好的公司。

他提供給商家一個整合的支付平台,只需要簡單的七行程式碼,商家就能夠連結Stripe的頁面進行線上支付的動作。至於背後複雜的金流,就交給Stripe代為處理。Stripe靠著這樣簡單又好用的API,成功整合了前面所說的雜亂不堪的支付網路。如果我們使用Stripe服務,將可以直接享受到API的便利性。而這樣的整合功能就是他比起競爭對手的優勢,能夠給予客戶更良好的體驗。

那麼,Stripe是如何賺錢的?

Stripe的成功離不開它的商業模式。這家公司最初只是一家支付處理公司。然而,該公司現在已經將業務擴展到銷售點服務(稱為Terminal),並提供借貸和風險管理服務。公司整合這些解決方案,將有助於降低用戶流失率。

Stripe是一家B2B公司,基本上商業模式就是透過收取2.9%+0.3美元的手續費盈利。每筆交易收取2.9%的手續費,外加0.30美元的手續費。作為私人控股公司,它不披露其財務狀況。最近的報告估計其收入為5124億美元。

Stripe最令驚豔的,我覺得是公司網站上的設計。推薦各位可以到Stripe的官網上看看,就能理解為什麽Stripe能夠給予客戶良好的使用體驗。https://stripe.com/zh-cn-us

Stripe的產品

Stripe的產品事實上不只是前面所說的收付款服務,更包含了以下幾個領域,可以說是Stripe的生態系。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Payments(付款)

  • Payments:即一開始說的,透過Stripe的API完成全球收付款和資金轉移

  • Terminal:線下支付的讀卡機(POS),類似Square所提供的服務(目前限於美國、加拿大)Warby Parker在網上和店內都使用Stripe。與Square不同的是,Stripe沒有專門的銷售團隊去挨家挨戶地推銷酒莊。就像Stripe的其他產品一樣,這是一款面向互聯網企業的產品,只是針對那些碰巧也有實體業務的企業。

  • Connect:線上交易支付平台,一套可編程的API和工具,快速建構交易平台。Booking.com接受旅行者的付款,並使用Stripe向酒店付款。

  • Billing:主要提供訂閱制的服務、重複性付款(Stripe將負責每月從訂閱者那裡收錢)

Payouts(提現)

  • Payouts:線上交易支付平台,快速為收款人提現,免去KYC等驗證工作

  • Issuing:提供客戶創建虛擬信用卡(目前限於美國)

  • Business Operations(公司運營)

  • Radar:透過機器學習(ML)來偵測可疑金流、盜刷

  • Sigma:利用SQL來幫助公司快速分析的資料庫工具,Sigma可以讓用戶直接從Stripe數據中獲取自定義報告,而不必購買Looker或其他數據分析工具。

  • Atlas:協助外國企業在美國創立公司,是一個強大且方便的公司搭建平台。讓世界各地的公司都可以很容易地在特拉華州設立公司和銀行賬戶。

  • Climate:將1%的收益貢獻於減少碳排放,促進永續發展(目前限於美國)

  • 最近, Stripe宣布推出Stripe Identity,該服務為來自30多個國家的互聯網企業提供了一種安全驗證用戶身份的簡便方法。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一個平台,就能夠滿足客戶所有的支付需求。一般來說,Stripe收取總額的2.9%,每筆交易收取0.30美元。在支付銀行和信用卡費用後,Stripe的提成率通常在交易價值的0.5-1%之間。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7月,Stripe公司重新設計了網站,這是三年多來的第一次,公司採用了對自己的舊描述:它稱自己為“互聯網支付基礎設施”,而不是“在線支付的新標準”。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日益增長的伙伴關係

目前,Stripe在全球增長最快、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公司隊列之間,是體量最大的公司。Stripe的業務已經覆蓋42個國家,處理的支付量達數万億美元。

Stripe一直在通過與其他科技巨頭的合作,擴大其在企業領域的市場份額。它們的客戶包括塔吉特(TGT)、Facebook (FB)、亞馬遜(NAMZN)、Pinterest(PINS)、Wish(WISH)、Opentable、Blue Apron (APRN)、Shopify (SHOP)、Reddit、Affirm(AFRM)和TaskRabbit等超過10萬家企業。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最近,它宣布與Salesforce (CRM)建立新的合作關係。作為協議的一部分,Strip將為Salesforce的新商務服務Digital 360處理支付事宜。使用Digital 360的大型Salesforce客戶將可以選擇通過Stripe設置他們的電子商務支付處理。Stripe一直專注於吸引更大的企業,目前估計有40家公司在其平台上每年處理超過10億美元的支付。

今年早些時候,它還與日本國際支付品牌JCB建立了合作關係。這項合作將使企業能夠使用Stripe接受JCB的在線支付。符合條件的stripe業務也可以更快地獲得JCB賬戶中的資金。此外,Stripe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業務將能夠立即接受JCB卡持卡人的支付,從而加快日本和世界其他地區的商業往來。

Stripe值多少錢?

Stripe在最新一輪融資中成功融資6億美元,將估值提升至950億美元,成為美國價值最高的初創公司,該公司可能將迎來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科技IPO之一。領投這輪融資的是安聯集團旗下數字投資部門Allianz X 、富達、紅杉資本和 這使得它的私人估值約為950億美元,是一年前估值的2.5倍。這將使得Stripe成為全球規模第二大的獨角獸,僅次於中國的 如果字節跳動被迫放棄TikTok的多數股權,那麽Stripe將很有機會成為最有價值的獨角獸。

在上述估值之後的幾個月裡,私人交易的價格要高得多。根據數據提供商PitchBook的數據,現有投資者已經能夠以該公司估值為152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股票。

Stripe的早期投資者還包括

世界級的護城河建造者

Stripe專注在服務網路企業,當這些客戶持續地增長,Stripe就能吃到網路經濟帶來的金流支付紅利。隨著科技的發展,網路經濟例如電商的佔比,只會逐年的增加。未來的想像空間仍然很大。Stripe如果說是還在起步期,一點也不為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不過要注意的是,儘管Stripe目前提供的服務備受肯定,這樣的護城河夠寬廣嗎?事實上支付的功能已經逐漸 誰能夠提供更好的價錢(也就是更低廉的手續費),誰就能夠搶下更大的市佔率。這不免讓人擔心是否未來會走向削價競爭?

在《七大力量》一書中,Hamilton Helmer寫道,企業可以利用七條護城河,讓自己變得“持久有價值”。書中的案例研究著重指出,一些公司利用七大力量中的一家或兩家修建護城河,以長期維持利潤。

  • Netflix利用了規模經濟和反定位優勢。

  • Facebook和LinkedIn建立網絡經濟。

  • 甲骨文的轉換成本很高。

  • 蒂芙尼擁有強大的品牌。

  • 皮克斯(pixar)的《智囊》(Brain Trust)是一種走投無路的資源。

  • 豐田的豐田生產系統展示了過程動力。

為什麼說Stripe是一個世界級的護城河建造者呢?因為Stripe擁有全部七大力量。

規模經濟:單位成本隨業務規模增加而下降的質量。

Netflix因將內容開發成本分攤到如此龐大的用戶基礎上而聞名,因此它可以以比任何競爭對手都低得多的平均訂閱者成本開發新節目和電影。Stripe對支付處理產品做同樣的事情。

Patrick Collison在推.特上說,Stripe構建了一個機器學習引擎,“自動優化卡片網絡請求的位域”,這將在2020年為Stripe客戶帶來25億美元的收入增量。Stripe有足夠的客戶,它能夠做這樣的 同樣的價格,他們可以提供更好的性能。

規模經濟:單位成本隨業務規模增加而下降的質量。

Stripe的網絡效應來自於更多的用戶給了Stripe更多的數據來檢測欺詐和提高接受率。如果我在一個使用Stripe的網站上進行欺詐,其他使用Stripe的公司就會從中受益。再乘以數十億筆交易,Stripe擁有的海量數據幾乎是任何初創公司都不可能複制的。

新來者採用一種新的、更優的商業模式,而現有企業不會模仿這種模式,因為預期會對現有業務造成損害。這與年輕用戶的複合效應密切相關。銀行為早期的互聯網經濟提供了大部分支付基礎設施,向大公司的金融團隊銷售產品是銀行的基因。競爭對手的目標是大公司的財務團隊,這些公司的銷售週期很長,很複雜,最終的結果是漫長而復雜的集成,而Stripe則讓數千乃至數百萬的開發人員快速集成他們的產品,不需要召開會議。當其他人專注於銷售和市場營銷時,他們專注於產品。競爭對手無法做出反應,一方面是因為他們不能冒疏遠現

除了產品,Stripe還建立了一個品牌。

品牌:根據賣家的歷史信息,對客觀上相同的商品持久地賦予較高的價值。

兩款產品的功能幾乎完全相同。

“那你選了哪一個?”

“我們選擇了Stripe。”

這就是品牌的力量。當決定在面部特徵上不分上下時,你會選擇品牌更強的那個。

Stripe通過2種方式做到這一點,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在公司成立之初就建立忠誠度。

  • 建立良好的產品體驗。一個軟件公司不可能用一個弱產品來建立一個持久的品牌。隨著時間的推移,Stripe只是在工作,並添加了令人愉快的功能(即無需額外的開發工作就能產生收入或節省成本)。

  • 幫助公司起步。Atlas允許企業無縫合併。在美國,它使一個漫長、惱人、昂貴的過程無縫銜接。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它使不可能成為可能。超過1.5萬家公司使用Atlas註冊,其中四分之一的公司表示,如果沒有Atlas,他們就不會成立自己的公司。此外,Stripe還收購了獨立黑.客,這是一個面向早期產品開發者的社區,以增加這些年輕公司成功和成長的可能性。Atlas和Indie Hackers擴展了整個可訪問市場並儘早建立用戶忠誠度。

在許多情況下,轉換支付解決方案的風險大於它的價值。想像一下,你銷售一種訂閱產品,比如付費的時事通訊。你收集你的用戶信息一次,然後每個月,Stripe從用戶那裡收錢並把錢寄給你。現在,假設您想要切換到一個新的提供者。這將需要回到您的所有訂戶,並要求他們重新輸入他們的信用卡信息。許多人不會重新輸入他們的信息,你就失去了那些訂戶和他們的收入。

隨著公司使用更多Stripe產品,轉換成本增加。如果 對許多公司來說,堅持使用Stripe是一個更好的財務決策。

壟斷資源:以誘人的條件優先獲得可獨立提升價值的令人垂涎的資產。

雖然競爭對手可以在某些功能上與Stripe匹敵,並在短期內對價格施加下行壓力,但從長遠來看,Stripe將會勝出,因為它的關聯操作和累積優勢幾乎是任何競爭對手都無法匹敵的。

不容小覷的競爭對手

Stripe的競爭對手不容小覷,底下就來簡介兩家金融科技公司帶給Stripe的競爭與威脅。

比起Square的線下支付,Stripe主要是利用API執行線上支付。不過Square近期也開始想嘗試Stripe正在做的事情,一方面是因為線下支付的領域Square已經趨於成熟,另一方面則是線上支付這塊大餅人人都想搶下。相對地,Stripe推出的Terminal服務,也有和Square相互較勁的意味。

Paypal成立的時間最早,相對來說也有先行者優勢。Paypal的收費結構相對複雜,一般來說客戶今天要購買某項產品,會透過Paypal的頁面來完成支付。

以使用者的角度來看,Paypal的支付體驗相對冗長且不便,付款時需要從購物頁面跳轉至Paypal的網站,而Stripe則是一步到位。以商家的角度來看,Stripe為用戶提供簡潔易明的圖表作分析,使用戶能易於理解其數據並作出改善,Paypal則只有提供文字報告。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Paypal宣布將支援加密貨幣的支付服務,一方面象徵了加密貨幣主流化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會和Square的加密貨幣業務互相競爭。

上個季度,Square的收入從一年前的12億美元增長到19億美元,PayPal的收入同比增長23%,達到53億美元。

另外,全球化的加速也是促使Stripe順利發展的主因之一。Stripe的服務據點遍佈全球,支援了超過135個國家的持卡人,主要是因為他們是透過建置支付串接架構,在線上完成資金交易。相較之下,競爭對手Square主要的成長來自於本土的中小型企業的線下支付,出發點並不太一樣。

總結來說,這三家公司各有所長,很難斷定哪家公司誰好誰壞。但如果我們從商家的角度來看,比較能夠比較出他們適合的客群:

Stripe提供了線上支付的API服務,最適合高科技B2C的電商企業。例如:Amazon、Slack。Stripe對於開發人員相當友好的API是一大賣點,但如果團隊中沒有開發人員,Stripe或許不是最佳的選擇。此外Stripe目前不提供發票平台,所以對於需要為客戶提供發票的B2B企業來說,得自行在網站設定發票系統或是透過其他應用程式支援。

Square提供的POS系統,專注於服務中小型企業,最適合實體零售商店使用。基本上只要會和客戶面對面的情況,Square可以說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Paypal提供的產品,最適用於希望輕鬆設置線上支付的電商企業。例如:Ebay、Expedia。在團隊中沒有工程師的情況下,Paypal是最簡單方便的選項,因為他很容易嵌入到電商頁面當中。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Stripe的增長速度可能快於其支付競爭對手。考慮到Stripe的大部分業務是在線業務,Shopify可能比它的全渠道支付競爭對手更好。

Stripe可能比競爭對手處理更多的支付量。Stripe在2019年9月的融資聲明中表示,該公司處理了“數千億美元”。按照最保守的解釋,假設他們在2019年處理了2000億美元的交易。以73%的增長率計算,Stripe的總支付額將達到3500億美元左右,超過Adyen和Square,接近PayPal的一半。如果你認為“數千億”意味著4000或5000億美元,那麼Stripe可能已經超過了PayPal。

自Stripe募資360億美元以來,這些公司平均增長了114.1%。按照同樣的增長速度,Stripe的估值將超過770億美元,比高盛目前的市值高出50億美元,而它才剛剛起步。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如今,高盛的市值僅為720億美元,略低一些,而Stripe公司4月份的G系列擴展對高盛的估值為360億美元。僅僅四個月後,360億美元看起來就像偷來的。事實上,如果Stripe上市,它的價值將超過現在的高盛。

面臨的問題

但在短期內,Stripe也面臨一些挑戰,可能會阻礙其實現長期潛力。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現在做一家支付公司還有“錢”途嗎?

支付業務是一項大宗商品業務,Stripe面臨著方方面面的競爭——垂直解決方案、更多的國際公司、更便宜的選擇,以及與銀行更緊密結合的產品——這意味著它需要在價格上競爭,尤其是與大客戶競爭,從而壓縮其利潤率。

大客戶和合作夥伴也是Stripe目前面臨的問題,因為他們擁有更大的談判能力。據估計,甚至在大流行之前,Stripe僅從Shopify一項業務就獲得了3.5億美元的收入。自1月份以來,這一數字可能已經翻了近一倍。

這給了Shopify比Stripe更大的權力——在後端打造自己的支付解決方案,以匹配前端Shop Pay解決方案的威脅,讓Shopify的提成率保持在較低水平。如果Shopify離開,這將對Stripe的收入造成重大打擊。

然而,Stripe公司的戰略專注於“長尾巴”。它擁有數百萬用戶(包括通過Shopify獲得的100萬),而Adyen只有3500名左右。長尾可能使其利潤率,同時保持低價Shopify等大公司,有兩個原因:

1

2)收集大量的數據從Shopify交易,它可以用來提高產品的客戶。

IPO是什麼時候?

去年,有傳言稱,華爾街著名的億萬富翁Bill Ackman有意讓旗下SPAC公司與Stripe合併。然而,由於估值過高,談判破裂。

與其他上市公司相比,Stripe目前的估值偏低,而它的戰略目標是在未來獲得比現在多幾倍的價值。由於私募市場投資者很可能與Stripe的時間範圍一致,而且沒有上市的財務壓力,該公司正在優化長期決策的自由,而這些長期決策可能在短期內對公開市場沒有意義。Stripe希望放慢腳步,轉而投資於增長。Stripe的經營策略上,現階段更注重於把公司的產品加強,並不急於IPO上市。這也顯示出Stripe的CEO重視長期發展,而非短期利益。好像又更值得買了?

眾多獨角獸們紛紛借用“Covid boost” 趕在2020年底前上市,Stripe或許也不例外,該公司最近招聘的高管都是上市前招聘的高管。8月5日,它從AWS聘請了Mike Clayville擔任首席營收官,負責公司業務。6天后,它又從通用汽車聘請了Dhivya Suryadevara擔任

然而,當Stripe最終上市時,你可以肯定,它將經歷一場潛在投資者的瘋狂追逐。畢竟,Stripe是價值約4.3萬億美元的全球在線商務行業的領頭羊,未來還會有更多增長。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